無障礙鏈接

“愛國”華商大撒錢 澳洲政客易收買?

  • 美國之音

中澳兩國舉行資源和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合作論壇 (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傳媒本星期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導說,兩名中國商人對澳大利亞政客的大筆政治捐款引起澳洲情報部門的注意,澳大利亞政客在包括南中國海在內的戰略問題上的立場有可能受到中國政治獻金的左右。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警告,澳大利亞必須警覺中國對澳洲政治的影響和滲透。

克拉珀:外國干預動搖美、澳政治基礎

據澳大利亞傳媒費爾法克斯傳媒和時事節目“天涯海角”(Four Corners)本星期報導,澳大利亞情報部門官員認為,中國是對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務進行滲透最多的國家。

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星期三在堪培拉說,中國對澳大利亞政治施加影響的舉動與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選舉有類似之處。他說:“他們正在尋找施加影響的方式,使用很多以前沒用過的外交、經濟和軍事技巧。”

克拉珀還說:“美澳兩國都面對的挑戰是我們的政治體制最根本的基礎可能受到的傷害。”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星期二表示,中國必須停止干涉澳大利亞國內政。他說:“中國應始終尊重他國的主權,包括我國的主權。使我們的民主制度不受外國干擾是我們關注的首要問題。”

特恩布爾還呼籲澳大利亞對外國政治捐款進行限制。

華人富商廣東建“從都” 澳大利亞前總理成坐上客

澳大利亞是唯一一個對外國政治捐款不加限制的西方國家。澳大利亞一些黨派的議員呼籲立法禁止外國政治捐款。

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2015年組織編寫的一份內部文件指出,兩名與中國政府有聯繫的商人 - 廣州僑鑫集團創辦人周澤榮(Dr. Chau Chak Wing)和深圳玉湖集團創辦人黃向墨 - 可能在通過政治捐款的方式對澳大利亞政客施加影響。

報導說,安全情報組織主管鄧肯路易斯(Duncan Lewis)約談自由黨、工黨和國家黨領袖,向他們警告,“小心這兩人。”

周澤榮是澳大利亞公民,在廣東有多處房地產開發項目,同時也是中國政協成員。2006至2016這10年期間,周澤榮向澳大利亞多個政黨捐款超過400萬澳元。據報導,周澤榮與澳大利亞高官過從甚密,其中包括前總理約翰霍華德和陸克文,兩人都在卸任後去過周澤榮在廣東擁有的、取名“從都“的豪華會議渡假中心。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安全問題專家羅伊梅特卡夫(Rory Medcalf)認為,周澤榮的政協身份讓人必須警覺他與中共之間的關係。梅特卡夫對《悉尼先驅晨報》說:“即使他們(政協成員)不接受任何指令,他們也會感到某種責任感,要為中國當權者留下好印象,表示出他們是黨的好伙伴,支持黨的利益。”

2015年,周澤榮捲入聯合國大會前主席約翰阿什的受賄風暴。美國聯邦調查局指控,周澤榮的公司支付給予阿什20萬澳元,邀請他出席在“從都”會議中心的一場活動。

檢察官向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呈交的起訴書說,阿什以聯大主席身份和安提瓜政府的職權對中國的商業利益提供支持。

多名向阿什行賄的華人商人已被起訴和判刑,其中包括周澤榮的好友、澳大利亞前駐美外交官的妻子嚴雪瑞(Sheri Yan)。周澤榮本人沒有受到任何指控。沒有證據顯示周澤榮當時是否知曉邀請聯合國在任官員出席有償活動觸犯美國法律。

地產商插足南中國海 澳大利亞議員立場受搖擺

另一名引起澳大利亞情報部門注意的中國商人是房地產開發商、深圳玉湖集團的創辦人黃向墨。黃向墨是一名高調的“愛國”商人。據報導,他的政治獻金可能導致一名澳大利亞國會議員在南中國海主權爭議問題上選擇與澳大利亞官方立場不符、對中國友好的立場。

黃向墨2011年移居悉尼,在當地發展房地產開發項目。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至2016年,黃向墨向澳大利亞工黨、自由黨和國家黨共捐款269萬澳元,收取他的捐款的澳洲政客包括前總理托尼阿博特和前貿易與投資部長安德魯羅布。

黃向墨的另一個身份,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悉尼先驅晨報》的分析認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受中共統戰部監控,黃向墨的會長身份說明他是中共在澳洲游說工作的前沿。

2015年,在中國駐悉尼總領館舉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66週年國慶招待會上,黃向墨在致辭時說:“我們海外僑胞堅定不移地支持中國政府捍衛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立場”。

2016年,澳大利亞國會選舉前,黃向墨就已經承諾為工黨競選捐款40萬澳元。當年6月,工黨國防事務負責人斯蒂芬康洛伊(Stephen Conroy)公開表示,中國在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海域填海造島和興建軍事設施的行為破壞穩定、是“荒唐”的。黃向墨隨即打電話給工黨的募款官員,威脅要撤回他的捐款承諾。

與黃向墨關係密切的工黨參議員山姆鄧森(Sam Dastyari,又譯達斯提亞里)在康洛伊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發出批評後的第二天對中文傳媒表示,南中國海是中國自己的事務,澳大利亞應該“保持中立、尊重中國的決定”。

鄧森此前一直為黃向墨申請入澳大利亞籍奔走游說。黃向墨與中國官方的深厚聯繫引發澳洲情報部門懷疑,入籍申請一直被拖延。

沒有證據顯示鄧森的聲明與黃向墨威脅撤回捐款有關。不過,由於鄧森2014年就已經收取黃向墨數千澳元用於支付律師費,還接受了另一名中國捐款人1670澳元作為旅差經費,在輿論壓力下,鄧森被迫辭去前排議員職位。

澳大利亞是中國滲透西方國家的薄弱一環

批評者說,澳大利亞對政治捐款來者不拒的文化被中國和其他利益集團利用。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梅特卡夫教授說,澳大利亞如此容易受到外國政治捐款的影響,實在沒有立場來對其他國家進行廉政說教。

他說:“當你思考政治捐款人的動機時,比如那些與中國共產黨有關係的個人,你必須要明白他們的利益考量是甚麼……我們必須假設這些捐款後面有戰略意圖。”

中國外交部本星期說,澳大利亞傳媒有關中國試圖影響澳洲政治的報導沒有事實根據,“充斥著猜測臆想”、“不值一駁”。

黃向墨在一份聲明中說,“強烈反對任何將他的政治捐款與外交政策結果掛勾的指控。”他說:“我不期待任何回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