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留美學生:不會因疫情輟學 被錄取不應放棄


一名從海外回到中國的留學生集中在山西省太原市的一家旅館房間裡隔離。(2020年3月1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7 0:00

中國政府日前表示,海外留學人員如因所在國疫情嚴重,或因實際困難急需回國,將會做出臨時航班或包機安排。一些留美中國學生,就去留問題表達自己的心聲。他們還建議,已經被美國大學錄取的同學不應放棄留學計劃。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4月6日通過官網發通知說:“國內有關部門正在積極考慮對疫情嚴重國家一些確有困難、急需回國的留學人員,採取逐步、有序方式,作出開通臨時航班和包機等相應安排。”通知表示,經駐美使館和各總領館協商,開始就搭乘臨時包機意願進行摸底調查。

自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絕大多數美國高校已經轉向網上授課、答疑和考試。如果不是極其特殊的原因,目前大多數留學人員仍然選擇留在當地,參加暑期實習或者研究工作。美國之音採訪了幾名正在美國兩所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對自己的去留,以及目前美國抗疫的努力表達了各自的看法。

回國還是留下?

黃麥斯(Max Huang)是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三年級學生,學習物理與電氣工程專業。

黃麥斯說:“我現在是沒有回國打算的,因為我首先不太確定暑假的安排;因為種種原因,回去可能就回不來了,包括有沒有航班等等;另外我現在是大三,暑假有一些實驗室的實習;再加上,綜合在聖路易斯的情況,相對沒有那麼的不安全。”黃麥斯表示,他現在可以在網上訂東西吃、買菜,在家裡做隔離。如果這些措施做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張凱茜(Cathy Zhang)是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專業三年級學生。張凱茜的情況比較特殊,她3月13日已經回到了中國。她在北京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講述了自己的故事:“我是大三第二學期的學生。 這個學期是在法國的交換項目,所以這個學期不在美國。從1月份開始就在法國,一直呆到3月13號,然後就直接回了中國,就一直沒有回美國。”

張凱茜說:“美國關閉了與歐洲的邊境,所以學校就要求我們立即回國,給買了機票。但是我走的那天,法國這邊的項目還沒有取消。在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宣布取消三四天之後,法國方面才取消的。”

張凱茜說:“家人當然都是希望回去。如果我在美國,可能不會回去。因為我自己在這裡有租的房子,另外路途遙遠、移動得更多,反而也不安全。年齡更小的孩子,可能會回去的更多一些。像我們在美國生活已經很熟悉了,有一種已經在美國有一個'小家'的那種感覺。留在學校反而是對自己和對國內人都好的一種決定。”

張凱茜表示,回到國內也會帶回去很多麻煩,這次從法國回去,就給國內的人添了很多麻煩。“因為我的朋友們都在美國,他們都生活得還好,按部就班的上網課,吃的東西也可以直接送到家裡,大家也都是自己做飯,定時與父母打電話。”

喬治·梅森大學藝術管理專業研究生薑旭(Xu Jiang),通過微信接受了書面採訪。她說:“我本人在疫情前就有暑假回國的打算,沒有因為疫情改變自己的行程;但是目前疫情嚴重,不知道航班是否還能順利通航?”

李梓芃(Alex Li)是華盛頓大學生物專業三年級學生。他說:“我目前沒有回國打算。我的原因比較特殊,因為我是打算申請醫學院。我現在大三了,正準備申請;所以這個時候有很多要幹的事。本來也沒打算很早回國。”

李梓芃說:“我身邊的朋友,普遍大三以上的都不太願意回國,因為回國會耽誤很多事:美國的實習也好,繼續學業也好,或是一些考試。但是低年級的同學,反而很願意回國;因為他們都還必須住校,生活設施都不算很齊全。”

對美國是否有信心?

喬治·梅森大學研究生薑旭說:“美國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條件和完善的醫療體系;但此次疫情來勢兇猛、防不勝防。好在美國出台的相關政策,目前看來已經產生了一些效果。我希望能再接再厲,早日戰勝疫情!”

華盛頓大學三年級學生張凱茜表示,對於美國的衛生體系還不夠了解;雖然有醫療保險,但來了這麼久幾乎沒有使用過。不過,她表示對美國的學校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張凱茜說:“我覺得我們華大這次反應挺快的。當時在這個法國項目中,我們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是第一個要求學生離開的,同時也保證機票和錢都不是問題,讓大家買最早的航班走。所以,如果我出現了身體和健康的問題,我會與學校先聯繫,聽聽學校的意見再做決定。”

黃麥斯表示對美國的醫療體係有信心。他說:“是的。至少我沒有害怕到我一定要回國的這種感覺。但是,這一點可能每個人感覺不一樣。有些人可能更有危機感一些,他們覺得回去可能更保險一些。”

正在準備報考醫學院的李梓芃說:“這個體制畢竟不一樣。我覺得國內的體制,從頭到尾就是更果斷些。在美國我沒有非常的慌。美國的體制有問題,我不是很有信心,但是還是有點信心的。”

被美國大學錄取,來還是不來?

進入三、四月份,美國大學通常已經給被錄取的外國學生髮出通知,是否得到獎學金或者其它經濟資助的通知,通常也已經發出。鑑於目前美國是新冠疫情的“震中”地區,許多被美國大學錄取的中國學生,正在猶豫或者糾結一個問題:走,還是不走?

黃麥斯說:“美國本身沒有什麼問題,這個疫情更像是一種'黑天鵝'事件。如果美國能夠處理得好的話,我不覺得應該打亂自己的計劃,畢竟做了那麼多的申請努力,也知道自己想來美國。如果美國那時是安全的,就應該過來。還有四個月的時間判斷,如果是我,我會做好過來的準備。”

張凱茜說:“我想不應該輕易地放棄吧。畢竟申請學校花了很多精力和時間,得到這個結果不容易。離開學還有挺長一段時間,而且也已經上了這麼長時間的網課了,在這方面我對美國的學校還是很有信心。即使秋季不能按時開學,我覺得美國大學還是能做出相應的決定的。”

張凱茜表示,當然要看幾個月後的疫情情況,如果國境還是關閉的,或者疫情還是很嚴重,沒有辦法很快安頓下去的話,他們可以給學校寫信商量,看看學校會怎樣建議他們。她說:“但是我不會建議他們放棄去美國求學這個機會。”

李梓芃說:“如果八、九月份入學的話,我覺得對他們完全沒有什麼影響。我覺得到那時候,疫情肯定會被控制住,真的可能就會變成流感那樣,很少的人才會得病。我覺得對下一屆大學生來講,不需要有什麼顧慮。”

喬治·梅森大學研究生薑旭認為,對於已經拿到錄取和經濟資助的中國學生來說, 不會受到任何影響。等到疫情結束,美國打開國門、取消中國禁入令, 就可以前來報到了。

姜旭說:“美國社會秩序還是穩定的,疫情只會影響報到的時間,但不應該影響自己的計劃和未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