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我在紐約學歌劇


來到紐約曼尼斯音樂學院(Mannes School of Music)讀研究生的胡浩(右)。(視頻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5 0:00

2017年1月,胡浩來到紐約曼尼斯音樂學院(Mannes School of Music)讀研究生。他說:“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唱一首歌,最好是主角,是主角的話我就跟我的媳婦兒求婚了。” 胡浩大學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問他為什麼來美國求學, 他說:“當時我女朋友來的美國,所以我就跟著她過來了。”

胡浩來到美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大都會歌劇院看一部歌劇。他說:“作為我們專業的學生,在大都會歌劇院看一部歌劇,你就覺得哇夢想成真了。”他講述第二次去大都會歌劇院看歌劇發生的小插曲,他說: “那次我背了個書包,穿的便裝,不小心碰到了後面的人。結果後面那個哥們儿一下子把我推的很遠。 他那個眼神特別嫌棄,(意思是)你不應該來這兒。 我當時就暗自下定決心,以後你得買票來看我的戲。”

胡浩在曼尼斯學院上的其中一節課叫Young Artists(年輕藝術家)課。胡浩說:“我們每一學期有兩場音樂會,今天我們上課在準備第二場音樂會的東西叫Bel Canto(意大利美聲唱法)。”剛開始上課時,胡浩覺得有點兒吃力。他說中國學生的優勢在於聲音條件很好,“ 我們亞洲人的聲音是比較神秘的,富有東方色彩的。” 但是相對於外國學生,中國學生也有劣勢,他說:“來到這里以後會發現自己的diction,也就是你的語言有問題,然後你的音樂風格基本不對。在舞台上的表現和精力是完全不能跟韓國人,美國人比的。”胡浩說:“因為歌劇事業在我們國家發展的相對比較緩慢,畢竟是國外的東西。”而面對自己的不足,胡浩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不斷的努力,他說:“因為當你剛追上其他同學的時候,你僅僅是與別人持平,你不更努力的話,你就只能是又被別人甩在後面。”

除了技術上的差距,胡浩還會練就“厚臉皮”。他說:“我個人可能比較害羞一些,會強迫自己主動的去和老外交流,主要是自己找話題。我們這職業,你不厚臉皮,自然有厚臉皮的人去代替你。 作為歌劇演員,無論什麼國籍,它都是合同製,沒有固定的職業,你只有永遠的合同。”在曼尼斯這兩年,胡浩努力去面試大大小小小的角色,試鏡的次數不下30次,成功率是20%。胡浩說:“畢竟我們學的是西方人的東西,在歌劇的選角里,歌劇裡的人物都是金發碧眼的,我們亞洲人長得跟別人是有一些區別的。”

2018年4月,胡浩爭取到了一個演出的機會。他說:“這算是我在美國的首演。”胡浩被選入參加在新澤西卑爾根表演藝術中心(Bergen Performing Arts Center)的《圖蘭多》演出。胡浩一如既往地付出了120%的努力。他說:“這部戲對我來說挺難的,它有很大的篇幅去背誦,我沒有接觸過這種比較浮誇的角色,所以只能厚著臉皮衝。” 他說:“就像我們老師說的,你在舞台上做作,舞台下的人看你就更做作。你只有自然大方,樓下的觀眾才可以享受。”

胡浩從小喜歡歌劇,他覺得歌劇藝術非常迷人。他說:“我是真心的喜歡歌劇這方面,話劇歌劇這些作為舞台藝術,都是屬於時間藝術,當你把表一打開的時候,它就只能持續走了。”

在美國留學的經歷,讓胡浩覺得亞洲學生在美國想要開展歌劇事業還需要走更多的路。他說:“我們亞洲學生,想要在這個地方有一席之地的話,必須要付出兩倍或三倍的努力,還要唱的比別人好,演的比別人還要過分,這樣也許才能會得到機會。”

2018年12月,胡浩從曼尼斯音樂學院畢業。問他接下來的打算,他說:“畢業了嘛,我申請了博士文憑,在德州那邊。”對於他一直想要在大都會劇院表演的夢想,他說:“真的,我要說一句金句了。像我這樣的來紐約留學的有藝術夢想的人,紐約再怎麼吵,你也叫不醒他這個夢。” 而胡浩自己呢,他說:“我還在睡夢中。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