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助潑墨女呼救觸動高層敏感神經?歐彪峰被扣“煽顛”重罪


歐彪峰手持香港蘋果日報表達支持港人民主訴求。 (歐彪峰推特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6 0:00

湖南人權活動人士、公民記者歐彪峰在董瑤瓊打破兩年多的沉默、上推特揭露被精神病醜聞之後遭到株洲市國保傳喚拘留,其案日前已從“尋釁滋事”轉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警方已將歐彪峰從行政拘留轉為監視居住,目前關押地點不明。這是人權捍衛者和公民記者在中國遭到當局以顛覆重罪查辦的最新一案。早被當局盯上的歐彪峰竟能與公開羞辱中共最高領導人而被“維穩”的潑墨女保持通訊聯絡並協助其發聲,他的案子將如何發展,備受外界矚目。

2020年5月22日,歐彪峰發推披露董瑤瓊再次被送進精神病院。
2020年5月22日,歐彪峰發推披露董瑤瓊再次被送進精神病院。

歐彪峰妻子:董瑤瓊視頻是導火索

“15天行政拘留期滿前一天,大概12個警察上門搜查,帶走他的電腦、手機、iPad, 還有家裡的“不自由,毋寧死”這樣的條幅、蘋果日報,還有他的一些銀行卡,把這些東西抄走了。”歐彪峰的妻子魏歡歡向打電話詢問的美國之音記者簡要敘述了株洲市國保抄家並警告她不得接受外媒採訪等情況。 “然後他們私下告訴我說,因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然後被轉成監視居住了。通知書今天或明天會下來。”

歐彪峰妻子魏歡歡12月25日收到株洲市公安局發出的監視居住通知書。 (知情人士提供)
歐彪峰妻子魏歡歡12月25日收到株洲市公安局發出的監視居住通知書。 (知情人士提供)

歐彪峰今年40歲,育有兩個年幼的兒子,家住長沙附近寧鄉市,人稱小彪,被株洲市警方傳喚帶走至今已過20多天,起先的“尋釁滋事”罪名現在升級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政治罪名,讓牽掛他的家人和維權圈的同道們更加為事態的發展感到擔心。

魏歡歡表示,警方之前曾放出風聲,她對於丈夫小彪這次由於董瑤瓊發聲曝光真相而被當局盯上治罪,雖然不是很意外,但還是感覺突然,而董瑤瓊的視頻是個導火索。

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的魏歡歡說,起碼在之前的一兩年,國保就警告歐彪峰,正在給他做材料。她說,歐彪峰參與公民運動和人權事業以來,所做的很多事情當局可能都記錄在案了。而這次是因為董瑤瓊的事情太敏感,所以更上層的一級盯上了,這是個突破口或者一個導火索。

利用網絡社交平台行使表達自由

作為一名公民權利踐行者和“草根”公民記者,歐彪峰對外發聲的主要渠道是牆內的微博和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他的實名推特賬號的個人資料顯示,2011年6月開戶,現有5萬2千2百關注者。個人簡介只有一行字,用的是中國傳統的繁體字:政治覺醒、公民抗爭!一切從來沒有結束⋯⋯

歐彪峰推特賬號頁面
歐彪峰推特賬號頁面

他的置頂推特是一部展現劉曉波、709律師和維權者等眾多被關入牢籠的中國良心犯和政治犯形象的音樂影片(MTV),標題為《囚歌》。

12月3日,歐彪峰發出最後一條推特: “被四個株洲國保和警察從寧鄉帶離,中午十二時半左右到達株洲,在市區吃完中飯後,下午兩點左右到達株洲市公安局蘆淞分局,在一樓值班室等待直到現在,安排了一個穿制服的警察看守我,說要見我的國保支隊長還沒有來”。

“作為他這樣一個平民出身的、沒有任何權力和背景的人,擁有的最多不過是他的推特,和他自己所感所想發不出來的文字而已。”歐彪峰的妻子魏歡歡告訴美國之音。 “這些東西怎麼可能去顛覆一個國家呢?基本的自由,在一些國家,是基本的公民權利而已。”

魏歡歡指出,歐彪峰即使跟董瑤瓊保持聯絡,也只是網上的言論。她不認為這構成了“顛覆國家政權罪”。

董瑤瓊發視頻前曾與歐彪峰聯繫

因潑墨事件而震驚海內外的董瑤瓊銷聲匿跡兩年多後於11月30日突然上網發視頻,自曝“被精神病”,受到監控,抗議不能自由接觸外界,甚至家人都不能聯繫,並表示不再恐懼,呼籲各方關注。

歐彪峰在被警方帶走前夜告訴美國之音,他告知了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剛從在湖南耒陽一起礦難中逃生,董瑤瓊聞訊情緒激動,當晚打破沉默上推發出吶喊。

“她應該是得知父親這次在煤礦事故中撿回一條命之後感到很震撼才斗膽向外發聲的,”歐彪峰說。他前一天曾應董瑤瓊請求代她轉發了兩條感謝上帝的有圖片推文。目前,這些推文和轉推的董瑤瓊求救視頻都不復存在。

熟悉歐彪峰參與公民維權行動經歷的獨立作家黎學文對美國之音表示,董瑤瓊在父親倖免於礦難之際因為維穩而不能與之聯繫,才憤而發聲,但湖南警方把董瑤瓊發視頻視為對維穩部門挑釁的重大事件,於是再次封口董瑤瓊,然後跟歐彪峰算總賬。

關押地點不明 據信國保隊長參與辦案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支持民主自由和幫助社會底層弱勢群體的歐彪峰被警方加重控罪監視居住,這一事態發展備受外界關切。

湖南維權人士陳思明曾因紀念六四被行政拘留15天。 (陳思明推特圖片)
湖南維權人士陳思明曾因紀念六四被行政拘留15天。 (陳思明推特圖片)

湖南維權人士陳思明對美國之音表示,歐彪峰被搜家抄走個人物品的第二天,12月19日,他和幾名維權同道找到株洲市辦案警察打聽歐彪峰的關押地點,並要求當局保證會見律師的權利,被告知關押地點不能透露,但會見律師的問題將會依法處理。陳思明還表示,他們一行幾人到之前關押歐彪峰的拘留中心為他存錢,但被告知查無此人,他推斷人已經被帶往別處關押。

陳思明表示,外界現在尤為擔心歐彪峰遭受酷刑。在向辦案警察表達他們這種擔憂時,陳思明說,對方稱保證不會對歐彪峰動用酷刑。

近來,美國政府在制裁中共高官的同時,也在世界人權日當天公佈了針對中國警察、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公安分局梧村派出所的黃元雄的制裁措施,以此震懾違反公民人權的基層作惡警員。據信,制裁黃元雄的決定基於他參與的針對行使信仰自由權利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審訊和拘押等侵犯人權行為。

2017年,美國政府依據《全球瑪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分局局長高岩,他被認為與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女士的死亡事件有關。

據了解,湖南國保多次警告相關人士不要關注歐彪峰的案子,不要接受外媒採訪,也不能透露辦案人員的身份姓名。從歐彪峰失聯前推特發出的最後一條信息來看,株洲市國保支隊長直接參與了辦案。歐彪峰轉推有關董瑤瓊的信息在他失聯後遭刪除,也可以看出,抓捕他的行動是維穩部門對董瑤瓊突破禁錮和封鎖發出呼籲所作的一個反應。

女兒發推 父親遭監控

董瑤瓊在發出求援呼救的視頻後至今沒有發出新的聲音。她當時發出的視頻和數條推文,在她的推特賬號裡全都消失。

歐彪峰與董建彪。 (網絡圖片)
歐彪峰與董建彪。 (網絡圖片)

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日前告訴美國之音,從礦難中逃生以後,他12月初被株洲市公安從耒陽市源江山煤礦送回攸縣桃水鎮老家監控,當地政府派一名中共黨員實施看管,不許他前往外地。

他表示,他被告知,何時歸還自己的自由,要看北京公安部指令。

董建彪說,董瑤瓊自從跟他通過微信聯繫過一次以後再無任何消息,連一句問候的話也沒有。不久前,這位死裡逃生的礦工曾對美國之音表示,即將回老家看女兒了解情況。

董建彪對記者披露,與他一起挖煤的10多名工友多已罹難,董建彪是僥倖逃生的兩人之一。他說,當時另一人正在休息,是他把那位弟兄拉起來一起跑到安全地方,但是礦山管理部門和當地政府對他救人的事蹟沒有任何表示,做完筆錄後就由株洲市的公安把他送回老家監控起來,讓他感到被當局的高壓壓得透不過氣來。

顛覆罪即反革命罪 當局視為敵我矛盾

據悉,警方從歐彪峰車裡搜出的香港蘋果日報所刊載的內容包括2020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和香港自由派媒體人黎智英被捕的新聞。數年前香港發生佔領中環事件時,歐彪峰曾表態支持港人的民主訴求。多年前,歐彪峰帶領外媒記者到湖南邵陽被自殺的李旺陽墓進行採訪報導。董瑤瓊在潑墨事件失聯後,歐彪峰幾乎是唯一能提供消息的來源。

獨立作家黎學文認為,歐彪峰是近十年來一名活躍於網上和線下的人權捍衛者和公民記者,為人豪爽,是個性情中人。

曾多次因為紀念六四而遭行政拘留的陳思明是信奉基督教的公民權益活動人士。他說,在中共現行體制下,“尋釁滋事罪”和“顛覆罪”都是沒有真正法治和獨立司法的專制制度下常被濫用的“口袋罪”,但前者可以被處以行政拘留,而不是監視居住或刑事拘留,可以看成是人民內部矛盾,而後者則是維持專政的一種工具,相當於毛時代的“反革命罪”,屬於“敵我矛盾”,一旦被扣上這個罪名,就想怎麼判決就怎麼判。他認為即使如此,歐彪峰的言論和行為都屬於公民應有權利的範疇,並沒有違反中共制定的法律。

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表示,通過微信聊天群得知他們的群友“小彪”、也就是歐彪峰被轉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消息,他為此感到擔心,希望歐彪峰獲得自由。

批習 - 當局最敏感神經?

有分析人士指出,董瑤瓊潑墨之後被湖南當局視為重要維穩對象,因為事情牽涉中共最高領導人,歐彪峰幫助董瑤瓊發推,被認為衝破了敏感的紅線。

對此陳思明表示他深有同感。 “警察的敏感神經在哪裡?”他指出,“是在習近平。批評共產黨,他們可能還可以容忍一下。你批評一下習近平試試看?立即,馬上就見效。所以,董瑤瓊的事情牽扯一根敏感神經,就是習近平嘛。小彪只是牽扯其中,還沒有直接批評習近平。所以現在在中國這個社會,大家在提起習近平的名字都要想一想了。不像以前說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脫口就出來了。現在他們批評習近平都需要一定的膽量和勇氣,經過一定的思考,才敢說出這三個字。這是一個很悲哀的現象。”

中共19大前和被稱作“橡皮圖章”的人大“修憲”之後,中國出現一股近似於毛澤東文革期間被奉為偶像的熱潮。 2018年7月4日,董瑤瓊在上海陸家嘴潑墨習近平像後,類似的行為藝術在中國內外一些地方相繼發生。顯而易見的是,原來遍布於中國城市大街小巷的習近平像等宣傳看板幾乎一夜之間拆除。

不過,批評這位中共領導人的中國公民,無論體制內外,仍會受到當局嚴厲整肅,雖然未必都以“顛覆罪”起訴,有些情況下用了“貪污腐化”、“妄議中央”、“不知敬畏”等其他羅織罪名,其中影響最廣泛的,要屬任志強和蔡霞這兩位所謂具有“紅色基因”的“紅二代”中共黨內人士。

湖南株洲公民陳思明認為,中國已經簽署聯合國的相關政治權利公約,言論自由是公民表達和交流思想的重要政治權利,而公民批評政府的錯誤和醜陋之處,推動社會更加文明進步,防止腐化墮落,是愛國的最高形式。

2013年2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上任之初曾公開表示,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他說,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時,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稱,上述講話在人民群眾中引起了強烈反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