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疆“再教育營”倖存者:寧死不願受此折磨


11月26日,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一場關注新疆人權狀況的新聞發布會上,29歲的維吾爾族女子米娜(中)回憶起自己在“教育轉化”營中的經歷,幾度難掩悲傷情緒(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2 0:00

29歲的維吾爾族女子米娜(Mihrigul Tursaun )無法忘記,2018年1月的一天,她被蒙上黑色頭套,手腳綁上鐵鐐,帶到一家醫院。脫光衣服任人檢查後,她被套上一件藍色的囚服,上面寫著她的號碼——54。

一名中國官員告訴她,這種囚衣是專門給那些可能判死刑的重犯穿的。“54”在漢語裡就是“我死了”。

“我很害怕,我想,就是這樣了,我會死在這個營地裡,” 米娜通過一名翻譯說。

星期一(11月26日),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一場關注新疆人權狀況的新聞發布會上,米娜回憶起過去三年自己在中國三次被捕,家破人亡的慘痛經歷,難以抑制悲傷的情緒,幾度掩面哭泣。現場的聽眾也眼含淚光,會場上不時有輕微的抽泣聲。

根據米娜的講述,她所在的210號監牢是一個建在地下的牢房,沒有窗,只在屋頂上有一個通風的小洞,四面都是攝像頭。

她進去的時候,裡面大約關了40名婦女,小的17歲,年長的62歲。米娜認識其中大多數人。她們是她的鄰居、老師的女兒、醫生……很多受過良好的專業教育。

每天清晨5點,她們在尖銳的鈴聲中起來,早飯前,她們要歌唱讚頌共產黨的歌曲,重複“習近平萬歲”、“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背不下來的人不能吃飯,要挨打。

每天都有新人進來,屋子裡越來越擁擠,三個月後她離開的時候,37平米的小屋裡擠了68個人。晚上睡覺時,十幾個人站著,其他的人側臥,每兩小時輪換一次。

米娜常常在暗夜裡問自己,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我犯了什麼罪,要受這般非人的待遇?難道只是因為我在國外生活過,會幾國外語,他們就認為我是間諜嗎?

那三個月裡,當局反復問訊米娜,她在國外和什麼人接觸,參與過什麼組織。她體驗了“老虎凳”鑽心的疼痛,被迫服下不明藥物,生理和心理都受到巨大創傷。

“我想我寧願死掉,也不願受這樣的折磨,我求他們殺了我,”米娜說。

最讓她覺得恐怖的,是目睹獄友被折磨致死。

“不幸的是,那三個月中,我目睹了68人中9人的死亡。如果我所在的小監牢,這個小縣城裡的210號監牢裡,三個月中就有9人死亡,我無法想像全國會有多少人死去,”米娜說。

研究人員估計,目前有大約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被中國政府大規模拘禁。直到今年10月前,中國官方否認這些營地的存在。此後,他們宣稱這些營地是“教育培訓”學校。

星期一,來自26個國家的278名學者簽署並發布了一份共同聲明,譴責中國當局的新疆政策,呼籲國際社會對那裡的大規模侵害人權行為採取行動。

學者們向各國政府和相關機構提出了七點建議,包括呼籲發布官方聲明,要求習近平和陳全國立即廢止“教育轉化”監禁系統,釋放所有被拘禁者;要求對相關中國官員和科技公司實行經濟制裁;加快授予中國境內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政治庇護身份,不得將已經來到海外的人遣返回中國等。

今年9月,米娜和兩個孩子在美國政府的幫助下踏上了美國的土地。她的大兒子沒能和他們一同前往。2015年米娜在中國第一次被抓後不久,這個只有幾個月大的嬰兒在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離開了人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