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習會落幕 國會兩大政黨褒貶不一


美國總統拜登從白宮通過視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2021年11月15日)
拜習會落幕國會兩大政黨褒貶不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8 0:00

美國總統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場視訊會談週一(11月15日)落幕,國會兩黨對這場備受矚目的兩國元首會議看法不一。民主黨人大多持正面態度,認為雙邊元首會晤是“好的努力”,能確保美國清楚表達各項議題的立場;共和黨人則批評拜登未向北京展現更堅定的態度,傳遞的“訊息薄弱”。

在周一的“拜-習會”結束後,白宮在一份新聞稿中說,拜登總統在會談中強調了美國將繼續維護自己的利益和價值,並與盟友和夥伴們一道確保21世紀國際行動準則能推進國際系統的自由、開放和公平。他還表達了對中國在新疆、西藏、香港事務上的做法和更廣泛的人權問題的憂慮。

不過,白宮也表示,正如稍早前的預期,這次美中會談沒有在任何重大議題上取得突破。北京則將會議描述為“坦率、建設性、實質性和富有成效”。

台灣總統蔡英文與美國國會議員見面,在她左手邊的是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恩格爾(Rep. Eliot Enge),她右手邊的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2019年7月12日,台灣總統府提供)
台灣總統蔡英文與美國國會議員見面,在她左手邊的是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恩格爾(Rep. Eliot Enge),她右手邊的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2019年7月12日,台灣總統府提供)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對美國之音說,美中兩國元首直接展開對話最主要能讓美國清楚闡明各項議題的立場。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努力,讓習主席了解各項美國真實立場,在維吾爾問題上的立場,在中國涉及的貿易違規問題上的立場,以及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因此,希望這清楚表明美國立場,不會有誤會,”梅嫩德斯參議員說,“我相信拜登總統不僅相當委婉但也很有力地這麼做(表明美國立場),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努力。我們接下來看是否能在此基礎上繼續發展。”

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凱恩(Sen. Tim Kaine, D-VA)對美國之音分析稱,目前無法為這場長達近四個小時的會談的成果作出評論,也很難看出會談是否帶來實質成效,但他樂見美中元首進行了“漫長的討論”。

“這可能是一場比最初認為的還要更長的討論,我認為這都是積極的進展,”凱恩參議員說,“對話不能保證任何事,但缺乏對話通常會製造問題。因此,我看到雙方討論這麼長時間,他們涉及了一些重大議題,那讓我覺得是很好的。我很高興。”

“但結果(是否富有成效)還很難講,”凱恩說。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民主黨人米克斯(Rep. Gregory Meeks, D-NY)週二在推特上發文對美中兩國元首視訊談話表示讚揚。“領袖層外交對話對確保我們與中國擁有健康、有效競爭和避免不必要衝突至關重要,”米克斯眾議員在推特上寫道。

美中領袖會談落幕隔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週二在華盛頓一場公開活動上表示,舉行美中兩國元首線上會晤的目的在於為美中兩國進行有效和健康的競爭設定條件。

不過,國會共和黨人對於這場美中領導人線上會議普遍反應冷淡,並表示會前本來就對會議成果不抱期望。

美國國會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接受美國之音採訪(2019年11月14日)
美國國會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接受美國之音採訪(2019年11月14日)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魯比奧(Sen. Marco Rubio, R-FL)說,他不認為會有人預期一場視訊對話能產生什麼'可交付的成果'(deliverable result)。

“中國是個強大的國家,我們曾經有良好關係,並與他們互動。但我本來就不預期會議能帶來很多成果,我不認為。這很大程度上是一種象徵性的姿態,而非實質意義,”魯比奧對美國之音說。

魯比奧進一步談到,美中關係難以好轉主因在於中國的行為不會發生改變。

他說,“我認為會談為習近平提供了一個平台,將他塑造成一個負責任的全球領導者,試圖為美中緊張關係降溫。但我們之間的緊張關係並非毫無根據。他們的意圖很簡單,在某些事情上中國想要取代美國,他們以犧牲我們的利益為代價成為世界主導力量。”

星期一“拜-習會”的開場致詞期間,兩位領導人都努力為正式會談營造融洽的氣氛。習近平在開場白中還以“老朋友”稱呼拜登總統,稱願意與總統先生就全局性問題、全面廣泛地開展交流。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對此向美國之音表示, “我認為習主席稱呼美國總統為老朋友是相當令人震驚的。這正是讓我擔心的事情,本屆政府對北京表現軟弱,對中國共產黨軟弱。”

“看到共產中國的旗幟在白宮各處展示,看到白宮工作人員在推特上發布中國共產黨的表情符號,坦白講,我覺得這真的,真的很荒謬,”霍利接著說。“現在重點是,總統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我是說,停止對待他們像是老朋友一樣。他們不是朋友,他們是競爭者,他們是對手,他們是安全危險。他們已經併吞了香港,現在他們試圖併吞台灣。現在是美國挺身而出對抗他們的時候了,但總統不會這麼做。”

霍利還提到,他認為美中兩國未來關係的走向將取決於北京的作為。“如果北京要成為一個帝國主義強國,試圖宣示自己權力,宣示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他們對整個區域的控制,那麼他們將發現美國是他們的對手。我門絕對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這對世界來說是危險的,對我們的安全很危險,對我們的經濟也很危險,”霍利說。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約翰遜(Sen. Ron Johnson, R-WI)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對會談“本來就沒什麼期望,會議也沒有什麼成果。”

“行動比言語更響亮,我的猜測是中國正在審視本屆政府的弱點,這就是問題所在,”作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的約翰遜接著說,“當你展現你的弱點的時候,將招致對方咄咄逼人的行為。以力量來維持和平,但很不幸的是,這不是本屆政府透射出來的樣子。”

約翰遜還說,拜登總統向北京傳遞了什麼訊息已不重要,“他的行動太弱了”。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寧(Sen. John Cornyn, R-TX)也說,“我認為拜登總統需要更堅定地表達美國和我們盟友的承諾,防止中國、中國共產黨在台灣和其他任何地區咄咄逼人的行為。”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裡施(Sen. Jim Risch, R-ID)參議員發表聲明說:“雖然拜登總統利用這次會議提出了對北京不公平貿易與經濟行為的關切以及全球衛生透明度的重要性,但是北京早就應該拿出具體成果了。如果習主席真的希望與美國有合作關係,那他必須停止威脅台灣。”

參議院外委會主席梅嫩德斯參議員說,拜登政府在台灣議題上的立場已透過不同且多方的管道明確說明。

梅嫩德斯說,“我認為在很多方面美國已經清楚表明中國如果乾涉台灣、入侵台灣、試圖奪取台灣的後果。這一點體現在台灣獲得美國更好的地位,也體現在我們對台灣的軍售,以及美國軍隊協助台灣訓練等方面。我認為(美國的)信息相當明確。”

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奧索夫(Sen. Jon Ossoff, D-GA)強調,這樣的高層會晤對降低華盛頓和北京誤判扮演重要角色。“我希望高級別的雙邊討論為努力降低武裝衝突風險提供一個平台,”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