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的缺席讓人們對聯合國氣候峰會成果的預期降低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杭州舉行的氣候變化《巴黎協定》批准文書交存儀式上講話。(2016年9月3日)
習近平的缺席讓人們對聯合國氣候峰會成果的預期降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0 0:00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第26次會議(COP26)將於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以便為全球減少碳排放和轉向清潔能源研擬計劃和籌措資金。但是作為全球最大碳排放國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卻決定缺席這一重要的峰會。

路透社引述氣候專家的話說,習近平缺席這次重要的峰會很可能因為自去年以來,他已經在氣候問題上向國際社會做過3次意義重大、甚至令人意外的承諾;即使出席這次峰會,他也無法作出更多或更高的承諾和讓步。

代表中國與會的很可能是中國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和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謝振華。

綠色和平組織駐北京氣候問題資深顧問李碩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很明顯,“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第26次會議需要中國以及其他排放國高層的支持”。

在中美之後,位居世界第3大排放國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已經承諾出席這次聯合國氣候峰會,而且將面臨會議主辦方要求他加速減排,並明確設定印度碳中和目標日期的壓力。當習近平去年公開宣布中國將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時,全球都對此感到意外。中國此前一直強調,在發達國家肆無忌憚地進行碳排放、完成工業化之後,發展中國家也應該有足夠的時間用來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路透社引述一位不願具名的環保顧問的話說,中國不願意被視為在國際壓力下屈服,為已經設立的目標進一步加碼,尤其是當中國多個省份正在為應對缺電、限電甚至電荒而焦頭爛額之時。這位環保顧問還表示,中國在減排上無法作出新的承諾,是因為習近平作出的承諾“已經達到極限”。

為了落實習近平向國際間作出的減排承諾,中國政府給全國各省市區都制定了減排的年度目標。但是今年上半年,超過半數的省市區都沒有完成預定的減排指標,迫使政府對一些高耗能產業拉閘限電。隨著煤炭供應短缺,煤價飆升,煤電價格倒掛導致電廠發電積極性受衝擊,最近兩個越來中國的供電缺口越來越大。

從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最近7天連續14次發文來看,中國政府的當務之急似乎並不是減排,而是全力擴大煤炭生產和進口,穩定煤價,從而讓煤電企業擴大產能,全力發電,保證民生用電和企業用電,保證冬季供暖。

中國政府並未正式宣布習近平缺席格拉斯哥的氣候峰會,但是外交界和環保界消息人士中,幾乎沒有人預期習近平將親自與會。實際上,自從2019年年底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已經多次缺席或僅以視頻方式遠距離出席高規格的峰會,包括聯合國大會和金磚國家峰會。本月早些時候,全球生物多樣性大會在昆明舉行,人在北京的習近平仍然通過視頻而不是親自與會。

下個星期,20國集團(G20)峰會將在羅馬舉行。目前得到的消息說,習近平也將缺席這場峰會,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將代表中國出席,而習近平將通過視頻與會。

習近平雖然自去年年初起就沒有出國訪問,但他通過視頻在國際間作出的三個有關氣候的聲明和承諾卻非常惹人注目。

去年9月習近平在向聯合國大會發布的視頻演說中,出人意料地作出了中國碳中和目標的承諾,也就是說,中國將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的基礎上,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

習近平在今年4月由美國牽頭的一場氣候峰會上致辭時表示,中國將在第15個5年計劃期間逐步減少煤炭消費。

他還在今年的聯合國大會視頻致辭中宣布,中國將立即終止向海外煤電廠提供融資,化解了多年來環保團體向中國施壓的一個重要爭議議題。

中國和印度一樣,在氣候變化的“國家自主貢獻”(NDCs)方面面臨作出更多、更大承諾的壓力。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前,各國“國家自主貢獻”的內容將會被公佈。

習近平在國際間就減排問題連續作出的承諾雖然受到各國、各界的歡迎,卻讓埋頭生產的中國企業以及以GDP掛帥的中國地方政府頭痛不已。中國政府一再強調,其氣候政策旨在服務國內的需求,而且不會以國家安全和公眾福祉為代價。

非政府組織公共與環境事務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向路透社表示,中國在氣候方面已經面臨足夠多的挑戰,在格拉斯哥實在很難再有任何作為的餘地。

“面對這麼多的阻力和已做的承諾,重要的是消化和落實,”馬軍說。

也有分析家認為,中國和印度在格拉斯哥氣候峰會上的首要任務不是作出更多的讓步,而是要推動發達國家履行《巴黎協定》中的承諾,為發展中國家的減排和清潔能源技術轉讓提供每年1000億美元的融資。習近平的缺席,有可能不利這一目標的實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