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網上葬禮告別親人


2020年4月3日,比利時身穿防護服的工人攜帶一名死於新冠病毒死者的骨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45 0:00

宗教會眾已經適應了為抗擊新冠病毒所採取的措施,停止了社區聚會,包括家庭哀悼親人的喪葬。在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連喪事也都在網上操辦了。

面對家庭成員的仙逝,人們希望聚會舉行葬禮和告別儀式。但是現在,他們常常不得不通過Zoom等網站參與喪葬儀式。

荷里活的以色列聖殿的拉比喬西·哈德森說:“在Zoom上舉行比較大的喪葬活動,人們致悼詞並進行哀悼,無論是葬禮,還是葬禮之後的悼念,或通常在喪禮之後7天舉行的紀念活動,在Zoom上都可以做到。”

哈德遜會眾的一名成員的母親上個月去世,不是因為新冠病毒。他想與兒子和其他家人一起坐飛機參加葬禮...但是隨後。

守喪者斯科特·毛羅說:“我的醫生,我的姐姐,我的表弟,甚至我在紐約的拉比都說,'你瘋了!' 所以,我說自己要么很勇敢,要么很愚蠢。”

一家人通過遠程方式參加了喪葬儀式。

守喪者斯科特·毛羅說:“我的侄女舉起了她的iPhone,我們通過現場直播從洛杉磯參加了葬禮儀式。”

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伊瑪目說,穆斯林社區也正在適應,不再清洗可能攜帶新冠病毒的逝者的屍體。

達赫拉清真寺教長阿卜迪薩拉姆·亞當說:“他們不用水洗,而是做傳統的干沐浴。將遺體放在裹屍布里後,再用乾沐浴方式擦拭外層。一般在沒有水的環境下進行幹沐浴。”

在大批人不幸死於新冠病毒之後,教宗方濟各上個月為一群前線人員祈禱,他們就是殯儀館的工人。

新冠病毒改變了所有信仰的正常宗教習俗。

但是參加遠程喪事確實能提供一定的慰藉。

守喪者斯科特·毛羅說:“但當我們做到這一點時,我們有100多人在網上,孤單久了,光是能看到這麼多面孔,就真令人欣慰。”

哀悼對倖存者很重要。

荷里活的以色列聖殿拉比喬西·哈德森說:“我們可能給喪親者一個最大的禮物就是講述逝者的故事,並鼓勵人們打電話或FaceTime或Skype或Zoom或發電郵來共享這些回憶。那些故事是神聖的。”

這是在喪親和孤立的時刻分享親人遺事的新方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