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有全球後果的信息必須自由流通


新冠疫情中空曠的紐約曼哈頓第七大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8 0:00

中國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究竟是誰可能永遠是個謎。2月15日,社交網站傳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武漢肺炎的零號病人,她被洩露的病毒感染後死亡,遺體火化時感染了殯葬人員,致使病毒傳播。

日前,澳大利亞《每日電訊》獲得的一份五眼情報聯盟(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調查大流行起源的文件說,在中國所有因敢言或批評當局處置不當後據報失踪的醫生、活躍人士、記者和科學家中,“沒有哪一個比黃燕玲更具挑戰性和更令人困擾的了”。

就在社交網站披露黃燕玲是零號病人的第二天,2月16日,武漢病毒所發表闢謠聲明,說黃燕玲2015年在該所獲得碩士學位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她本人也通過社交網站報平安。

有網友說,中共如果真想擊敗謠言,何不讓黃燕玲現身。但她沒有出現。

這次疫情西方世界普遍遭災,現在各國都在追踪大流行的起源,但北京至今不但不允許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科學家,而且也拒絕了世界衛生組織參與對武漢肺炎起源的調查,這凸顯了在大災難導致巨大人員死亡和經濟損失之際,國際社會要跟中國當局溝通甚至比正常情況下更難的困境。

截至週三下午,全球確診人數超過370萬,死亡人數超過26萬。其中美國確診人數121萬,死亡人數過7萬。美國的死亡人數已經是中國的近16倍。

有學者認為,中共把信息控制當作國家主權,習近平上台後這種控制力度前所未有。以中共的控制力,病毒源於武漢病毒所的確鑿證據或許難以浮現,不過西方世界已經認識到,如果跟信息不能自由流通的國家合作,最後會損失巨大。

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榮休教授文貫中說,信息自由不僅是人權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是自由市場經濟的要素。

他說,有兩類信息,一類信息會導致全球後果,必須打破壁壘,讓其自由流動。另一類信息需要獲得產權保護,以防被人剽竊。而傳染病疫情的信息必須及時跟世界各國分享,以便及時圍堵、消除。

這次全球新冠大流行證明,把對有可能導致全球後果的信息嚴加控制,會讓本國和其它國家付出生命和財富的巨大代價。

2019年12月6日,一名與武漢海鮮市場有關的男子出現類似肺炎的症狀5天后,他的妻子也染上了,表明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傳播。但直到1月20日,中國國家衛健委才派鐘南山宣布新冠病毒人傳人,而一天前湖北還在搞“萬人宴”。

五眼情報聯盟的文件說,中國當局對武漢疫情至少隱瞞、遲報了20天,其間還對李文亮等8名在小範圍裡發出警告的醫生進行訓誡。中國官媒新華社和CCTV第一時間報導了武漢對散佈謠言者“依法處理”的消息。

“如果不對他們進行壓制,傳染病就可能被控制在萌芽狀態,”文貫中表示。

文貫中將預防病毒擴散比喻為防止火種蔓延成大火,“成本最低的第一防線就是讓信息自由流通”。他說,“加州豪宅區每年發生的森林大火表明,要及時發現火種本來就很不容易。一旦發現,必須第一時間發出警報,使民眾馬上動員起來,盡快撲滅。”

“如果一開始就封鎖消息,想根據政治需要來決定公佈的時間,是極端錯誤的,因為火種並不聽從任何人的命令,必定迅速釀成大火,不但會燒了自己,也會燒了周邊鄰國,甚至全世界,再想撲滅,成本何其之大。”文貫中說。

五眼情報聯盟的文件說,中國在自己下達旅行禁令的同時卻譴責澳大利亞和美國的旅行限制令,“數百萬人在疫情爆發後以及北京1月23日下令封城前離開了武漢,”其中“數千人飛去了海外”。香港的《蘋果日報》調查發現,全球31個國家的“零號病人”來自中國。

五眼情報聯盟的文件還說,“美國與其他國家一再要求(中國提供)第一批新冠病毒病例中的病毒活樣本。它在開發疫苗中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同時潛在地提供了病毒起源的指示,但這尚未實現。”

文貫中認為,“信息控制的國家主權與信息的全球後果之間一直存在內在的矛盾。對想推動良性全球化的任何國家來說,已經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候了。“

“所有發達國家之間,都已經沒有信息壁壘了,谷歌(Google)、油管(YouTube)、臉書(Facebook)等,都是通的。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信息也都是流通的,隨便什麼地方,除了北韓,都可以上網,但中國例外,所有信息自成一體,是跟外面不通的。”文貫中說。

文貫中表示,全球新冠大流行之後世界很可能會分成兩個陣營,“信息能自由流通的國家組成一個陣營,因為大家是可以在深化過程中比較放心地進行分工合作的,全球化還可以繼續下去。但是,另外一個陣營是要搞非'三零'的(零關稅、零壁壘和零補貼),像北韓,絕對不願意'三零'的,那麼這些國家組成一個陣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