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批評人士說 美國的墮胎法危及母親和未出生的孩子


2019年3月29日活動人士集會抗議特朗普政府對非政府組織的“全球終結令”

醫療機構說,由於特朗普政府擴大了禁止墮胎的“全球終結令”,減少了對參與墮胎相關活動的國際組織的援助,發展中國家的一些孕婦失去了獲得產前保健的機會。最近的一項學術研究也將以往的援助限制與非洲墮胎率的增加聯繫起來。

肯尼亞家庭健康選擇組織自2018年失去了200萬美元來自的美國資助以來,已經叫停或減少了全國范圍內的計劃生育服務。

肯尼亞家庭健康選擇組織負責人阿莫斯·西姆帕諾說:“'全球終結令'也非常全面,因為它甚至不允許組織提供計劃生育服務,而計劃生育基本上是我們作為一個組織的核心任務。”

美國的“全球終結令”禁止向提供墮胎服務、提供支持墮胎諮詢或倡導放寬墮胎法的組織提供美國國際衛生援助,金額高達大約88億美元。

自1984年以來,這些按黨派劃線的限制措施不斷獲得共和黨總統的頒布,又總被被民主黨總統廢除。

在失去美國的資助之前,肯尼亞衛生網絡每年能為大約7.6萬人提供服務。

發展中國家的一些計劃生育診所往往是當地唯一的醫療機構- 不僅提供產前保健,而且提供艾滋病毒篩檢、兒童接種疫苗和避孕手段。

美國全國生命權委員會等反墮胎組織說,反對者誇大了“全球終結令”的影響。

他們指出,超過700個國際援助組織仍在接受全球衛生援助資金的計劃全部撥款。

全國生命權利委員會卡羅爾·託拜厄斯說:“只有少數組織拒絕接受這些服務的資金,因為殺死未出生嬰兒的權利對他們來說更重要。”

託拜厄斯說,私人捐款正在彌補被取消的美國政府資助,但是非洲的一些衛生組織說,他們沒能得到足夠的外來資金以彌補被削減的資助。

今年3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擴大了“全球終結令”,減少了對美洲國家組織的援助,因其資助遊說拉丁美洲墮胎合法化的第三方團體。

“全球終結令”的反對者反對特朗普政府對提供全面醫療信息和治療的組織實施他們所稱的黨派和政治驅動的限制。

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克洛伊·庫尼說:“你這是讓醫生們在華盛頓的政治和他們自己國家的健康和道德決策之間做出選擇。”

《柳葉刀》全球健康雜誌最近的一項研究報告稱,在過去的限制時期,非洲的墮胎率增加了40%。該報告支持了批評人士的說法,即“全球終結令”的作用弊大於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