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第一島鏈團結制中- 台日菲聯合作戰的可行方案


前菲律賓海軍副司令官隆美爾‧裘德‧王( RAdm. Rommel Jude Ong ) (照片提供: 隆美爾‧裘德‧王 )
第一島鏈團結制中- 台日菲聯合作戰的可行方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5 0:00

台灣國防部8月31日公佈最新版中共軍力報告書,判斷中共資通電作戰能力擴及第一島鏈以西。日本《產經新聞》8月30日報導指出,有一艘中國軍艦常態部署在日本最西端和台灣之間的海域,24小時待命。軍事戰略專家分析第一島鏈聯合製中的重要性與可行方案,以及參與區域性防衛組織的現實狀況。

日、台、菲軍事合作

日媒在8月30日報導,據日本政府高官與台灣軍方消息人士透露,有一艘中國軍艦常態部署在日本最西端的與那國島和台灣之間的海域,並保持24小時航行待命狀態,再度引起關於第一島鏈安全的討論。

前菲律賓海軍副司令官隆美爾‧裘德‧王將軍( RAdm. Rommel Jude Ong )對美國之音表示: “菲律賓、台灣、日本在國防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三個國家的管轄海域重迭部分很多,東中國海、南中國海最近受到中國愈來愈嚴重的威脅,而這些海域的防衛不可能由一個國家獨自承擔,即使是美國也不可能。所以我們這些區域國家必須要積極地研究出如何參與第一島鏈聯合作戰的計劃。”

他指出,從日本沖繩向南延伸至菲律賓的“第一島鏈”不僅是對抗中國軍事威脅的最重要防線,也是足以控制中國貿易交流的海上運輸線。因此菲律賓、台灣、日本應該建立起聯合海上軍事合作的模式,並持續擴展與升級,才能有效制約中國的軍事威脅與經濟發展,牽制中國改變現狀的態勢,守護國際秩序。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在今年3月表示,中國到2026年前,都會增強在印太區域的軍事優勢地位。對於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台列嶼)與南海議題,戴維森說,“如果中國改變現狀,那將成為永久性的”。他呼籲加強盟國與美國對中共的嚇阻能力絕對是當務之急,再次強調第一島鏈的重要性。

台灣參與聯合演習為必須

裘德‧王將軍認為,台灣是第一島鏈的核心角色。他說:“對於菲律賓的海上防衛來說,最重要的地方是菲律賓以北、台灣以南的海域;日本最在意的就是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台列嶼)附近海域,也就是日本西南方、台灣的東北方。由地理位置來看台灣就是樞紐,再由對中共政治作戰的專業程度而言台灣應該是經驗最豐富的,所以台灣參與菲、日的軍事合作與聯合演習不是選擇,是必須。”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學者王尊彥( Tsunyen Wang )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日菲兩國在過去都會舉行陸軍和海軍的聯合演習,今年7月5日,兩國空軍舉行首次聯合演習,地點在菲律賓馬尼拉周邊空域,演習科目包括人道救援與救災,這些應該要有台灣的參與。

他說:“對台灣而言,考慮到地緣位置上北鄰日本,南接菲律賓,如果能夠和日菲兩國在安全上都能維持密切聯繫,是有助於台灣的安全,也因此同樣有利於日、菲兩國安全。畢竟萬一台海爆發戰事,有可能波及到這兩個國家,這點日本非常清楚。所以像日本和菲律賓的聯合演習,未來如果台灣能夠觀摩,了解其防衛合作的動向,甚至加入並與他們交流和分享經驗,未來台、日、菲這三個同屬第一島鏈的國家間,應該可以形成‘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的力量,鞏固第一島鏈的安全。”

情報交流易合作 互操作性障礙可克服

裘德‧王將軍認為,聯合演習中很重要的是互操作性,第一島鏈最可行的互操作性,關鍵在於聯合作戰準則與通信系統。

他說:“如果台灣能參加美國和東盟也使用的聯合作戰準則,那麼很有可能視情勢將政治問題暫時擱置一旁,或是技巧性地迴避,讓台灣與日本、菲律賓共同進行聯合海軍演習。如果台灣使用美國認證的通信設備,那麼各方的軍隊就有機會相互交談和傳輸數據。我認為,菲、日、台三邊安全對話擴展到海上安全方面的情報交流的空間非常大,與軍事演習相比,在操作也相對容易。”

王尊彥博士指出,在執行軍事合作的過程中,初步可能會出現裝備上互操作性的障礙,但應該會逐步改善。他說:“隨著日本持續推動對東南亞國家出口武器裝備,像是近期對菲律賓出售防空雷達,規劃對馬來西亞出售防空雷達與法、俄、土等國競爭對印度尼西亞出售潛艦等,如果推動順利,日本與東南亞國家之間裝備方面的互操作性問題應該會逐漸減少。至於台灣,與使用不同裝備系統的國家之間,當然也會有互操作性問題,但預料大概會以日本規格逐步解決。”

他強調,裝備的問題是技術性問題,一定可以克服。只是在那之前,還有政治障礙必須先克服。

菲律賓領導者意向難捉摸

裘德‧王將軍指出,台灣的安全對日本和菲律賓很重要,日本已經非常清楚表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其實對菲律賓來說也是如此,可惜菲律賓目前的決策者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說:“公平地來說,杜特爾特總統(Rodrigo Duterte)想要維持東盟國家向來維持中立的原則,並不想要在美中兩國之間選邊站。這是為了菲律賓的國家利益考慮,在對於一些事件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他和許多有明顯靠向其中一方的東盟國家不同。和日本一樣,菲律賓總統也想要維持平衡外交,這個初衷是對的,只是他的作法太過極端,沒有任何效果。”

他指出,杜特爾特一上任就對中國十分友好,不但數度訪中,還積極計劃菲律賓參與一帶一路。今年3月遇到南中國海爭議時,杜特爾特卻揚言唯一方式是對中國動武。另一方面,杜特爾特曾提出要中止與美國的《訪問部隊協議》,來年又宣布恢復。裘德‧王將軍認為杜特爾特一貫以二分法—與中國的戰爭與對中國的綏靖—為他的外交政策,是非常不適宜的,這樣會造成出爾反爾的狀況,讓盟國在軍事合作上抱持更多疑慮。

今年3月初,約220艘中國船隻集結南中國海牛軛礁(Whitsun Reef)附近,引 發菲律賓強烈不滿,向中國抗議侵犯主權。杜特爾特在全國演說中表示“我們只能用武力搶回來,不流血拿回西菲律賓海是不可能的。”

杜特爾特在去年2月通知美國政府準備終止雙方在1998年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其後三度延後終止期限,今年7月30日宣布全面恢復協議。

裘德‧王將軍更指出,事實上中國滲透到菲律賓政府部門的人員與假訊息更是問題,造成政策更加搖擺不定。

他說: “菲律賓已經開始逐步更新軍備,但這些並不是為了作戰,與中國開戰根本就不在我們的近期計劃範圍。除了客觀能力因素,其實主要挑戰是中共可能已經滲透到我們的政府官員,為了削弱菲律賓國家安全利益的政策鋪路。另一個的挑戰是社會上的虛假信息,這往往會在總統的核心支持者和其他公眾之間的政治光譜中造成分歧,我擔心中共可能干預我們明年的選舉。”

他指出,台灣在處理中共代理人的滲透以及社會上的假訊息方面是最好的學習對象,菲律賓和日本都應該在軍事合作的同時,與台灣進行政治作戰在其他方面的交流,才能逐漸建立起像四方安全對話(Quad)一樣固定而有系統的區域性防衛組織,對於第一島鏈的聯合防衛發揮長期而有效的功能。

菲、台參與四方安全對話

裘德‧王將軍認為關於實際作戰的準備,菲律賓還沒有能力與中國開戰,疫情又造成經濟上的嚴重打擊,包括軍事現代化計劃。因此參與四方安全對話目前有技術上的困難,與四方成員國等進行聯合海軍和海上人道搜救演習是比較實際可行的做法。他也提及,近期除了四方安全對話的成員國之外,隨著印太地區的國際戰略地位升高,國際上也有增加成員國變成QUAD-Plus的聲浪,而且已經有英、法等與QUAD聯合演習,其實菲律賓和台灣的參與還是有希望的。

王尊彥博士表示,由於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特殊性,通常台灣軍隊很難參與“具有戰場作戰意義”的國際演訓。

他說:“即便美國是台灣最大武器供應國,美國印太司令部主導的環太平洋演習,台灣連當一個觀察員都不行,所以要讓台灣加入QUAD舉辦具有作戰意義的軍事演習,勢必更加困難。相較之下,如果QUAD舉行人道援助及災害防救(HADR)性質的演習,台灣的加入或許會相對容易。”

他更指出,台灣若真要與日、菲等國從事人道救援演習,也未必非得先進入四方安全對話、或參加以其組織為名的訓練不可。

他說: “事實上,台灣人較耳熟能詳的GCTF(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也可以作為一個平台。日本就曾參加過台美間GCTF的活動。未來若有機會讓美、日、印、澳四國都參加GCTF的活動,台灣就可實質上與QUAD成員國交換意見甚至討論未來在其他領域的合作。所以不需要拘泥於台灣是否能成為QUAD-Plus的那個Plus。在能夠作的範圍內,先和QUAD成員國達成實質合作比較重要。”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