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凍結銀行賬戶 中共對付異議人士的違憲套路


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前副編審鄧聿文現居美國。 (照片取自“聿文視界” 自媒體 YouTube截屏)

11月19日,曾任中共中央黨校校刊《學習時報》副編審的鄧聿文,在美國《議報》發表三千字聲明,詳述他和太太在中國的個人銀行賬戶被中共凍結、自己如何投訴無門的經歷。。

鄧聿文就中國政府凍結賬戶發表的聲明
鄧聿文就中國政府凍結賬戶發表的聲明

鄧聿文也是記者、作家和評論員,著有《幸福的權利》、《中國必須贏》、《中國經濟大突圍》、《最後的極權》等著作。

他把自己定義為中共的“溫和批評者”。不過,他感覺到,中共對他不怎麼溫和。對此,南華早報、蘋果日報和彭博新聞等媒體都進行了報道。
鄧聿文告訴美國之音,美國時間9月15日,也就是北京時間9月16日,他太太打算從中國的賬戶轉錢繳付中國的物業費和保險費時,發現賬戶沒有餘額了,然後看到,賬戶在9月2日被凍結。

他說:“我告訴太太,我的肯定也凍結了,這就是針對我的。果然,查看後發現,我的兩個中國銀行的賬戶也凍結了。”

鄧聿文夫妻各有兩個銀行賬戶,他的兩個在中國銀行,太太的分別開在中信銀行和建設銀行;太太的建設銀行賬戶裡原本就沒有資金,但也被查封。兩人在中國三家銀行的四個賬戶,總計大約有存款30萬元人民幣,其中包含一部分美元。

鄧聿文說:“這些錢中,本來要拿出20萬元還債,因為我們在美國購房時向國內親友借了30萬元。美元近來走低,我們一直想等待時機把那部分美元兌換成人民幣,然後還掉大部分債務。此外,我們的保險費不能請朋友代交,必須從本人賬戶走,現在也非常麻煩;我在江西新余老家90多歲的老母親,還有太太的父母都年事已高,需要贍養。”

鄧聿文在九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兄弟姐妹都是務工族,年歲大些的已經退休,年紀輕些的還在外地打工,他屬於家中經濟情況較為穩定的。

鄧聿文在聲明中說:“我只是寫寫文章,比起那些勇敢的異議、反對人士,我的事一點也不突出,我也不是勇敢之人,自認為不值得中共當局這樣對我……我現在不確定,這只是中共當局針對我的個案還是有計劃行動的一步,先拿我開刀。除蔡霞外,我也沒聽到還有哪個人的賬戶已被凍結,所以非常不解……難道中共當局認為我對他們的威脅大到必得採取這種手段的地步?這不是高抬我了嗎?”

蔡霞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蔡霞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中共黨校退休教師蔡霞, 2020年在海外高調抨擊習近平之後,8月17日被中共開除黨籍和剝奪退休待遇。 9月7日,她在推特上宣布,中國的銀行賬戶被查封,存款無法取出。

北京的一名刑事律師曾匿名對《南華早報》說,根據中國憲法,國家保護“公民合法擁有的收入和儲蓄的權利”,但實際上,解凍帳戶的過程“痛苦而漫長,充滿不確定性”。這名律師說:“即使你能找到有關方面的負責人,要追回部分款項也是一場馬拉松。許多人折騰多年,最後只能放棄。”

鄧聿文說:“我和夫人都是農家子女。我們的每一分錢都是辛苦勞動所得,這筆錢是我們半輩子的積蓄。”

鄧聿文告訴美國之音,發現賬戶被封之後給銀行打電話,銀行說是北京昌平公安分局凍結的,“我問他們號碼,銀行說不能告訴你。給中國銀行和中信銀行都打了電話,他們都說不能告我公安方面電話,因為是他們的規定。”

他於是從網上查到昌平公安分局的電話號碼,“花了幾天時間打了一圈”,從接線員、辦公室,到國保、刑偵、公安局信訪,再到公安局紀檢委,都打了。他們都說,“不是我們動的,不知道,我們沒動你的。你可以報警。”

鄧聿文報警了,派出所說你必須本人前來,或者委託親戚過來也行,不過要帶上材料過來,“我不知道要帶上什麼材料,就是故意整我嘛。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一個人跟我們聯繫。”

2020年7月15日,鄧聿文在中國歷史與未來網站發表文章,題為“中國的國家主義、習近平政權的過渡性及美國的應對”。他在文中稱,“隨著美中疫情和圍繞香港的對抗加劇,中國也完成了從民族主義到國家主義敘事話語的轉換……國家主義變得具有進攻性。在官方崛起的敘事鼓吹下,加上民眾實際感受到的中國實力的強大,在中產階級和廣大的底層民眾間,形成了中國崛起的意識幻覺,他們對外部世界對中國的反應和態度非常敏感,將國際關係中正常的矛盾和爭執看成對中國的冒犯……”

美國稱,中共正在威脅居美的中國公民,包括那些批評中共的人士。 10月29日,美國司法部指控八人給居美中國家庭寄威脅信。司法部稱,這些人的行為是中共發動的“獵狐行動”的一部份,名義上是追踪海外逃犯,實際上是在違反國際規範,並被認為用來針對異議人士。

彭博新聞19日引述一份香港親中報紙的話稱,中國正在製作一份倡導台灣獨立人士的黑名單。

鄧聿文在聲明中說:“我雖然在海外媒體寫過很多批判中共和習近平的文章,但看過我文章的人都認為我的文章理性溫和,尤其我的夫人就像中國千千萬萬隻埋頭於經營家庭,過好小日子的平民百姓,從不過問我的事,更不說參與了,但這次中共當局連她都不放過,看來,他們要對海外對中共的統治有重大威脅的異議和反對人士實行在古代稱之為連坐的恐怖手段了。”

2018年移居美國之後,鄧聿文已經公開發表了100多篇議論中共和習近平的文章。他說:“我出來後一直在寫文章。他們18年沒有動我,19年也沒有動我,但是今年……”

鄧聿文在《紐約時報》8月31日刊載的撰文中指出:“如何對付中共,必須有更精準的對策。美國若真的還希望改變中國,需要把中國國內已經處於休眠狀態的民主自由力量激活……”

他說,長期致力於筆耕寫文章評論中共,是為了“讓國人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和思想,慢慢改變他們對中共的看法,慢慢撬動地基” 。

LT視界評論說:“習近平連‘小罵大幫忙”都不容忍了。都惹翻了,不好辦。 ”

鄧聿文說,目前,他正在考慮是否可以在美國起訴凍結賬戶的銀行,希望獲得公益律師和人權律師的幫助。

在美國青年瓦沃姆比爾(Otto Warmbier)旅遊北韓被迫害致死一案中,瓦姆比爾家族在美國狀告北韓,贏得司法勝利。

2018年4月,瓦姆比爾父母以折磨和謀殺罪,向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法院起訴朝鮮政府。

2018年12月24日,法官裁定,北韓需向瓦姆比爾家屬賠償超過5億美元。判決書被快遞給平壤的北韓外交部之後,被平壤退回美國法院。

2019年5月,北韓最大的散貨船之一“智誠號”在印尼被美國以涉嫌違反國際制裁為由而扣押。瓦姆比爾家族當月立即提出索賠。美國聯邦法官下令將這艘船出售,以補償瓦姆比爾家族,以及韓裔美籍傳教士金東植的家人。金東植據信於2000年1月被從中國綁架後死於北韓。

鄧聿文說:“起訴那些銀行不光是為我自己,也是對中國政府的警告,因為能對我這樣,也會對其他人這樣。這一步如果能走通的話,至少能夠阻止銀行以後繼續如法炮製。”

2013年,鄧聿文因為在英國金融時報發文稱“中國應該拋棄朝鮮”,以及此前撰寫“胡溫的政治遺產”一文而惹怒過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遭到中央黨校以杜撰的污名理由解聘。

中共近年加緊封殺異議的做法,已經引起美國為首的許多外國政府日漸強烈的批評,美國因此對涉嫌壓制異議人士的中國官員實施了幾波制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