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紐約街頭社區聚會 震天價響傳播愛的希望


纽约街头社区聚会 震天价响传播爱的希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37 0:00

紐約街頭社區聚會震天價響傳播愛的希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39 0:00

紐約市可能有隔離措施,休假可能取消,學校部分關閉,但紐約市並沒有垂頭喪氣。儘管大流行病揮之不去,紐約特有的一個七點鐘“新冠解放”社交距離晚會仍然受到歡迎。

紐約街頭一反常態的空蕩,傍晚的喇叭聲已成為布魯克林區這里新常態的一部分,它喚起當地人從這個隔離中的城市參加傍晚的街區派對,從2020年春天以來每隔幾天就有一次,而這一切都是從蓋爾·布賴恩·韋爾聽到她的公寓外的掌聲開始的。

主持人蓋爾·布賴恩·韋爾說:“我好像聽到敲打鍋子的聲音,我心想,那是什麼?而我的鄰居說了,七點啦,我們要歡呼。然後我開始在新聞裡看到它,我心想,反正沒事幹,我也來湊一腳!”

韋爾說:“她決定要成為其中一員,她有一個鈴鐺和哨子,於是來到外面,開始搖鈴並且和其他人一起拍手。”

最初只是一個慶祝生命的小型活動,很快演變成一個狂熱的街區聚會。當地人說,跟親近的人死於新冠並發症相比,應付這種新現實比較容易,大家一起,在這個困難時期互相支持。

瑜伽老師卡麗拉·克萊默說:“那是我丈夫,他是個醫生,病的很重。他工作的時候受到感染,因為新冠病毒病了三個星期,我從沒有見過他病的這麼厲害,真的很嚇人。”

醫生安東尼·瓦瓦西斯說:“因為這麼多人受到永久性的傷害或死亡,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我病的相當嚴重,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鄰居們沒有抱怨嘈雜的聲音,相反地,他們也出來參加聚會,後來其他社區的人也開始出現,地方當局同意從晚上七點到八點封鎖這個地區的街道。

大學教授和建築工人,老的,少的,所有的種族,所有的政治派別,人們都不在意。

設計師弗雷德里克·戴斯蒙德說:“這是一個真正在成長,然後變成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明天就應該像現在這樣!”

藝廊業主伊曼紐爾·巴布說:“這現在應該在每一個街區發生,因為它超越了種族、性取向、體型和年齡。”

由於韋爾的前廊已經成為街區聚會生活的中心,他們對自己發動的事感到有些責任。

主持人韋爾說:“有時候,我的妻子會出來這裡,她看到某人,會搧他的手,因為他們忘了事兒,她會用酒精噴灑他們,然後我們分發口罩和飲水。 ”

韋爾說:“起初有許多人不敢跳舞,然後他們意識到,他們怎麼跳不要緊,因為只要我看到他們不動,我就和他們一起動,把他們推到中間說,跳舞!現在他們跳得可自在呢!”

儘管人們喜歡這個街區聚會, 但許多人希望這個聚會自然而然的結束,因為在大流行病最終結束之後,就沒有必要了。不過目前來說,每一次聚會結束的時候,都會點蠟燭來紀念新冠病毒新的受害者。

紐約州長科莫說:“我們是堅強的紐約人,我們堅強,你必須堅強。這個地方會讓你堅強,但是是往好的方面,即使這是漫長的一天,就像今天這麼漫長,愛依然會勝利,永遠如此!”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