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維權律師無辜遭打壓 執業及生存環境愈發嚴峻


資料照:中國維權律師任全牛(右)
中國維權律師無辜遭打壓 執業及生存環境愈發嚴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47 0:00


“12港人案”的代理律師之一任全牛表示,他作為合夥人之一的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已經被當局要求“自行解散”。任全牛3月29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證實了這一消息。分析人士指出,中國當局近年來持續加大打壓維權律師的力度,吊銷或註銷幾十人的律師證和關閉多個律所,並限制許多律師的人身自由,致使維權律師的執業權及生存權不斷遭受侵害,環境越來日益惡化和嚴峻。

律所被迫“自行解散” 執業環境急劇惡化

任全牛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3月28日上午,鄭州市律協的劉副會長受司法局委派,到軌道律所告知他,根據“上邊”的意思,要求該所“主動解散”,律師全部轉走到不同的律師事務所。

任全牛說,如果不按照當局的意圖辦理,很可能所有律師轉所無人接收,進而以超過法定期限無人接收為由,被註銷多個律師的執業證。任全牛強調,幾年前依法治國先從律師抓起以及目前的司法整頓先從律師整起的說法,看來不是空穴來風。

執業環境急劇惡化

任全牛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他本人原是該所法定的3個合夥人之一,今年2月被河南省司法廳以2018年代理一起法輪功信仰群體無罪辯護違反律師規範為藉口吊銷律師執業證後,該所不符合合夥人法定人數。於是該所及時主動地要求變更增補一名合夥人,但鄭州市司法局一直拖延不給辦理變更備案手續。

他說:“我們按照程序按照手續也提交了補充材料,但是他們不受理,總是找種種理由不給我們辦,我們所的負責人也找了司法局的相關人員、負責人,他們也不給個明確答复。昨天律師協會的,是受司法局的委託吧來談,告訴所裡的負責人,上邊的意思就是讓所有的律師都轉走,然後呢主動把所解散。實際上我們不願解散。讓你就是說被迫地自願地解散,還不能怪他們。”

任全牛律師表示,近年維權律師的執業環境急劇惡化,深有感觸。

他說:“感覺太明顯了。現在你包括某些案件,這些律師,司法局一打招呼,馬上就退了,不敢做任何的爭取。生怕一不如他們的意,就很容易做處罰了。現在整個的風聲鶴唳的,律師都很擔心。”

欲辦案卻遭限制自由

同時,河北石家莊維權律師盧廷閣3月28日發出消息,他27日準備乘高鐵到河南鄭州代理一起房屋遭強拆案,卻遭警察阻止辦案,以涉嫌“尋釁滋事”從車站帶走傳喚,被限制人身自由7個多小時。

盧廷閣獲釋後表示,他在派出所內作了不到20分鐘的筆錄,詢問他3月20日發的一條推文,然後就把他放在露天所謂辦案區,四周環牆,上有鐵絲網,說是一直在請示領導。在被限制自由的7個多小時期間,不給飯,無法與外界聯繫,去廁所要2人看著。直到深夜近11點半才被放出來。

在得知盧廷閣律師被抓的當天,鄭州的謝艷玲(謝靜)在網上發出消息,對代理房子的強制執行案和行政處罰申訴案的盧庭閣律師被抓表示嚴正抗議,並稱這是一起嚴重侵犯律師執業權的事件。

盧廷閣還表示,他的當事人、原知名調查記者石玉(本名施平)和謝艷玲告訴他,原定週末前去鄭州商討他們案件的其他幾個律師都被阻止了,當地警察還警告了他們本人。

侵害最基本權利

盧廷閣律師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當地為了維穩,不惜以非法手段無理阻止律師合法辦案。

中國維權律師盧廷閣(維權律師關注組提供)
中國維權律師盧廷閣(維權律師關注組提供)

他說:“表面上上是尋釁滋事,網上言論,事實上就是要阻攔我們幾個律師在一塊兒討論石玉家中的案子。它(當局)認為我們可能是聚會。他們現在為了維護所謂的穩定,完全不顧事實,看著你像聚會就阻攔你。也不考慮這樣做是不是違法,給你造成的損失應不應該賠償。”

律師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當地為了維穩,不惜以非法手段無理阻止律師合法辦案。

他說:“表面上上是尋釁滋事,網上言論,事實上就是要阻攔我們幾個律師在一塊兒討論石玉家中的案子。它(當局)認為我們可能是聚會。他們現在為了維護所謂的穩定,完全不顧事實,看著你像聚會就阻攔你。也不考慮這樣做是不是違法,給你造成的損失應不應該賠償。”

盧廷閣律師還表示,目前律師執業的環境越來越嚴峻。

他說:“不用說我們為了他家這個案子,我們在一塊兒商量這個案子怎麼代理,即便不是這種情況,就是幾個律師一起聚一下,那麼這個也不違法呀。它就這種違法的方式限制你。”

盧廷閣29日就“出差辦案,被警察攔截傳喚”對石家莊新華區分局發起控告,要求對相關責任人涉嫌違法行為進行查處及糾正,並賠償損失。

盧廷閣表示,此前已有約5次類似“傳喚”,但他都沒有發起監督維權,導致石家莊警方越來越過分,恣意任性。他打電話給主管監控他的分局國保,但是對方對自身的作法以及對他造成的損失毫不在意,現在他決定發起控告。

限制出行不讓辦簽證

此外,四川維權律師盧思位3月28日發出消息,表示他當天準備飛赴北京,去美國大使館辦理簽證,但遭國保攔截。

盧思位預計當晚7點10分從成都飛往北京。中午時,當局人員電話要求見面。見面後警告他不得前往美國大使館辦理簽證,也不會准許他出境。

儘管盧思位表示此種要求違法,但警察警告他,如執意前往,相關部門已做好所有預案,他不可能在成都雙流機場順利出行。警察將他拖延到5點後才走,致使他放棄出行。

陳建剛,“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律師
陳建剛,“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律師

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曾因代理多起敏感案件遭受當局打壓,包括刁難孩子上學和以威脅家人及孩子性命來要挾。他同家人2019年被迫逃離中國,在美利堅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

陳建剛在推特上表示,盧思位律師在走兩年前他走過的路,一樣來美國訪學,參加紀念已故美國參議員和副總統休伯特•漢弗萊畢生成就的漢弗萊獎學金項目。而他2019年4月1日在首都機場被北京警方攔截,並險些被抓。時過兩年,盧思位律師連北京機場都走不到。

基本生存權在哪裡?

盧思位律師也因代理多起敏感案件,包括“十二港人逃亡案”中的港人今年1月遭成都司法當局吊銷執業證。陳建剛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盧思位律師的遭遇表明,他作為律師連最基本的人權生存權都受到違法的侵害。

他說:“盧思位律師不僅已經失去了工作的機會,而且被剝奪了處境、學習的這種權利。他現在連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就是按照國保威脅的,如果他執意要去北京去辦簽證,那下一步就要對他採取強制措施,各種預案都已經做好了。律師的生存環境,不僅僅沒有了工作的機會,而且面臨著被抓取坐牢的危險。當然他是一個案例,其他許多人都陷入了這種經遇。”

陳建剛還表示,河北盧廷閣律師的遭遇表明,律師的基本人身自由的權利、安全的權利都沒有,就不要說執業的權利、工作的權利。而且該案還反映出,被拆遷人的法律權利也同樣得不到保障。

對於鄭州軌道律所的境況,陳建剛表示,當局一再標榜在保障律師的執業環境等等,但同時卻要強迫一個當局不喜歡的律所要“自願解散”。當局的意思非常清晰,而以往的一些案例也證明,如果不自行解散,那司法局便會處處刁難,讓這些律師都無法執業,用生存的壓力來逼迫他們要拋棄這個所,因為如果不轉的話,你就沒有辦法執業。這是當局針對律師常用的手段。

律師制度變成擺設?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2019年12月12日在紀念中國律師制度恢復40週年的文章中表示,律師制度是法治文明的重要標尺。 40年來,律師事業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而發展,跟隨“民主法治”而進步,律師隊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律師事務所由70多家發展到3萬多家,執業律師由200多人發展至46萬多人,成為“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力量,為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作出了重要貢獻。

不過,2013年9月成立的中國人權律師團2020年4月24日就中國律師“吊照門”事件10週年發表聲明,回顧了維權律師的艱難處境,稱當局的迫害導致許多維權律師失業,製造了世界律師發展史上極為罕見的現象。

“吊照門”是指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劉巍2010年4月由於代理拆遷、宗教及言論自由等案件,遭北京司法局吊銷律師執業證。這是當局首次運用2008年6月啟用的新《律師法》,對維權律師群體展開新一輪打壓的開始。

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聲明表示,2010年之前,中國維權律師張鑑康、鄭恩寵、高智晟、唐荊陵、郭國汀、李蘇濱、滕彪、李午汜等不同程度地遭到官方的構陷、迫害,要么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而失業,要么被迫流亡。

2010年4月吊銷劉巍和唐吉田律師執業證的事件展現了權力的傲慢、蠻橫,成為政府對維權律師迫害的歷史新起點。

此後的10年,可謂是中國法治全線潰退的10年,尤其是2015年的“709”律師大抓捕事件,當局對維權律師的大規模迫害達到了一個新高點。

當局在2015年709事件中對上百名律師判刑、拘押、傳喚、約談、警告後,又陸續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或強制解散律師事務所等方式繼續迫害維權律師。

聲明列出包括李和平、周世鋒、浦志強、江天勇、王全璋、謝陽、王宇、包龍軍、謝燕益在內的眾多中國法律工作者,表示這些律師不是被非法構陷身陷囹圄,就是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或被非法傳喚,或被迫流亡海外。

聲明說,另有更多的維權律師遭到官方毫無理由的警告或停業處罰,被各種非法手段騷擾也是維權律師們的家常便飯,甚至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都受到連累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