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親共學者吹捧專制體制抗疫優勢 被痛斥為“低級紅”


中國湖北武漢居民在清明節祭奠已故的親人。 (2020年4月4日)
親共學者吹捧專制體制抗疫優勢 被痛斥為“低級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9 0:00


親共的“旅美社會學家”、“武統學者”李毅日前在對比中美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的成效時,為了炫耀專制體制的抗疫優勢,笑稱中國疫情“死了4千人等於一個沒死”。此番言論一出便在網民中激起強烈反彈。分析人士說,李毅對中共政權的吹捧實則“低級紅”,只會招致人們對專制的反感和蔑視。

吹捧專制體制的優勢

李毅10月16日在深圳灣論壇上發表演講,對中美新冠病毒疫情應對成效進行了比較。部分視頻的內容近日在網絡被曬出後“炸鍋”。

為了說明中共專制體制的優越,李毅在演講中笑稱“新冠這個東西是最不利歐美的,最有利於朝鮮和中國的,所以咱還死了4千人。但是你死4千人和美國死22萬人相比,你等於一個人都沒死嘛。”,“咱們等於,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感染,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死亡,14億人死了4千人,那根本就等於沒人得病,沒人死嘛”。

李毅在評論這場給中國和全球造成前所未有的災難時還表示,全球經濟現在只有中國一枝獨秀,中國超過美國的時間提前了。他說,“這不是美國在整中國,是我們把美國逼得活不下去了”。

《新京報》11月23日發表媒體人熊志題為《“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逝者生命豈能這樣被“歸零”》的文章,批評李毅“匪夷所思”的言論,“在他自以為的幽默和自信的映襯下,完全看不到任何對生命的尊重”,“無異於漠視他們的存在”。 《新京報》是2003年由南方日報和光明報合辦的知名都市報,現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

儘管有一些網民支持李毅,但更多人對他展開圍剿,痛批他以“著名愛國人士與學者”自居,漠視生命,稱他為“人渣”、“冷血”、“毫無人性” 。

指責輿論“惡意誹謗”

對於《新京報》的批評,李毅11月24日在毛左網站“烏有之鄉”發文稱,他的這段話“從上下文看,非常清楚,是讚頌中國抗疫鬥爭取得了輝煌的成績,批判美國的抗疫鬥爭有重大失誤”。

李毅指責“國內外敵對勢力,從打擊著名愛國人士的邪惡目的出發,故意斷章取義,把'和美國比'這四個字的前提刪掉,無中生有,造謠污衊,惡毒攻擊,惡意誹謗。這些壞人是誹謗罪的罪犯,是犯罪分子,本應繩之以法”。

同時,李毅還以“世界知名學者”和“台海問題學者”的身份連發了3條YouTube視頻怒斥《新京報》和熊志。他說:“你太膽大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這是誰的土地,你以為新中國是你家的,這還有黨,還有政府,還有軍隊,你以為你是誰?放老實一點,你搞清楚這是什麼地盤,你看清楚這是什麼天空,看看這是什麼大地,這是毛澤東、共產黨打出來的天下,不是你新京報的天下。”

李毅還表示,自己只看人民日報、參考消息等“黨媒”,不知《新京報》為何物,一定是資本力量。他稱,資本力量在中國有兩大代表:一是以華為任正非為首,二則是阿里巴巴馬雲。不過,馬雲遇到麻煩,原因是他“聽黨和政府領導不夠”。

作家、網民集體反對

因用日記記錄武漢疫情封城期間大事小情的武漢作家方方,近日入選英國BBC2020年“巾幗百名”。方方11月25日在一篇微博貼文中對李毅視頻略有評論。她寫道,“他說起疫情時的哈哈大笑和關於‘零死亡’的歡談,讓我想起一個詞:猙獰。這幾個月,看到了多少猙獰面孔”。

資料照:記錄武漢疫情封城期間的武漢作家方方
資料照:記錄武漢疫情封城期間的武漢作家方方

第二天方方又在微博上轉發《李毅就是太極雷雷和馬保國合體誕生的畸形變種》一文。該文斥責李毅“惟一自信能保護他的,也就是拉起一面愛國的旗幟了。殊不知,恰是這種蛆蟲,在丟中國人的臉。套種話語模式說,這才是真正給敵對勢力遞刀子”。

這篇由“將爺”撰寫的檄文還直斥李毅反智,“完全堪稱庚子後疫情時代炸出的最爛蛆蟲”,“以嘲笑異邦死亡人數”,“進而弱化同胞為這場抗疫付出的包括幾千人死亡的巨大代價,這就是典型的'高級黑'、'低級紅'了”。

著名文史學者、網絡主播袁騰飛11月26日發視頻斥責李毅,稱現在是“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百鳥噤聲,豬頭成精”。 “居然如此的張狂,滿嘴的囂張氣焰”。

袁騰飛還批評說,“現在就是這麼一個世道,這種厚顏無恥之人越來越多”,並勸告網友對這種東西“別搭理”。他還呼籲不需要用是非善惡的觀點去判斷,“你就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你就知道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環境,為什麼這樣的東西他能夠猖獗”。

網友普遍對袁騰飛怒罵李毅吶喊稱快。有網友說,“袁老師罵得好,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就是因為這個荒唐的新時代才能讓李毅這種人屑上躥下跳”。 “打著愛國主義的幌子胡說八道還理直氣壯的威脅恐嚇,誰給他膽子這麼猖狂?......果然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一點沒錯”。還有網友稱“袁老師不愧是有智慧的文化人,罵起來就是有意思,回味無窮”,李毅“自稱學者誤導大眾,應該受到所有學者們的無情鞭撻,以正三觀”。

一位網友在網上留言說:“在中國,這種沒有人性的'愛國者'何止只有李毅一個?且不說這4千人的數字始終不被世界所認可。就是只有4千人死亡,難道這些人不是一條條的生命?如果死人的事發生在李毅家人身上,他還會如此幽默嗎?好一個'讚頌中國抗疫鬥爭取得了輝煌的成績,批判美國的抗疫鬥爭有重大失誤',難道4千個中國人的命不是命?是誰一直在掩蓋武漢所發生的疫情”?

不過,也有許多網友為李毅鼓氣,留言“支持李教授”、“像李毅致敬”等等。

李毅VS“反李毅三家村”

11月26日,李毅又發視頻回應《新京報》和作家方方。李毅一改之前對《新京報》的敵意,稱他本人、深圳灣論壇主辦方及管主辦方的深圳黨政有關部門,都希望將與《新京報》的糾紛盡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早點過去算了。

李毅在回應方方時,稱她是“優秀的八流作家”,並說方方的獲獎但被查禁的小說《軟埋》雖然藝術性很高,但是“徹底反動”,否定中共奪取政權所依賴的“土地革命”。李毅還稱,方方的《武漢日記》將武漢“宏偉的、偉大的、雄壯的抗疫鬥爭”,描寫得“淒淒慘慘戚戚”,為“全世界的反華勢力”提供否定中國的口實。

11月28日,李毅在回應袁騰飛的視頻時,稱袁騰飛是“十惡不赦的罪犯分子”,指責他前些年用“最下流的、最卑鄙無恥的、最無人性的、最不可饒恕的那種惡毒語言,惡毒地攻擊我們國家、我們這個執政黨、我們這個軍隊的偉大創始人和締造者毛澤東主席”,是靠“攻擊毛主席”出名的。李毅甚至警告袁騰飛“回頭是岸”,否則“14億中國人怎麼可能放過他?”

11月28日當晚,李毅再發一個“李毅告別《新京報》、方方、袁騰飛”的視頻,稱希望圍繞他深圳灣論壇演講的爭議盡快了結,但他指責後者組織了一個“反李毅三家村”,在全球掀起反李毅滔天巨浪。

李毅在這個視頻中搞清楚了《新京報》歸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但質疑該報與方方和袁騰飛搞“反李毅三家村”,黨報是否還姓黨?

學者:極左人物大行其道

原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資深評論人士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表示,李毅的言論令人鄙夷。他說:“你說這種垃圾有什麼值得評論的。他說的那些話,當局就會喜歡嗎,未必喜歡。在那兒胡扯,自以為得意。就是一個依附於體制的垃圾,混飯和混碗飯吃,也就是這樣的小丑。也沒有多少代表性。”

中國知名自由主義獨立學者榮劍人為,更有效的對付方式就是袁騰飛對他的斥罵。他說:“我相信,從左派來看,從大外宣的角度來看,他們也覺得這種人如果在檯面上到處這樣講的話,有損於宣傳的格調。袁騰飛這麼罵他,還是非常精確地指出了像李毅這種人的水平、性質。沒法跟他去正常地討論,去說理。你跟這種人根本講不進道理。”

榮劍表示,近年國內像李毅這樣的極左人物大行其道,跟整個社會大環境有關係,即極端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情緒的輿論導向。在這種氛圍下,出現這些人並不奇怪。

榮劍說:“近10年裡,不斷出現些突破大家承受底線的這麼一些人物,比如說像司馬南這些人。後來出現像周小平那些人......不斷地把文化的水平線往下拉,沒有任何學養、知識上的優勢,只是因為非常出格的觀點,或得到某些官員的認可,突然走紅。那這些人也迅速被淘汰了。還有一些像所謂的教授,像張維為,像陳平呀,人民大學的金燦榮教授,講話都非常極端。但不管怎麼樣,李毅還是一個非常極端的個案。”

61年生人的李毅雖然“頭頂”著名旅美學者、世界頂尖學者、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原研究員及教授、福州大學台灣研究所(民建經濟研究院)原所長等頭銜,經常參加各種論壇,但他在網上受到關注,還是因去年被台灣驅逐出境的事件。經常鼓吹“武統台灣”的李毅2019年4月持觀光簽證到台灣,擬參加和統會論壇,結果因違反入境規定被驅逐出境。該事件使他名氣大漲。

今年當武統言論在中國大陸網上盛行之際,李毅乘勢發表了數篇武統台灣的文章,以激烈的言辭批評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對台研究權威學者章念馳提出的“創造一個兩岸都可以接受的一個中國新概念”。他質問“章念馳想幹什麼?誰給了章念馳這麼大膽子”,甚至提出應該“清理台海研究隊伍”。李毅的談話遭到前廈大台研所所長陳孔立教授的批駁。陳孔立今年7月撰文回應李毅稱:“我要告訴李毅,是共產黨給章念馳的膽子!你懂得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