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司法部訴耶魯招生種族歧視 專家稱不大影響中國留學生


F耶魯大學校園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6 0:00

美國司法部狀告耶魯大學在本科生招生錄取中實施非法歧視政策,導致亞裔和白人學生的錄取率偏低,指控耶魯大學的種族歧視政策違反美國聯邦民權法。熟悉大學招生和相關法規的高教界人士表示,該訴訟不會對中國留學生來美帶來重大衝擊。

司法部起訴耶魯種族歧視,耶魯堅持不改做法

美國司法部10月8日以招生過程中存在“基於種族和祖籍國的歧視”,對耶魯大學提起訴訟。訴狀稱,耶魯大學以種族和民族血統為由,歧視耶魯大學的本科生入學申請人;訴狀還指稱,耶魯大學的歧視政策對“因種族而不優待”的申請人施加了“不當和非法的懲罰”。這些受到所指“懲罰”的人,大多數是亞裔和白人申請人。

美國司法部指控,耶魯大學實行的種族平衡政策是一種類似配額制度,將非洲裔美國人的年度錄取比例,控制在與前一年相比波動1%的範圍之內,並對亞裔美國人申請者錄取人數,也採取了類似的族裔平衡和控制。

司法部的聲明說,“耶魯大學的種族和祖籍國歧視違反了1964年《民權法》第六章。這場訴訟是亞裔美國人團體就耶魯大學行為提出的一項指控進行多年調查後的結果”。

司法部稱,對耶魯大學招生錄取的調查發現,“與具有同等學歷的非裔美國人學生相比,亞裔美國人和白人學生只有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被錄取可能性” 。

耶魯大學稱司法部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並說其錄取做法是公平和合法的。耶魯大學校長彼得·薩洛維(Peter Salovey)的一份聲明說,耶魯大學不會改變其招生做法。

“當我們的國家在努力解決有關種族和社會正義的緊迫問題之時,我從未如此肯定耶魯大學的本科錄取方法有助於我們完成我們的使命,改善當今世界和子孫後代,” 薩洛維寫道。

“平權”概念從開始就充滿爭議

僱傭和招生中的“平權”問題在美國歷史文化中,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但在最近的幾十年間不斷成為輿論和新聞的焦點。

白伊麗博士(Elizabeth Bowditch)曾在美國國防部的國防語言學院擔任“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告訴美國之音,雖然平權行動的概念自19世紀以來就在美國存在,但是平權行動實際上是在20世紀60年代成為現實的。

“當時第一批紐約的猶太人移民的後代學生申請常青藤學校,但是由於他們的考試成績和學習成績,使得大學的入校新生班級成為猶太裔學生為主的班級;從而使得一些傳統美國人的富家後代因為讀書和考試成績不佳而落選,”她說。

1961年,時任美國總統肯尼迪頒發的第10925號行政命令,是平權行動概念首次以法規的形式呈現。在隨後的許多年裡,平權概念發展成為一套旨在消除職位和入學申請人之間的非法歧視的程序,糾正此類先前歧視造成的結果,並防止今後出現這種歧視。在現代美國法典中,通常對基於種族、信仰、膚色和民族血統的歧視實施補救措施。

在過去的10多年時間裡,涉及大學招生政策的訴訟不斷浮現,而將“平權行動”再次推到備受爭議的風口浪尖上。

美國阿比林基督大學(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課程設計總監方柏林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平權行動問題最近被頻頻提出,是由諸多的因素促成的。

“近些年來美國種族關係緊張,而平權是和種族緊密掛鉤的,無法不進入人們的視線。但對種族問題來說,平權已經成為問題的一部分,而過去它主要是促成英才主義(meritocracy)的一個答案,”他說。

方柏林認為,美國近些年人口結構(demographics)大尺度變化,是另外一個推動力。在許多社區,白人人口減少,而西語裔人口激增。從而使得“少數族裔”的現實也在漸漸發生改變。 “對於傳統的白人族群來說,平權使得他們的機遇受到進一步擠壓。因此他們呼籲平權的改變”。

黨派政治的分歧和大選年的因素,也是使得平權行動議題再次呈現的原因之一。方柏林表示,在黨派政治層面上,民主黨多支持平權,而共和黨多持反對意見。對民主黨來說,支持平權有助於爭取少數族裔選民。

方柏林說:“民主黨也應重新思考自己在這個議題上的態度,適當割裂,以免讓它繼續造成包袱。時代不同了,不能刻舟求劍。”

蒂格:“平權行動”已成為“逆向種族主義”

支持司法部起訴耶魯大學的意見認為,當下的所謂“取消文化” (cancel culture,指撤銷對某人某事的支持)的種子是在很久以前由“平權行動”所播下的。

美國加州執業律師沃爾特·蒂格(Walter Teague)對美國之音表示,當然,有很多人因為膚色而受到歧視。如果他們有同等的能力,那麼這種歧視是錯誤的。這就是大眾所被灌輸的“平權行動”。

“但平權行動早已失去了與同等能力的任何關聯,而發展成為使膚色、種族或任何其它的決定標準取代了能力或者資格,而淪為'逆向種族主義'(reverse racism),”蒂格說。

蒂格認為,“逆向種族主義”歧視現象最嚴重的地方,是諸如加州伯克利大學和耶魯大學等這些“自由思想的堡壘”。

他說:“直到最近,這種逆向種族主義文化還滲透到我們的政府當中;其推動力量不是多樣性或者是不公正現象, 而是通過讓少數人成為多數來'糾正以前的錯誤' 的一項協同努力。”

蒂格認為,大學招生中的逆向種族主義針對的是最有資格的美國大多數人,久而久之將會削弱美國的社會結構,“將懷疑、甚至是恐懼灌輸給我們的體制和機構”。

批評人士:司法部訴狀破壞美國高教“多樣性”與“包容性”

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教授、亞洲暨亞裔美國人研究主任馬穎毅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司法部的做法是“利用亞裔人作為楔子,破壞了美國高等教育日益增加的多樣性和包容性目標”。

“這只會助長亞裔美國人社區內部的分裂,使亞裔與其它少數族裔之間互相攻擊,”她說。

曾經擔任國防語言學院“文化意識”教官的白伊麗博士說,她本人在平權法案實施的年代讀的研究生院,當年的確看到了許多負面的後果和現象,比如許多學生不像其他人一樣用功或努力,但是卻被錄取了。 “但是我經過一番思考,還是決定支持平權行動。”

“許多亞裔美國人反對平權行動,因為他們往往具有好的讀書和考試成績;不過這一群體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例如,那些來自儒家文化的群體,與那些柬埔寨人或者苗族人則不同,”白伊麗說。

耶魯大學的許多學生也表示反對司法部的起訴,支持學校的招生政策。學生艾琳·巴斯克斯(Irene Vazquez)對《耶魯每日新聞報》(Yale Daily News)說,白人和亞裔美國人在高等教育中所佔比例過高,尤其是在常春藤聯盟學校裡。司法部的做法是“對耶魯大學所有勤奮的黑人和拉美裔學生的侮辱”。

耶魯大學學生、“黑人男子聯盟”副主席艾薩克· 耶伍德(Isaac Yearwood)則表示,司法部的這場訴訟作為一種美國“反黑人行動”不足為奇,它讓“每一天都成為抗爭的機會”。

國防語言學院前“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說:“在具備競爭力的申請人群體中,很少有非裔美國人;因此平權法案使得他們在錄取中獲得了優勢。我認為司法部的訴訟沒有勝算。”

高教界:司法部訴訟對中國留美學生影響不大

司法部告耶魯的訴訟將如何影響美國大學招生政策,目前尚不得而知;但美國高校師生多半認為,這項訴訟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都不會對中國來美留學生造成任何重大衝擊。

雪城大學教授馬穎毅認為,中國留學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遠比受到這場訴訟的影響要大得多。 “在未來幾年中,中國留學生的註冊人數,將會因此而顯著放緩”。

“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加速了標準化考試在大學錄取中作用的日益減弱;因此,亞裔學生的考試成績較高的統計事實,將越來越不像過去在大學錄取中那樣重要了,”她說。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本科生張凱茜表示,她個人感覺中國留學生來美國和美國大學招收多少黑人學生應該是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因為在現在的國際形勢下,美國的各項簽證政策已經對中國留學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了;所以並不是說因為增加了非洲裔學生的錄取,才對中國留學生來美造成影響的, ” 張凱茜說。

阿比林基督大學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對美國之音表示,耶魯訴訟對他們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對他們造成影響的主要是美國的移民和外交政策。中國學生來美留學,是作為國際留學生來申請的,和本土生(包括亞裔)走的不是同一個渠道,很多學校本土招生和留學生招生,是不同的團隊在負責的。

方柏林認為,留學生的獎助學金名額很有限,不佔資源,其學費反而是學校的收入。因此,同樣資質的學生,作為留學生申請名校機會可能更大一些。 “受影響更大的,應該是美國本土的亞裔學生,”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