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追夢美國 華人成立非營利機構助逃離極權者


“自由之夢基金會”剛剛建成的網站首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3 0:00

近日,“自由之夢基金會”的籌備者正在緊鑼密鼓地辦理開業手續。他們剛剛推出了基金會的網站,內容在不斷更新中。董事們也在積極推介這個全美首家由華人創立的為逃離專制極權者在美國“落地”提供援助的慈善組織。

自由之夢基金會(Dream of Freedom Foundation) 顧名思義,是為逃離專制極權者提供幫助。不過,目前來看,這個籌備中的機構施助對象主要是逃離香港和大陸的人們。機構名稱正在註冊中,同時也在申請501(c)(3)程序中,這是美國國稅局批准給非營利組織的稅務“番號”。

基金會由七名董事組成,他們全部都是義工。

“自由之夢基金會”辦公室所在的洛杉磯蒙特利公園市的嘉輝廣場。 (雨舟拍攝)
“自由之夢基金會”辦公室所在的洛杉磯蒙特利公園市的嘉輝廣場。 (雨舟拍攝)

企業家邱永陽告訴美國之音,他三年前來到美國,在教會中接觸到一些來自中國的尋求庇護者,對他們所處的窘境十分感慨。他說,這些人手中的資金有限,語言不通,合法定居下來的道路困難重重。而他認為,更糟糕的是,他們還容易在辦理身份尋求法律幫助時不小心走上彎路。

邱永陽說:“我從深圳來,沒有接觸過難民。到了美國以後看到,許多初來乍到的華人生活窘迫,不會英語,沒有好的工作,還容易上當受騙,生存環境很惡劣。而這麼多年以來,華人社區都沒有一個公益組織來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我心想,很有必要向這些人伸出一雙援助的手。”

邱永陽擔任“自由之夢基金會”的財務官,已經在為機構提供前期的資金投入,包括辦公用的辦公室,“用我自己做生意賺到的一部分錢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邱永陽說,他的美國牧師告訴他,一個人的才能和財富“都是上帝賦予的,而不是自己的。他說:“他得知我將致力於現在的慈善事業時,由衷地高興”。

活躍於美國政壇的唐百合(Lily Williams Tang) 與邱永陽的想法不謀而合。她對美國之音說,“希望幫助鐵幕下的香港人、大陸人”。

唐百合說,她 1988年來到美國時,僅有的“資產”是口袋裡的100美元以及一名美國的擔保人。如今,唐百合實現了自己的美國夢,生活事業有成。當看到許多投奔自由而來的華人初來乍到時孤立無援,在急需身份合法化的壓力下往往“病急亂投醫”,她擔心這些人成為不法分子的目標,“破財”之餘,身份也落空,或者至少是被拖延。唐百合對他們感到同情之餘,卻“遺憾的是,華人社會一直沒有一個能夠出手幫忙的免費機構。”

唐百合說,北京當局7月1日開始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成為這個想法走向現實的推動因素。

美國《財富》雜誌在7月3日的報導中引用一度是香港最年輕立法會議員羅冠聰(Nathan Law)的推特說,“沒有香港人會誤以為,北京有任何意圖尊重我們的基本權利和兌現給我們的承諾。所以,我告別了我的城市。”

這篇報道說,當香港人考慮離開之時,越來越多的國家都在準備接受他們;香港引入國安法以來,至少有五個國際政體已經採取了措施,歡迎離開香港的個人和家庭。這包括英國,美國,台灣,澳大利亞和日本。

在香港國安法實施的幾個小時後,美國部分議員跨黨派提出了“香港安全港灣提案”,要求美國國務院給予參加過抗議和擔心政府報復的香港居民以難民身份。

擔任“自由之夢基金會”秘書的唐百合(Lily Tang Williams)告訴美國之音:“我們需要民眾來支持香港,支持那些逃出來的年輕人。他們不能夠在中共的控制下生存,甚至還要面臨牢獄之災。我們需要從人性方面提供幫助。沒有錢的,我們提供資金幫助他們申請在美庇護。我們還幫助他們學習英語和美國文化,便於他們在美國定居。就是一整套免費服務。對此,相信很多美國人和中國人都願意捐款支持。”

唐百合表示,為了增加大眾的信任度,“我們請當地美國朋友,包括地方政府官員、專業人士、企業家等加入這個組織,因為我們需要強有力的信譽,讓人們相信我們是真正的民間組織,讓大家認可。董事會裡只有我和邱先生是中國人。”

競選過美國聯邦參議員的唐百合也是職業演講人。她經常到美國課堂演說,讓美國學生了解中國和共產主義,通過講述自己的故事來告訴他們共產主義中國的生活現實。

唐百合的先生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也加入了這個基金會,並且擔任董事。

加州河濱縣縣長傑夫·休伊特(Jeff Hewitt)被挑選為這個機構的董事會主席。他告訴美國之音:“我是個胸懷世界的人。中國的大城市看起來摩登時尚,但是,根本上國家還是一個壓迫性的社會。看看中共在香港的做法吧。香港多少年來是世界自由市場的中心,就像是世界商務首都。現在,中共進入以後試圖把香港變成大陸。這太可怕了,我看到了香港市民和香港學生的反抗。他們拒絕讓中共奪走屬於香港的一切。我對他們充滿敬意。”

休伊特說,該機構將為逃離極權的人們提供各種免費服務,包括學習英語,學習美國這個國家的建立以及美國立國者們的理念。

休伊特在商界和政界有著廣泛的人脈。他說:“我將要為這個基金會做的就是進行遊說集資,請各方捐款支持我們的事業,幫助受壓迫的人到達美國後安身立命。我們的機構將能夠為那些前來美國的難民提供恰當的移民服務和支持,包括免費法律服務在內。我們不希望這些初來乍到的人因為身份問題成為某些詐騙行為的犧牲品,耽誤了實現追求自由的夢想。”

休伊特說,他今年67歲,有6個子女和11個孫輩,但是“還沒有想過退休”,希望繼續服務大眾,並為此而快樂。他說:“能夠幫助到來自世界另一個部分的人們,將使得我成為一個遠大於自己的事業的一部分。我並不在乎是否留下名字,只想幫助他們成就一些我自己得以成就的。我能夠出生在這片土地上,得天獨厚地自動擁有我所擁有的一切,這是不公平的。很多跟我一樣的人,甚至比我優秀的人卻沒有這一切。這才是關鍵所在。而且這些人都是人才,一個國家有多好取決於它的公民有多好。我們這個事業將引入的人才肯定是對美國有益的。”

“自由之夢基金會”網頁上的“使命宣言”包括,協助來自香港,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難民獲得法律服務,並在他們需要時幫助支付法律費用,以便他們獲得適當的身份;提供社區信息,協調調動資源,以幫助這些難民在安全的環境中安頓下來;提供教育資源和場所,幫助他們學習英語並找到潛在的工作機會,並與當地社區的人們和組織保持聯繫;通過安排演講者,提供講習班和培訓向他們介紹美國文化和價值觀。

邱永陽說,這個機構將幫助全世界逃離極權的人,所以,網頁最終將有數種語言版本,包括英文、中文、朝鮮文和越南文等。

邱永陽說,這是他第一次從事非營利事業,也許會困難重重,不過,“會堅持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