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谷愛凌代表中國征戰奧運專家:“體育移民”有悖奧運精神


出生在美國的女子自由式滑雪運動員谷愛凌將代表中國隊出征北京冬季奧運會。圖為北京一公交站內谷愛凌代言的京東商城廣告。(2022年1月11日)
谷愛凌代表中國征戰奧運專家:“體育移民”有悖奧運精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0 0:00

北京冬奧會在即,出生於美國的女子自由式滑雪運動員谷愛凌將代表中國隊出征。這位18 歲的年輕選手是北京奧運會自由式滑雪賽事最有力的獎牌競爭者。但是她的國籍遭到許多人的質疑。一些專家認為,谷愛凌也許遵守了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滑雪聯合會的相關規定,但是“體育移民”的做法有悖奧運精神。

谷愛凌2019年6月在國際滑雪聯合會更改國籍為中國後開始代表中國參賽,並將在今年代表中國參加北京冬奧會。

谷愛凌當時在Instagram 上寫道:“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其艱難的決定。”她說希望她的舉動能“在我母親出生的地方,鼓勵那裡的眾多年輕人,尤其是年輕女孩”。她補充說,她想通過滑雪“團結兩國人民,在兩國之間促進共識,創造交流機會,同時締結友誼。”

雪城大學體育與人體動力學學院體育管理教授里克·伯頓(Rick Burton)則認為,谷愛凌選擇代表中國有其它考慮。

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也可能是她下的賭注。(如果她代表美國隊)她必須在美國獲得資格,而美國通常有相當嚴格的預選賽。 而且,從來沒有保證你會自動入選美國隊。我認為她可能保證會自動進入中國隊,這樣她既可以榮耀她的中國背景,又可以確保自己能參加奧運會。而如果她在美國預選賽表現不佳,可能就無法參加奧運會了。”

也有專家認為,是滑雪運動員同時也是模特的谷愛凌這麼做,可能考慮到了在中國時尚市場的發展。麻薩諸塞大學阿姆赫斯特分校伊森伯格管理學院高級副院長、體育管理科系教授麗莎·派克·馬斯特拉勒克西斯(Lisa Pike Masteralexis)告訴美國之音,“作為一名模特,我相信中國市場是谷愛凌和她的經紀公司國際管理集團(IMG)想要開拓的市場。 考慮到她的目標是成為一名優秀的奧運選手、榜樣、時裝模特,而且隨著中國市場的日益增長,這似乎是谷愛凌和她的經紀公司的精明之舉。”

曾是美國田徑運動員的密蘇里大學聖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人類學教授蘇珊·布勞內爾(Susan Brownell)主要研究中國體育、奧運會以及國際賽事,並曾在中國做過田野調查。她認為,谷愛凌代表中國隊是為了迎合她的讚助商。

布勞內爾說:“有趣的是,她確實有一些主要的讚助商,所以看起來代表中國實際上對那些贊助商很有吸引力,這是一個相當新的發展,選擇代表中國的華裔美國運動員仍然能吸引贊助商。”

谷愛凌國籍遭質疑

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中國媒體報導稱谷愛凌為了代表中國參賽,在2019年放棄了美國國籍。但這種說法一直沒有得到谷愛凌的親口證實。

2020年在與ESPN的採訪中,谷愛凌說:"我從小就說當我在美國時,我是美國人,但當我在中國時,我是中國人。"

這樣的說法似乎不能平息人們對她國籍的猜測和質疑。

最近,谷愛凌的主要贊助商之一紅牛在其網站上刊登了一段文字,稱谷愛凌15歲時決定放棄美國護照,加入中國國籍,以便代表中國隊,因為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

在《華爾街日報》通過電子郵件要求紅牛確認谷愛凌放棄了她的美國護照後,這段話從紅牛的網站上消失了。

美國之音就谷愛凌的國籍問題試圖聯繫其本人、她的經紀人、國際奧委會以及中國奧組委,但截至截稿時未收到任何明確回复。

《華爾街日報》聯繫處理公民身份問題的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也沒有收到回复。

麻薩諸塞大學阿姆赫斯特分校教授馬斯特拉勒克西斯告訴美國之音,谷愛凌要代表中國隊首先要符合國際奧委會《奧林匹克憲章》的規定。《奧林匹克憲章》第41 條規定“參賽者國籍:1. 任何參加奧運會的參賽者必須是所代表的參賽國家奧委會所在國家的國民。2. 與確定參賽者可能代表的奧運會參賽國家有關的所有事項均應由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解決。”

馬斯特拉勒克西斯說:“國際奧委會對擁有雙重國籍的人有一項章程,但中國媒體早在兩三年前就曾報導過,谷愛凌獲得了中國國籍,而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美國承認雙重國籍,所以有人懷疑中國是否為谷愛凌設了特例。”

馬斯特拉勒克西斯說,除了國際奧委會的規則外,谷愛凌還要遵守國際滑雪聯合會和國家奧委會的規則。

谷愛凌被國際滑雪聯合會列為中國運動員。根據國際滑雪聯合會《國際滑雪比賽規則》的203.5條款國際滑雪聯合會執照註冊變更申請,滑雪者在想要代表的國家居住2年並擁有這個國家的公民身份和護照,就可以進行執照註冊變更。但是,如果參賽者出生在這個國家或他們的母親或父親是該國國民,則不需要遵守兩年居住規則。此外,參賽者必須提交一份詳細說明,說明個人情況以及要求更改的原因。

馬斯特拉勒克西斯說:“滑雪者必須獲得其所在國家/地區的許可才能代表這個國家,所以穀愛凌肯定是正式換了執照,據中國媒體報導,她是在2019年15歲的時候換的。”

馬斯特拉勒克西斯認為谷愛凌應該是遵守了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滑雪聯合會的規則。她說,國際奧林匹克規則或國際滑雪聯合會規則並不要求谷愛凌放棄美國護照,因為他們允許雙重國籍。她說:“這似乎是中國奧組委和中國政府政策的問題。從最初的紅牛聲明中可以看出,谷愛凌沒有例外。至於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的政策是否對谷愛凌有所放鬆還有待觀察。”

專家:體育移民有悖奧運精神

歷年來像谷愛凌這樣的“體育移民”並不少見。布勞內爾說,在過去的幾年裡,富有的波斯灣國家通過提供資金、訓練設施以及比本國更容易獲得奧運會參賽資格的機會,吸引了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例如,近年來,卡塔爾在體育方面進行了巨額投資,並對運動員採取了寬鬆的入籍政策。進入2015 年男子手球世錦賽決賽的卡塔爾國家手球隊17 人陣容中只有4 名來自卡塔爾的球員,其餘都是從海外招募的。

巴林在2008 年獲得了第一枚奧運獎牌,當時出生於摩洛哥的拉希德·拉姆齊在男子1500 米比賽中獲得金牌(該獎牌後來因其興奮劑檢測呈陽性而被取消)。2012 年,來自埃塞俄比亞的馬麗-尤索夫-賈馬爾為巴林隊贏得了女子1500 米銅牌,後因為金銀牌得主興奮劑檢測呈陽性,替補為金牌。巴林在里約奧運會上派遣了其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奧運陣容,其中包括出生在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尼日利亞、牙買加和摩洛哥的田徑運動員,以及來自俄羅斯的舉重運動員。只有四名運動員出生在巴林。

布勞內爾說,谷愛凌是一個很獨特的例子,因為過去美國運動員選擇代表其它國家是因為自己成績不夠好,不能進入美國國家隊。

但是也有專家認為,各國招募其它國家運動員來代表自己參加奧運會的做法有悖奧運精神。

西卡羅來納大學體育管理專業的副教授海蒂·格拉彭多夫(Heidi Grappendorf)告訴美國之音:“谷愛凌的媽媽來自中國,所以她有中國血統。 當你擁有雙重國籍或對你的身份很重要的血統時,大多數人都可以理解這種情況。 尋找運動員代表你國家參賽是更值得懷疑的做法,是國際奧委會需要進一步研究的做法。 這在本質上違反了奧運會的大部分精神,但國際奧委會一直不願解決這個問題。”

“當各國試圖從其他國家挖來運動員來爭奪他們以使自己看起來更好時,這顯然違反了奧林匹克精神,” 格拉彭多夫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