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歐洲增強亞太軍事部署 應對中國威脅


“伊麗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航母為核心的英國航母戰鬥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5 0:00

英國、德國等歐洲國家相繼計劃於今年在印度-太平洋水域部署海軍,有專家稱這一動作可以強化與美國和日本的盟國關係並深化防務合作,在牽制中國並應對其日益增長的威脅和在印太地區的不斷擴張的同時,還可以與地區的貿易夥伴建立信任。

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曾表示,德國將從2021年起派遣一艘護衛艦(frigate)在印度-太平洋水域巡邏。

卡倫鮑爾在接受《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採訪時說:“我確信,領土爭端、違反國際法以及中國稱霸全球的野心只能通過多邊途徑解決。”

另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上個月表達了希望德國護衛艦與日本自衛隊一起參加演習的意願,他還希望演習時可以通過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

卡倫鮑爾也表示:“印太地區發生的事情影響著德國和歐洲。我們願意合作維護印太地區基於規則的秩序。”

中國近年來在南中國海加強了建島和巡邏力度,並試圖擴大其在印度洋等地的軍事存在。中國還在軍隊現代化方面投入了數万億元人民幣,增加了航空母艦、核動力潛艇和隱形戰機的數量,力圖把解放軍打造成一支可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相抗衡的軍事力量。

除了德國外,擬在印太地區增加軍事存在的還有英國。英國皇家海軍星期一(1月4日)宣布,以 “伊麗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航母為核心的英國航母戰鬥群(CSG)已具備初步作戰能力。這意味著從戰機到雷達系統再到反艦武器等所有組成部分都已成功集合併投入使用。

英國國防大臣傑里米·奎因(Jeremy Quin)說:“這對英國皇家海軍伊麗莎白女王號、英國皇家海軍和整個國家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這一成就證明了我們的服務人員和工業勞動力的決心,他們提供了一流的軍事能力,只有少數國家擁有這種能力。我祝愿整個航母戰鬥群在今年首次作戰部署之前取得進展。”

航母戰鬥群指揮官史蒂夫·摩爾豪斯準將(Steve Moorhouse)在推特上表示,初步作戰能力只是開始。英國在未來幾年將增加航母戰鬥群的規模和復雜程度。

他還說:“實際上航母戰鬥群現已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這意味著我們將在接到通知後的5天內進行部署,如果需要的話,以應對全球事件並捍衛英國的利益。”

第一次部署的具體日期尚未宣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說,自2017年以來,英國國防官員一直表示,首次部署將包括從英國出發的亞洲和太平洋航線,可能會經過南中國海。

有專家指出,一些歐洲國家在印太地區增強軍事存在可以加強與美國和日本的同盟關係,並深化與兩國的防務合作,維護這一地區的共同價值觀和基於規則的秩序。

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項目代理主任霍斯福德(Zachary Hosford)說,這些國家是在向美國發出信號,表明他們願與華盛頓站在一起,且認識了到維護國際秩序的必要性和中國政府對秩序的挑戰,這其中就包括建設人工島軍事基地。

歐洲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CFR)的訪問研究員波坎普(Elli-Katharina Pohlkamp)認為,部分歐洲國家的印太部署可以讓聯盟和防務合作得到加強,部隊的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也可以得到加強,而中國因素無疑促進了歐洲和日本安全關係的加強,但這在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菅義偉政府未來對中國的方針。

南加州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史蒂文·拉米(Steven Lamy)說:“他們正在確保中國知道,他們將製止任何威脅亞洲貿易和安全的單方面行動。”

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則認為,歐洲的遠東部署更多的是一種象徵。他說:“歐洲的一些人想證明,他們也可以在亞洲有所幫助。在我看來,這是一個積極的跡象,但這更多的是一種信號而不是軍事價值。”

除了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的擴張外,英國和德國的亞太部署背後實則還有各自的考量。前北約(NATO)發言人傑米·謝伊(Jamie Shea)指出英國的行動是脫歐後對其“全球化英國”願景的展現。

“這一願望主要集中在亞太地區,因為英國確信與亞太地區國家的新貿易協定是英國未來經濟增長的關鍵”,謝伊說,“英國在亞太地區投射力量的軍事能力是展示英國在亞太地區戰略相關性的關鍵。皇家海軍在這裡是優先考慮的,因為船隻可以靈活部署,是展示存在的好方法。”

謝伊還說,英國的國防採購及其“向南中國海派遣‘伊麗莎白女王號’的決定也向華盛頓發出了一個信號,即英國仍然願意並有能力成為美國的主要戰略盟友。”

他還認為德國似乎並不希望成為一個全球軍事強國和行動者,但德國在亞洲也有重要的經濟和貿易利益。 “偶爾派遣護衛艦和參加海上演習,是與德國在亞太地區的主要貿易夥伴建立信任、發展夥伴關係和互操作性的有益途徑。”

此外,美國海軍陸戰隊正在日本加強訓練,為應對西太平洋的島嶼衝突做準備。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美國海軍陸戰隊正為應對比中東和阿富汗極端分子規模更大、更老練的對手做準備。中國擁有軍事衛星、網絡戰能力,且會運用人工智能,加之與美國的武器差距不斷縮小,因此成為五角大樓所說的“近乎對等”的對手。

鳳凰網登出的一篇評論文章曾提到,中國在未來四年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這種聯盟體系的壓力。一個是美國的亞太盟國,還有部分歐洲盟國,它們可能要形成一個比較大的聯盟體系,在過去體系之上進行擴展的一個新的體系。

文章還說:“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敢在中國家門口玩火,挑釁我們的底線,那他們是打錯了算盤。中國軍隊將毫不猶豫做出最迅速、最有力的回擊。今天的中國,已經不是180年前的那個中國。”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曾被問及英國海軍2021年或將派遣“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前往南中國海一事,他說:“中國軍隊將採取必要措施,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堅定維護南海地區和平穩定。”

中國官媒新華社星期一報導說,習主席簽署了中央軍委2021年1號命令,向全軍發布開訓動員令。

報導說:“全軍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貫徹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貫徹中央軍委軍事訓練會議精神,加強黨對軍事訓練工作的領導,聚焦備戰打仗,深入推進軍事訓練轉型,構建新型軍事訓練體系,全面提高訓練實戰化水平和打贏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