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揭謊頻道:人權高專未找到種族滅絕證據?中國官媒扭曲巴切萊特“不是調查”的新疆行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在日內瓦對媒體講話。 (2022年6月13日)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在日內瓦對媒體講話。 (2022年6月13日)
李菁菁

李菁菁

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記者

“在訪問了新疆和中國其他地區後,她沒有發現任何種族滅絕的證據。”

錯誤

6月13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宣布,她在8月31日結束目前的任期後將不再尋求連任。她表示是因私人原因而作出該決定。但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背景是她上個月的一次引發很大爭議的中國之行。

人權組織和西方國家政府批評巴切萊特——如“法蘭西24小時頻道”所說——“倒在了中國宣傳機器的輪下”。

中國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記者李菁菁(Li Jingjing)把這些對巴切萊特的批評聲轉變成中國官方宣傳的材料。

她說,巴切萊特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為西方政府撒謊,要么“被取消”。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在幾個西方國家政府的多次要求下終於訪問了新疆,”李菁菁在她的個人YouTube頻道上說。 “你可能會以為,(巴切萊特的)這次第三方的、獨立的訪問終於能澄清誤會,(這些)西方政府終於能滿意了。當然不是。他們變得怒不可遏。他們想炒了她。但為什麼呢?因為在訪問了新疆和中國其他地區後,她沒有發現任何種族滅絕的證據。”

上述說法是錯誤的。

中共官媒新華社發布照片顯示,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業巴切萊特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舉行線上會面。 (2022年5月25日)
中共官媒新華社發布照片顯示,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業巴切萊特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舉行線上會面。 (2022年5月25日)

巴切萊特這趟受到中國官方高度管控的訪問——特別是在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面臨迫害的新疆地區——目的從來不是為了調查實況。

北京在輿論宣傳方面利用巴切萊特來試圖給自己受到的種族滅絕指控洗白。北京對此次訪問的利用意圖以及其他相關擔憂引發了外界對巴切萊特此行的批評。

巴切萊特上個月對中國進行為期六天的正式訪問。這一訪問醞釀了四年。

5月28日,巴切萊特發聲明明確說明她的“這次訪問是什麼,以及不是什麼” 。

她說:“這次訪問不是調查 - 高級專員的正式訪問本質上引人關注,並非有助於屬於調查性質的詳細、有條不紊和不引人注意的工作。此次訪問提供了一個與中國最高層領導人就人權問題進行直接討論的機會,以相互傾聽、提出關切、探索並為未來更定期、更有意義的互動鋪平道路,從而支持中國履行其國際人權法義務。 ”

因此,與李菁菁的說法相反 - 巴切萊特此行並不是去找到種族滅絕的證據。

儘管如此,巴切萊特的這次訪問還是引發大量批評,並涉及多個方面。

230多個人權倡導團體聯名發表公開信要求巴切萊特辭職。這些團體指責巴切萊特“在最近訪華期間‘洗白’中國政府的人權暴行”。

歐洲議會也同樣對巴切萊特的訪問及其結果表示關切,批評巴切萊特此行“缺乏對拘留設施的不受限制的准入,而且拘留設施受到“嚴格的國家控制”,以及此行造成的“對中國和新疆人權狀況具有偏差性的看法和圖景”。

5月28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對北京“為限制和操縱她(巴切萊特)的訪問而做出的努力”表達關切。

布林肯說:“我們擔心北京當局對訪問施加的條件,無法對中國的人權環境進行完整和獨立的評估,包括正在發生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的新疆,”

他還說:“高級專員本應獲准與不在拘留所、但被禁止出境的維吾爾人和新疆其他少數民族海外僑民的家人進行秘密會面。”

在6月15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次會議上,巴切萊特說,她在訪問期間無法與任何目前被拘留的維吾爾人或他們的家人交談。

布林肯在其5月28日的聲明中還提到,“我們還注意到,高級專員不被允許接觸參與新疆勞動力轉移計劃,並被派往中國其他省份的個人。”

英國謝菲爾德哈勒姆大學(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兩名研究員在她們題為《光天化日之下:維吾爾強迫勞動和全球太陽能供應鏈》的報告中表示,中國針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穆斯林人口的“勞動力轉移”項目在“前所未有程度的強迫環境下”展開。

5月24日,也就是巴切萊特中國行的第二天,一批新的新疆相關的中國政府內部文件-被稱為“新疆警察文件”- 被曝光,其內容詳盡展示北京在新疆的人權侵犯行。

如美國之音“揭謊頻道”和其他媒體機構之前所報導,這批文件中包括數千張被關押者的照片以及一些政府機密文件——其中部分文件顯示了警察可直接擊斃“不聽勸阻繼續擴大事態、逃跑或企圖搶奪槍支”的被關押者的規定,以及能“將中央政府官員與在新疆發生的暴行聯繫在一起”的中共高級官員內部講話記錄。

巴切萊特在她訪問期間沒有對這批曝光文件作出回應。

巴切萊特還因她看上去採用了中國官方語言來描述中國的新疆政策而受到強烈批評。北京在新疆的政策據稱包括大規模拘留、酷刑、宗教鎮壓、強迫勞動和國家支持的絕育項目。一些批評人士說,這些政策的實施符合聯合國對種族滅絕的定義。

巴切萊特在其5月28日的聲明中說:“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她對反恐和去激進化措施的應用及其廣泛應用提出了疑問和關切——特別是它們對維吾爾族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權利的影響。”

她還在聲明中使用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這一北京用來稱呼新疆大規模拘留營系統的詞彙。 “在她訪問期間,政府向她保證,‘職業教育和培訓中心’系統已經拆除,”她是聲明說。

美國之音的姊妹機構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說,一些維吾爾人權組織認為,巴切萊特聲明中的“去激進化”、“反恐”和“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等用語模仿了北京對其新疆政策的修辭語彙。

“高級專員拒絕調查中國的種族滅絕行為,並採用和重複中國政權的說法,進一步在聯合國中鞏固了他們(中國)的宣傳,這讓她自己和她的辦公室蒙羞,”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人權組織維吾爾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執行主任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告訴RFA。

6月3日,39名國際新疆事務學者就巴切萊特的這次訪華聯名發表公開信。

這些學者“對她(巴切萊特)5月28日的官方聲明深感不安”。他們在信中說,巴切萊特結束中國行後的聲明“無視”了這些學者們在這個問題上的學術研究結論,甚至還與這些結論“矛盾”。

他們也批評巴切萊特模仿和照搬北京在新疆問題上的用語和談話口徑。

“在她的聲明中,高級專員巴切萊特不僅沒有譴責這些政策,而且她拒絕提及除了大規模拘留計劃之外的任何政策,她使用了北京最新的委婉稱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相反,巴切萊特要求北京‘審查所有反恐和去激進化政策,以確保它們完全符合國際人權標準’,”公開信說。

“人權高專巴切萊特的話重複了中國政府所稱的他們在新疆的暴行都是‘反恐’努力的一部分。我們的研究以及中國政府自己的文件都顯示,這種說法是錯誤的。不出所料,北京的官方媒體已經聲稱她的這些言論印證了他們的清白。”

學者們補充說,關於“新疆暴行”的大量證據使他們達成了學術界罕見的“非同尋常的共識”。他們說,北京的行為“可以可信地被稱為一個種族滅絕性的計劃”。

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人權組織香港觀察(Hong Kong Watch)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總監、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聯合創始人兼副主席班內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贊同這些學者的觀點。

“她學舌了北京關於‘反恐’和‘去激進化’的措辭,讚揚了中國在‘多邊主義’中的作用,並鼓吹中國共產黨在消除貧困方面取得的成就。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典型的有用的白痴,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巧妙地利用了,”羅傑斯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上寫道。

羅傑斯稱巴切萊特5月28日這份聲明中的其他一些內容是“奧威爾式的”。他指出,她“讚揚中國促進性別平等,但沒有提到被大量記錄的、系統性的性暴力、強迫絕育、強迫墮胎、人口販運、酷刑、危害人類罪和種族滅絕”。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也在一份措辭強硬的聲明中批評了巴切萊特,稱她“現在只剩兩個半月的時間來解決她在中國問題上的失誤”。

“她拒絕揭露中國政府在新疆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以及他們在全國各地糟糕的人權記錄,這背叛了無數的受害者和倖存者。如果不立即採取行動,米歇爾·巴切萊特未能頂住來自中國的政治壓力將成為她任期遺產的主要部分,”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es Callamard)說。

與此同時,人權組織、學者和政府機構正在向巴切萊特施壓,要求她公佈她的辦公室拖延已久的一份報告。該報告事關新疆“嚴重侵犯人權”的指控。巴切萊特曾表示,這份報告將在2021年9月完成,但之後又稱會在去年12月完成。

在宣布她不尋求連任後,巴切萊特說,她正在編寫新疆報告的更新版,而且這份報告將先與北京有關當局分享,以徵求他們的“事實相關評論”,然後再發布。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對此表示,有關這份修訂版報告的消息“本應引起人們的歡呼”,但相反,它“受到了懷疑和厭倦情緒”。

人權觀察表示,“巴切萊特的信譽在她最近災難性的中國行後受到了嚴重打擊。”

“(她)作為高級專員的遺產,將以她是否願意追究像中國這樣的強大國家的責任來衡量,”該組織補充說。

“她需要發布一份報告,列出實現這一結果的策略,並通過傾聽而不是逃避生活在中國政府壓迫噩夢中的人民來彌補錯過的時間,”人權觀察表示。

(同時請參閱美國之音《揭謊頻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