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異見詩人六四前被捕 家人遭威迫生活陷困境與恐懼


中國異見詩人王藏六四前被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7 0:00

中國異見詩人王藏自“六四屠殺”31週年前夕遭雲南楚雄公安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押至今,家屬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手續。而王藏的妻子與孩子也遭到威脅和嚴密監控,生活陷入困境及恐懼之中。

現年34歲的雲南籍異議詩人王藏5月30日被幾十人帶走並抄家至今,他的妻子王麗幾次向派出所等部門詢問王藏的下落都得不到答覆,也沒有收到任何拘押文件。王麗和王藏的弟弟6月15日再次前往楚雄市國保大隊及公安局了解王藏的情況,被告知目前還不給辦手續,該辦的時候就會給辦。

拒發拘捕手續

由於王麗的新手機遭警察強行搜走,號碼被註銷,記者星期一晚幾經周折才聯繫上王麗。王麗表示,她星期一曾到當地派出所報案,後到有關部門要求了解王藏的情況。

她說:“我先去報案,因為我的東西被搶了,就是快遞、手機和號碼,跟他們要個答覆,他們說他們所長不在。另外我們去了電信公司,因為我的網被他們掐斷了嗎,電信公司問我的身份證是不是在誰手裡,我說在公安手裡。他說被他們掛失了。我又去了國保大隊、市公安局,意思就是說現在還不該給我們手續,該給的時候會給,還是跟上次答覆一樣。還有就是我們要起訴,到法院告也好,隨我們。”

圖斷與外界聯繫

王麗表示,當局試圖卡斷她與外界的聯繫,搶奪她的手機,威脅親戚不要來往。

她說:“現在我真的是,對他們我也恐懼得很。想方設法要搶我手機現在。把我的微信,3個微信被他們封了,開通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被封掉。我要辦我卡,他們也不讓我辦,我也辦不了。婆婆去辦,我婆婆也辦不了。王藏那邊的親戚是不讓進的,不讓來我們家。來我們家要收手機,登記身份證。讓親戚說來,我們家不能談跟王藏有關的事情,不能談甚麼國家大事。所以親戚就聽明白,也不敢來。”

嚴密監控跟踪

王麗表示,當局一直派多人看守監控她們,王藏剛被抓的兩天,甚至派人住到家裡。她們出門也有人阻攔和跟踪。

她說:“他們現在有12個到15個人在我們家. 一出門就是,樓底下的。有4輛車停在我們樓下這裡,就是把往去側門的、停車位的還有正門到我家的路口都停一輛車。”

生活陷入困境

王麗說,她和孩子目前的狀況很困難,銀行卡被扣,不讓親朋接濟,造成她面臨崩潰的邊緣。

她說:“他們把我的銀行卡也扣掉嘛,把我的身份證也扣掉。現在也阻止親戚來我家。現在我是跟孩子生活很艱難,不讓親戚來,也不讓朋友幫我一下。我不知道他們是甚麼意思,是不是真的打算把我們困死在家裡面。他們現在是愈來愈過分,愈來愈讓我感覺有窒息的那種感覺。我受不了他們這種,感覺快要崩潰了都要。”

王麗感嘆到,如果不是王藏的弟弟給買來蔬菜和吃的,她們一家幾乎斷了吃的,因為阻攔她們出去。

她說:“如果不是王藏的弟弟昨天給我們買了一大堆的菜,我們家裡面真的只剩一點米,然後菜還有幾根蔥,還有兩個番茄家裡面。他們也是知道的,因為我們多少天沒有出門,因為出門他們就攔著。之前是一半的混混,一半的公安,就那些像混混一樣,還有女的。尤其那些女的,對我們尤其的兇。我婆婆出去也兇,還拉拉扯扯的。就把你攔在那兒。”

孩子受到驚嚇

王麗表示,警方抓捕王藏以及隨後不斷的騷擾和監控給她的4個孩子也造成了很大的驚嚇和影響。

她說:“大的嘛稍微好一點,就是尤其是這兩個小的,晚上睡覺都是哭的。聽到一點聲音,哪裡咕咚一聲,就會緊張,特別害怕的那種緊張。跟我出去的時候也老是貼著我很緊張,老是說'是不是壞人又來了,是不是壞人又來了',老是這種念叨。對小孩的影響是比較大的。”

據民生觀察、維權網等多個人權網站及推特報導,當地國保警察以懷疑王藏可能會舉行一些紀念“六四屠城”的活動,而將他帶走並抄家。

報復不聽警告

王麗表示,可能是王藏不顧警察的多次警告,在敏感時候總是發聲,引發警察對他的報復。

她說:“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停作弄過他的言論自由這些。從北京被北京國保趕回來以後,楚雄的警方就是對我們看守,警告過他就是不要發自媒體這些言論了。但是王藏他還是表達自己的意思,每到重要的時候或者敏感時期,他都會發。每年的六四他也會通過自己的話表達一下自己的意思,就是看法嘛這種。也可能今年的六四又怕王藏再用文字發言或怎麼樣。警方已經說過了,就是威脅他威脅了很多次,如果不聽的話就直接判他的刑,這是他們以前說的,就把他直接關了。我覺得這次他們是加以報復王藏嘛。我覺得很難出來這一次。”

記者中國時間星期一晚上和周二上午幾次致電楚雄市公安局和派出所人員的多個相關的電話,希望了解王藏目前的狀況,但這些手機要麼一直線路繁忙或要求留言,要麼一直無人接聽。

緊急呼籲關注

此前,多年來因王藏遭受當局打壓而飽受磨難的王麗,6月7日通過社交平台推特繼續呼籲各界朋友關注王藏。維權網6月3日刊登王麗的公開信,“拜求各界朋友關注王藏及我們一家的目前處境!”

王麗在信中述說了王藏被帶走時的細節內容。 5月30日,雲南楚雄警方幾十人闖入王藏的住處,當著孩子和老人的面把他按倒,戴上手銬和黑頭套強制帶走。王麗也一同被短暫帶走。接著,警方又把他們的孩子和老人控制和穩住,孩子和老人受到驚嚇大聲哭叫。

王藏遭當局迫害,他的家人也頻遭威脅恐嚇。 2017年3月,王麗不堪壓力,突患精神分裂,而且病情逐漸加重,曾離家出走,家裡年幼的孩子無人照顧。王麗在北京安定醫院經過治療,病情好轉。同年,他們一家被迫離開北京遷至老家雲南。 2017年的12月,王麗在昆明失踪,王藏報警還在網上發出尋人啟事。幾天後(12月7日)王麗跳湖被人發現獲救。

王麗的公開信說,“現在我被他們嚴重威脅,若不配合就把我也抓進去,然後把孩子送孤兒院。現在我真的害怕他們把我也帶走,孩子怎麼辦?是不是真的會把孩子強制送去孤兒院?”

王麗“請求世界各地的朋友能關注我們一家處境”的呼籲,收到大批推特網友的響應,紛紛呼籲外界關注王藏和他的家人。

一直關注王藏一家情況,呼籲外界關注的倪玉蘭女士曾是律師,因為維權多年來遭受迫害和打壓,甚至致殘,多次遭逼迫搬家。倪玉蘭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同遭當局打壓的人,她非常同情王藏家人的處境,也力所能及地幫助和呼籲外界關注。

她說:“王藏家裡遭受這種打壓吧,其實很多人,包括我。你抓了王藏,不能這樣攪得人家無法正常生活。他們用扣押人家的銀行卡、手機,把人家的網線給斷掉,不讓人家正常生活,看著人家,寸步不離。來了快遞,他們立刻就搶走。完全是侵害人家的人權的。”

王藏,原名王玉文,為異見詩人、影視編劇及畫家。 2012年搬入北京宋莊藝術區。

2014年10月,因在網上發布撐黃傘照片,並舉辦詩歌朗誦會聲援香港佔領運動,王藏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關押9個月後,檢察院作出不予起訴的決定。王藏關押期間,他的妻子受國保騷擾,並在宋莊的工作室曾多次遭到逼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