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女子樂隊和外國禁片:北韓的另一面


北韓牡丹峰樂團在平壤演出,背景是美國迪士尼電影《白雪公主》畫面(2012年7月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5 0:00

今年元旦,在北韓東平壤大劇場上演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新年演出。這場64分鐘的演出由三池淵管弦樂團擔綱,在其中的動畫電影音樂聯奏環節,三池淵演奏了幾十部動畫電影的主題曲,包括美國的《獅子王》《米奇老鼠》《美女與野獸》《功夫熊貓》等,舞台後面的大螢幕上播放著這些電影的片斷。

除了三池淵外,北韓的女子樂團還有中國人更熟悉的牡丹峰。擁有高超的演奏技巧、精緻的舞美設計和靚麗的面容,這些女子樂團是北韓宣傳機器精心包裝的成果。

與此同時,這些北韓當局塑造的女性偶像也影響著北韓女青年的時尚取捨。娛樂、時尚和那些在北韓地下流傳的外國禁片,是北韓這個神秘國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北韓牡丹峰樂團在平壤演出(2015年10月11日)。
北韓牡丹峰樂團在平壤演出(2015年10月11日)。

“男權朝鮮”的女子樂團​

牡丹峰樂團組建於2012年,外界傳言說金正恩親自參與了樂隊成員的遴選,還贈送了一輛賓士大巴供樂隊在北韓巡演時乘坐。這個成員均為女性的樂團使用西洋樂器伴奏,舞美設計與南韓樂隊少女時代不無相似之處。同時,樂團成員均有軍銜,也會身著軍裝表演。

2017年在一次慶祝北韓導彈發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樂團幾名成員在舞台表演絃樂四重奏,風格類似中國觀眾熟悉的女子十二樂坊。舞台後方的大螢幕上則反復播放著北韓導彈升空的畫面,台下觀眾隨著演出手舞足蹈,其中不乏身著軍裝和幹部服裝的觀眾。

2017年在一次慶祝北韓導彈發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樂團在舞台表演.
2017年在一次慶祝北韓導彈發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樂團在舞台表演.

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達茜·杜勞特(Darcie Draudt)表示,牡丹峰樂團是北韓重要的形象工程。杜勞特對美國之音表示:“牡丹峰樂團展現的是北韓人性的一面。”

杜勞特同時指出,在以男性和軍事為主導的北韓政壇,像牡丹峰樂團這樣的女子樂隊是被這個男權國家精心包裝、嚴格控制的。杜勞特說:“與其關注這些女性是不是婦女解放的代表,我們更應該關注北韓是如何利用她們實現兩個目標的:一個是給北韓本國人展示平壤的性別文化,一個是吸引國際社會的目光。”

北韓牡丹峰樂團成員現身北京國際機場,準備離開北京(2015年12月12日)
北韓牡丹峰樂團成員現身北京國際機場,準備離開北京(2015年12月12日)

而北韓的女子樂團也確實成功吸引了國際社會的目光。在前不久的南韓平昌冬奧會開幕前一天,來自北韓的另一支女子樂隊三池淵管弦樂團在平昌附近的江陵市舉辦了演奏會。演出前主辦方在網上送出1000張免費門票,吸引了15萬南韓觀眾報名。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場90分鐘的演出幾乎沒有夾雜任何與政治相關的內容,140人組成的三池淵樂團除了演奏傳統曲目《阿里郎》外,還演奏了南韓80年代的流行樂、莫札特的40號交響曲,還有被許多歐美音樂人翻唱過的《你鼓舞了我》(You Raise Me Up)。

現場觀眾認為演出水準遠超他們的期待,也有觀眾認為金正恩是難以捉摸的人。一名36歲的南韓女觀眾嚴元仙(Eom Won-seon,音譯)表示:“金正恩最近才用軍事威脅過全世界,而現在他給我們帶來了一場幾乎沒有北韓宣傳的演出。演出傳遞的資訊過於和平,更加印證了我認為金正恩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

除了給外界展示北韓的“軟實力”外,這些北韓官方塑造的女性形象又怎樣影響著北韓人的消費和品位?通過一些“脫北者”的講述,我們知道這些樂手是北韓年輕女性競相模仿的物件。

北韓有著嚴格的人口控制,從北韓脫離出來的人被稱為“脫北者”。據南韓統一部的資料,2002年北韓發生嚴重的通貨膨脹後,每年定居南韓的脫北者約在1200到3000人之間。

幾年前和家人一起逃離北韓到南韓定居的李雪花對香港端傳媒表示,北韓女性的著裝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年輕女性模仿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和中央藝術團演員的穿著,這是以前無法想像的。

另據一些南韓和日本媒體報道,除了北韓傳統服飾外,高跟鞋、西裝褲配白襯衫,或是短袖長裙搭配時尚的手包,都是北韓年輕女性常見的打扮。

貓鼠遊戲:北韓的地下禁片市場

不少赴北韓觀光的遊客都曾在網上分享過北韓嚴格的邊檢,DVD、雜誌、相機、手機都是排查對象,特別是與南韓和美國有關的“宣傳材料”更是被嚴格防範著。

但即便是這樣,盜版的外國電影、電視劇仍然在北韓地下流傳。

現居美國的脫北者、人權活動人士朴延美對NPR表示,她曾經把窗戶蓋住,把電視的聲音關小,在家偷偷看美國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

今年24歲的樸延美說:“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我非常困惑。我從來沒有聽到我爸爸對我媽媽說他愛她。我媽媽也沒有說過她愛我。我曾認為愛只能是對偉大領袖表達的。”

定居南韓的脫北者金申姬對端傳媒表示,她小時候就看過美國電影,甚至是美國的諷刺電影《刺殺金正恩》(The Interview)也被人悄悄帶進北韓播放。她表示,雖然政府名義上下達了禁令,但看禁片的人到處都是,政府“抓不過來”。

另一位定居南韓的脫北者李軼平說,自己是南韓影星安在旭的粉絲。

美國公誼服務委員會(American Friends Service Committee)研究對北韓人道主義援助和和平建設的丹尼爾·賈斯珀(Daniel Jasper)表示:“人們對北韓有許多誤解,比如認為北韓是密不透風的資訊黑洞,或者有謠傳說人們只能剪某幾種髮型,這些都是不真實的。”

賈斯珀表示,外界應該增加對北韓的瞭解,不要把北韓看成一個“無面人”。

美國天主教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安德魯·楊(Andrew Yeo)也表示,北韓仍是一個極權政權,但北韓社會也在發生很多變化。楊教授說:“因為地緣政治的原因,我們常以雙重標準看待朝鮮。但如果不瞭解北韓社會的變化,只強調北韓的極權,對於解決北韓問題真的有幫助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