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首日彈劾調查公聽會似未改變華盛頓任何人想法


負責歐洲和歐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喬治·肯特和美國駐烏克蘭臨時代辦威廉·泰勒在眾議院宣誓作證。(2019年11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5 0:00

美國國會眾議院星期三(11月13日)就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彈劾調查舉行了一天的公聽會。此次公聽會並沒有改變華盛頓政壇內任何人的看法。特朗普的批評者認為他濫用職權要求烏克蘭對美國民主黨人進行政治調查。總統的鐵桿盟友則堅信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特朗普在推特上稱“這個彈劾騙局開了一個如此壞的先例,對我們的國家來說太糟糕了!”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

Replying to @realDonaldTrump

....anywhere, so we’ve now had 3 years of the Democrats chasing Donald Trump. Nancy Pelosi’s worried about the American voter looking for someone to blame for that eventually. Look at her own story in the House. What have they done? The average American can’t identify anything...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that the House Democrats have done since she’s become Speaker, other than chase Donald Trump.” This Impeachment Hoax is such a bad precedent and sooo bad for our Country!

41.2K

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16.1K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但是眾議院民主黨領袖、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說,特朗普的行動等於是賄賂,也就是扣住給烏克蘭的3億9千1百萬美元的軍事援助,同時要求對烏克蘭對他在2020年大選中的主要民主黨挑戰者之一、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進行調查。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在彈劾調查公開聽證會後第二天早晨對媒體講話。(2019年11月14日)

佩洛西在記者會上說,“賄賂就是給予或扣住軍事援助,以換取烏克蘭公開聲明對選舉進行虛假調查。這就是賄賂。 總統承認了並說這是完美的,我說這是完全錯誤的。這是賄賂。”

特朗普還說,星期三公開作證的兩位職業外交官有關他如何讓烏克蘭總統對拜登進行調查的證詞“是個笑話”。他還興奮地轉推支持者的評論,包括眾議員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的話。梅多斯稱星期三的聽證是“毫無根據的彈劾幻想的重大挫折”。

但是有可能很快會推動彈劾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杰羅德·納德勒(Jerrold Nadler) 說,當天的證詞“相當確鑿”。不過,納德勒說,他“目前”對是否應起草彈劾條款仍未定論。

白宮顧問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告訴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總統非常平靜。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因為昨天沒說出什麼新鮮事。”

星期三是美國眾議院舉行的數天彈劾調查公聽會的第一天,也是美國的重頭新聞。在美國243年曆史上, 對總統展開彈劾調查這只是第四次。但是康威卻對此不以為然。

美國目前駐烏克蘭的最高級別的外交官威廉姆·泰勒(William Taylor)星期三作證說,他手下的一名工作人員7月26日在基輔一家餐館聽到了特朗普和戈登·桑德蘭( Gordon Sondland)之間的手機交談。桑德蘭曾為特朗普政治捐款1百萬美元,後被特朗普任命為美國駐歐盟大使。

在此一天前,特朗普在白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了半個小時的電話, 他要澤連斯基“幫個忙”,對拜登父子展開調查。與此同時,特朗普將烏克蘭打擊東部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所需的3億9千1百萬美元的軍事援助扣住不放。

泰勒說,他的助理大衛·霍爾姆斯(David Holmes)告訴他, 桑德蘭說,他認為特朗普更關注其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所推動的烏克蘭對拜登父子展開調查而不是烏克蘭的其他事務。

參與彈劾調查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成員、民主黨眾議員杰姬·斯皮爾(Jackie Speier)稱之前沒有公開的這段談話“很有爆炸性”。

但是白宮顧問康威說:“你恭敬地把這個稱為證據。但在真正的法院裡,我們不會將這樣的東西稱為證據:哦,我的工作人員中有人回想听到了總統與他人的對話。他們認為聽到總統用了'調查'一詞,這並不是我們偉大民主制的正當程序和法治所允許的。”

特朗普說,他對所說的桑德蘭從基輔打來電話一事“一無所知”。

彈劾調查人員星期五將對泰勒的助理霍爾姆斯進行問話。桑德蘭定於下週三公開作證。他已在閉門場合作證了幾個小時,他對調查人員說,他曾告訴澤連斯基的一名助手,除非烏克蘭領導人公開承諾對拜登進行調查,否則烏克蘭不會獲得軍事援助。

特朗普曾稱讚桑德蘭是一位“偉大的美國人”,但是在桑德蘭修改證詞說對烏克蘭的援助是有條件的之後, 特朗普說,“我基本上不認識這位先生”。

特朗普否認跟澤連斯基提出了交換條件,既用調查拜登來換取軍事援助, 並說他與澤連斯基的通話是“完美”的。兩位領導人通話是在7月25日。在55天的延誤之後,特朗普於9月11日在烏克蘭沒有調查拜登的情況下,為軍援放行。

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說,援助最終被放行,這一事實構成了關鍵證據,證明沒有交換條件。他們還指出,泰勒和國務院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官員喬治·肯特(George Kent)作證說, 在烏克蘭事件發生期間,他們與特朗普沒有任何個人交往。

特朗普稱在公聽會上作證的外交官們是“永遠反特朗普的人”。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NEVER TRUMPERS!

65.4K

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35.2K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但是兩位作證者否認自己是“永遠反特朗普者”,他們說自己長期任職於外交界,在共和民主兩黨政府都效過力。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接下來將注意力轉移到星期五五美國前駐基輔大使瑪麗·約瓦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的證詞。特朗普於今年早些時候在她任期還有幾個月才會屆滿的時候將其撤職。

美國職業外交官們說,她是在特朗普派其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監管烏克蘭事務之後被解職的,而他們眼看著她受到這樣的待遇,卻無能為力。在國務院正常渠道之外監管烏克蘭事務的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將約瓦諾維奇視為烏克蘭啟動拜登調查的障礙,並要求將她解職。

特朗普在7月與澤連斯基通話時,稱約瓦諾維奇為“壞消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