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四名美國警察在眾議院對1月6日國會衝擊案的調查中作證


美國國會警察鄧恩在國會眾議院對2021年1月6日國會大廈衝擊案的調查中作證。他在講述中留下淚水。(2021年7月27日)
四名美國警察在眾議院對1月6日國會衝擊案的調查中作證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43 0:00

四名美國警察週二含淚向美國國會調查委員會講述了一些扣人心弦的細節,講述今年1月6日一群憤怒的前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如何衝進美國國會大廈,試圖阻止民主黨人拜登在去年11月總統選舉中的勝選結果獲得認證,但最後徒勞一場。

這幾名警察中有兩名是美國國會警察局成員,另兩名就職於華盛頓大都會警察局。他們說,當大約800名騷亂者衝破人手不足的執法部門的阻攔,用種族和政治綽號嘲諷他們,與他們肉搏,向他們噴灑化學刺激物,並搶奪他們的盾牌和手槍時,他們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他們是在有關六個多月前這起致命混亂的公開聽證會第一天發表了證詞。那場混亂是兩個多世紀以來對美國國會大廈的最嚴重襲擊,國會大廈常被視為美國民主的象徵。聯邦眾議院的七名民主黨議員和兩名共和黨議員組成的一個特別委員會與全國電視觀眾一起,聚精會神地聽取了證詞。

在三個半小時的聽證會上,美國國會警察戈內爾(Aquilino Gonell)作證說:“騷亂者稱我為'叛徒',是'恥辱',並高喊我(一名退伍軍人和警察)應該被'處決'。”

“那天我們所遭受的一切就像是中世紀戰場上的東西,” 戈內爾說。“為了阻止一群意圖顛覆我們民主進程的暴力騷亂者入侵國會大廈,我們進行了徒手的、寸土必爭的戰鬥。”

戈內爾說,他一度被暴徒的襲擊壓倒了。

“我當時想,'這就是我的死法了吧,'”他說。

華盛頓大都會警局的警察法農(Michael Fanone)告訴國會議員們:“我被抓住、毆打、電擊,同時被稱為我的國家的叛徒。我當時差點被奪走槍支並被自己的槍殺死。”

“我一次又一次地被泰瑟槍電擊,” 他回憶道。“我確信我當時在尖叫,但我想我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

自國會大廈發生騷亂以來的幾個月裡,不少共和黨人為了試圖免除特朗普的責任,弱化國會大廈的暴力事件。特朗普在事發當天向他的支持者發出告誡,讓他們“拼命鬥爭”,推翻顯示他輸給拜登的投票結果。有一名議員表示,進入國會大廈的800人跟遊客差不多,而有一些共和黨人則投票反對錶彰那些保護國會大廈的警察。

共和黨領導人堅稱,執法機構和其他國會委員會正對這場騷亂進行充分的調查,他們稱,最新的這次調查只是一次政治動作,目的是在明年中期選舉之前讓共和黨難堪。

法農手拍證人桌高呼道:“對我的同事們表現出的冷漠是可恥的。”

華盛頓大都會警察局的警察霍奇斯(Daniel Hodges)在事發當天被擠壓在通往眾議院樓層的一扇門和其門框之間。他說,一名騷亂者當時對他大喊,“你會跪著死掉的!”

他說,警方當時沒法擋住數量激增的抗議者。他說,一名騷亂者“把拇指伸進我的眼睛裡,試圖把它挖出來。”

霍奇斯說,當他被困在門口時,“我尖叫著求救”,後來“謝天謝地,越來越多的警察”趕來救了他。

美國國會警察局的非裔警察鄧恩(Harry Dunn)說,他在與騷亂者的對話中承認自己把票投給了拜登,於是他們就用惡毒的種族主義稱謂罵他。

“那天發生的事情至今還讓我很難受,” 鄧恩說。他要求默哀片刻,以紀念1月6日幫助保衛國會大廈的同事西克尼克(Brian Sicknick)。西克尼克在事發後的第二天死於

一名騷亂者在混亂中被一名國會警察開槍打死,三名騷亂者死於醫療緊急情況,另外兩名警察在事發後的接下來幾天中自殺。現已有500多名騷亂者被指控犯有一系列刑事罪行。

鄧恩說,1月6日的記憶“對我來說還沒有結束,無論是身體上還是情感上”。他說他正在接受心理治療。

而對於那天的抗議者們,他說出了最後一點想法:“你們那天都試圖阻撓民主,但你們都失敗了。”

參議院共和黨人阻止成立一個兩黨調查委員會來查明1月6日這場致命的混亂是為何以及如何發生的。

於是,在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不顧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的反對,任命九名成員組成眾議院特別委員會,其中包括兩名公開直言批評特朗普的共和黨人---懷俄明州的聯邦眾議員切尼(Liz Cheney)和伊利諾伊州的聯邦眾議員金辛格(Adam Kinzinger)。

麥卡錫曾提名了五名共和黨人進入該委員會,但佩洛西行使其特權,以對調查有偏見為由拒絕接納兩名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俄亥俄州的聯邦眾議員喬丹(Jim Jordan)和印第安納州的聯邦眾議員班克斯(Jim Banks)。麥卡錫隨後撤回了他對其他三人的任命。

聽證會開始時,調查委員會主席、密西西比州的聯邦眾議員湯普森(Bennie Thompson)表示,“有些人試圖否認所發生的事情,粉飾它……讓我們把話說明白。試圖剝奪我們民主的騷亂者們是被一個謊言推到這裡的。” 他說,這個謊言就是特朗普是因為竊選而失去了第二屆白宮四年任期。

直到今天,特朗普仍沒有根據地聲稱,他才是合法的勝選者,而不是拜登。

麥卡錫週一嘲笑切尼和金辛格參與民主黨領導的調查委員會,稱他們為“佩洛西的共和黨人”。

切尼是美國前副總統迪克·切尼的女兒。她駁斥了調查毫無意義的說法。

“如果那些責任人不被追究責任,”她在聽證會開始時說,“如果國會不擔起責任採取行動,這仍將是我們憲政共和國的一個惡性腫瘤。”

在接下來的幾周里,調查委員會可能會傳喚許多證人,可能包括特朗普,請他們就這場對峙發生之前及展開過程中所知道的情況作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