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自由之家: 中俄進攻民主恰因極度虛弱

  • 蕭雨

自由之家”2018世界自由度報告說,民主遇襲,四面楚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3 0:00

民主遇襲,呈退潮之勢,全球自由度連續第12年持續惡化,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跌至最低點——美國一知名非政府組織的最新年度報告為2017年塗抹上一層陰鬱的色彩。

致力於民主、政治自由和人權研究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星期二(1月16日)在華盛頓公佈了《2018世界自由報告》。在報告評估的195個國家和地區中,一半以上(55%)被評為“不自由”或“部分自由”。

中國大陸一如既往地被列為“不自由”國家,在總分100分中只得到14分。香港地區已經降低的自由度再受重創,以59分被評為“部分自由”。西藏地區的自由度全世界最低,僅得到1分,比北韓還差了2分。

“自由之家”主席邁克爾·阿布拉莫維茨(Michael Abramowitz)說,在世界範圍內,民主的基本信條——保障自由、公平的選舉、少數族裔權利、出版自由和法治四面楚歌。

“我們認為民主正面臨冷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他說。

2017年的一個重大發展是作為民主燈塔的美國的撤離。“自由之家”指出,過去七年來,美國的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緩慢下降,但去年這種下降驟然加速。這一方面歸咎於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俄羅斯干擾了2016年的總統大選,另一方面,在新任行政當局的領導下,美國的政治透明度降低。

報告說,民主退潮本身足已令人擔憂,但與此同時,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專制政權利用這個機會,一方面在國內加強鎮壓,一方面將其惡性影響輸出至其他國家。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勞拉·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說: “習近平和普京在他們的國境之外破壞民主的做法和他們在國內試圖鞏固權力密不可分。”

報告說,中國和俄羅斯堅定地認為,民主對其壓迫性政權構成挑戰。相比俄羅斯,北京的野心更大,也具備更多的資源去實現這些野心。比如,北京建立了可以觸及全球的宣傳和審查機構;利用經濟脅迫和其他手段試圖影響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民主國家;迫使多個國家將在海外尋求避難的中國公民遣返,並為從東南亞到非洲的壓迫性政府提供他們渴求的外交和物質支持。

曾在美國國務院和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的羅森伯格說:“我認為美國對此沒有給予足夠的注意,直到最近媒體、學術界、政策制定者才開始注意這一點。”

上星期,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拒絕接受一筆來自“中美交流基金會”的捐款,擔心這個由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創立的基金會與中國政府關係過於密切,可能影響學術自由和誠信。

羅森伯格對美國之音說,認識到這些威脅是第一步,但美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一方面搞清楚中國政府正在做什麼,一方面採取行動將其逼退。

“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如果不加以限制,用威權取代民主規範的結果顯而易見——這意味著自由媒體被宣傳喉舌一統天下;反對派被邊緣化;統治者被塑造成萬能神;國家控制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信息難逃審查和纂改……

美國進步中心專家約翰·諾里斯(John Norris)說:“這對於全世界的民主而言都應該是一記警鐘。我們的確在經歷嚴重的倒退。”

不同於一般的主流觀點,諾里斯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世界各地對民主的大舉進攻恰恰反映出這兩個政權的虛弱。

以中國正在大力推廣的人臉識別技術為例,他說,一個大權在握的政府,掌握著十幾億人的面部信息,不斷追踪他們,給他們打分,判斷誰是良民,誰可能對政府構成潛在威脅。當你對自己的統治缺乏信心時,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諾里斯說:“表面看來,中國和俄羅斯的確是破壞民主的主要力量,但這背後的驅動力卻是極度的虛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