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黃循財獲確認出任新加坡下任總理 面對美中交惡會否選邊站?


黃循財(資料照片)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未來的接班人選明朗化。早前被推選為第四代團隊領導人的財政部長黃循財,獲確認將成為下任領導人。多年來,新加坡一直致力與美中兩國維繫良好關係。目前美中關係冰封,未來新加坡在黃循財領導下會作出什麼調整,備受關注。

黃循財獲確認出任新加坡下任總理 面對美中交惡會否選邊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6 0:00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4月16日召開記者會,回應接班人問題,確認在下屆2025年大選之前,或執政人民行動黨勝出大選後,由財長黃循財接棒。他說,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防務對話開幕式上講話(2015年5月29日)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防務對話開幕式上講話(2015年5月29日)

李顯龍說:“我也很高興部長和議員們明確肯定了黃循財的表現和人格,一致推舉他成為他們的領導,我有信心由黃循財領導的第四代團隊將可以帶領新加坡克服各種困難,為國人帶來更多的福祉。”

執政人民行動黨前主席許文遠早前逐一徵詢每名內閣部長意見,19人中有15人支持由黃循財接棒。李顯龍說,有關決定具備廣泛共識。

黃循財說, 國家面臨許多挑戰,只有全力以赴才能克服。

黃循財說:“在過去兩年裡,第四代領導團隊一起對抗疫情,建立起了非常好的默契和更強的凝聚力,接下來我們會全心全意地為國家和國人服務。”

抗疫有功民望急升

49歲的黃循財是公務員出身,曾任李顯龍的私人秘書,2011年開始步入政壇,當選國會議員後,曾任文化部長、國家發展部長和教育部長。 2021年1月起出任新加坡“抗新冠疫情政府跨部門工作組”聯席主席,指揮抗疫工作。 2021年中旬工作組調整策略,帶領新加坡由“清零”轉向“與病毒共存”,最終穩住疫情,黃循財聲望急升,加上原本被視為下任新加坡總理人選的副總理王瑞傑宣布不會擔任第四代領導班子領袖,當時黃循財就被視為接任人選之一。

台灣中央社引述分析認為,李顯龍將重組內閣,並由黃循財出任副總理,為未來接任總理作好準備。黃循財透過政府抗疫工作小組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執掌財政部的表現也不俗,再加上他處事相對低調謹慎、爭議較少,是黨內“最有共識”的人選,這些都是他最後出線的原因。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美國密歇根大學一名教授的話說,選擇黃循財出任第四代領導班子是“安全的決定”, 並形容黃作為政界人物更像是技術官僚, 有助於長期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維持現狀。

莊嘉穎:公務員出身無過人之處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相信, 黃循財的施政會沿襲新加坡一貫的路線。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 (莊嘉穎提供)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 (莊嘉穎提供)

莊嘉穎說:“他的過人之處就是沒有過人之處。公務員體係出來比較會按部就班,比較服從命令,可能在執行方面相當強。他在整個決策過程裡自己的成分佔多少並不是很清楚,因為新加坡政治領導層比較注重集體領導,以團隊的意願為主,團隊勝於個人。‘遠離清零’等等應該不是黃循財一個人能做的決定。很多人對他的政治生涯,對他的政見不是很清楚,因為他相對低調、謹慎處理、奉公守法,比較不會展示自己的特色。”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建國以來一直由人民行動黨執政。莊嘉穎推測,黃循財應該會在下屆大選前接替李顯龍出任總理,交棒過程會考慮到疫情、俄烏戰爭 、經濟復甦和美中關係等各種因素。

自2013年以來,中國一直是新加坡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2021年的貿易額超過7,500億元人民幣。美國則為新加坡最大的外資來源國。

新加坡向來秉持“不選邊站”策略,維持與美中兩國的關係。莊嘉穎說,如今美中關係緊張,未來在黃循財領導下,新加坡會如何因應調整,仍需觀察。

莊嘉穎說:“它(新加坡)的政治經濟取向就是希望在美中之間扮演某種樞紐的角色從中獲益,背後的利益是美中利益有極大的重疊。在美中關係緊張的情勢下,新加坡能從中獲益的空間也會越來越小,甚至需要讓新加坡承擔某些風險和代價。這也是黃循財政府的考驗。他能否調整?怎麼調整?調整的力度又是否到位?”

李顯龍:新中關係須非常小心處理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牽動美中關係。中國與美國針峰相對,不僅拒絕把俄羅斯出兵視為侵略,沒有加入製裁俄羅斯行列;也繼續維持與俄烏兩國正常貿易關係,甚至還增加對俄羅斯採購。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4月1日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專訪時表明對烏克蘭危機的立場,他說,主權和領土完整對於新加坡這樣一個小國來說,是一個不容妥協的根本原則。不要順理成章把烏克蘭問題定義為中國已經站在錯誤的一邊,讓這個問題變成一個民主主義與專制主義之間的鬥爭。

李顯龍說,若在中國與美國之間下錯賭注,就要付出代價。新加坡必須非常小心處理和中國的關係。

旅居台灣的新加坡社運人士鄞義林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認同這個觀點。

鄞義林說:“如果他們(新加坡)太親中,西方民主國家覺得不可靠的話。他們可能就會跟泰國,跟馬來西亞有更好的關係。新加坡一直以來都被西方視為東南亞一個很可靠的國家,如果過於親北京的話,這個價值就會減少。如果新加坡比較偏美國的話,中國會如何反應,從現在中國怎樣對待澳大利亞和立陶宛就可以看到端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