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金里奇指 美中之間是“文明”的較量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特朗普總統的堅定支持者紐特金里奇( Newt Gingrich)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9 0:00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特朗普總統的堅定支持者紐特•金里奇( Newt Gingrich)星期二(4月9日) 在華盛頓說,美中之間是長期的有關“文明的”衝突。在這場較量中,美國正在“失去”。與此同時,美國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說,中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和最長期的地緣風險。

金里奇:美中之間是文明的較量

金里奇是在美國“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 舉行的一個圓桌會議上做出上述表示的。他說,美中之間“將是一場長期的有關‘信仰自由與信仰具有中國特色的文明’之間的較量。這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不是國家間的。”

他還警告說,“美國正在失敗”。他說,美國現在的問題是“還沒有醒來,不清楚問題是甚麼,也不清楚應對的規模有多大。” 另外,他還說,美國到現在還還沒有形成政治基礎來應對中國。

金里奇說,中國不同,中國已經取得了令人不安的三大戰略勝利,包括佔領和有效控制南中國海;中國帝國建設已經伸入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在全球5G網絡市場可能已經取得了不可逆轉的上升趨勢。

“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三月底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成立。委員會主席布萊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在圓桌會上說,委員會是一個獨立的、無黨派的團體,目的是教育和告知美國公眾和政府決策者,有關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威脅。

這是美國歷史上第四次組建和發起類似的委員會。第二個“應對當前危險委員會”曾幫助里根政府解體蘇共。

克魯茲:中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大、最長期的地緣風險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星期二也在“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的圓桌會議上發表講話。他說,中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大的也是最長期的地緣政治風險。

他說:“中國是我們最大的經濟風險,也是最大的軍事風險,他們在擴張自己的影響力並試圖遏制我們的影響力,在這方面他們也是風險。”

他說,應對中國最好的辦法是透明化,揭示真相,在“黑暗中點起一盞燈”。

他說:“歷史告訴我們,獨裁者害怕真相。暴君和獨裁者總是看起來比較強大,直到他們崩潰的時刻。為什麼強大的中國如此害怕天安門事件?”

他說,因為暴君害怕真相,美國更應該高聲說出中國打擊維族穆斯林、西藏以及壓迫宗教自由的真相。 “在黑暗中點亮一盞燈”。

克魯茲認為另一個有效的辦法是加強軍力來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

他說: “我們在太空的弱勢非常大。中國正在投資數十億美元在打造太空攻擊武器。擁有第五代的戰鬥機確實很好,但是如果自動導航系統失敗,我們怎麼安全降落?” 他說:“我們必須加大力度防禦太空來應對中國干擾美國衛星的能力。”

班農:習近平是“新皇帝”,西方政府與中國體系“不相容”

特朗普總統的前首席策略師斯蒂芬•班農(Stephen K. Bannon)也在圓桌會議上發言。班農說,西方的政府體系和中國的政府體係並不兼容。他說,“一方勝利便是另一方的失敗”。

他稱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是“新皇帝”,中國共產黨正在採取“激進”的策略壓迫中國人民。班農在演講中還指責西方大公司不僅“出賣”美國人民也在“出賣”中國人民。

他說:“麥肯錫的這些傢伙們、所有博斯艾倫的傢伙們,所有的法律事務所,所有的會計師事務所、高盛,我的老東家,所有的商業銀行,所有的,他們都甚至中國政府對待維吾爾族人、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少數民族的人以及中國人民的被努力。

班農說,現在是決定性的時刻。一百年以後的人民會記住我們。我像你們保障,我們會揪出這些出賣我們還在持續出賣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的精英。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