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迪士尼承認《花木蘭》引爭議 美議員痛批電影為中共宣傳


北京一個公交車站的迪士尼電影花木蘭的廣告。 (2020年9月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8 0:00

迪士尼公司公開承認,耗資兩億美元的迪士尼動畫真人版《花木蘭》部分場景選擇在新疆拍攝的決定為他們引來了許多“關注”。 《花木蘭》上週末在除中國之外的全球各地放映後引起各界罵聲不斷。多位美國國會議員也紛紛嚴厲表態,譴責迪士尼對中國卑躬屈膝的態度。

據彭博社報導,迪士尼公司首席財務官麥卡錫(Christine McCarthy)星期四(9月10日)在參加美國銀行一場討論會上發言時說,《花木蘭》大部分的場景都是在新西蘭拍攝,但那20個在中國拍攝的地點是為了展示一些“獨特的風景和地理環境”,目的是希望能更準確的描繪作品中那個國家歷史背景的樣貌。

“這引起了很多關注(publicity),”麥卡錫坦承地說,“我們談到這就好。”

重金打造變“燙手山芋” 美議員連番譴責、發函麥卡錫並未進一步說明獲得了什麼樣具體的“關注”,不過她這番說法等於承認了電影上映後所引起的巨大爭議。

耗資兩億美元、爭議不斷的迪士尼動畫真人版《花木蘭》上個週末在全球少數幾個國家院線和Disney+串流平台上映後,因為在新疆拍攝並與新疆地方當局合作而飽受批評。該影片在片尾鳴謝中特別對新疆自治區宣傳部門和公安部門表示感謝,引起各界撻伐。

麥卡錫稱,在中國拍攝電影需要尋求有關政府部門的核准。 “在電影裡答謝那些允許你拍攝的國家和地方政府是很常見的,”麥卡錫解釋說。

不過,多位美國國會議員仍無法接受製片方選擇與涉及侵犯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穆斯林的中國有關當局合作。

“這是個事,基本上他們是去感謝那些集中營,那些集中營的工作人員和執行人員,他們欠公眾一個解釋,”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對美國之音說。

《花木蘭》電影過去這週末在全球播映後,迅速在推特上發文譴責迪士尼公司的霍利參議員星期三(9月9日)致函迪士尼首席執行官查派克(Robert Chapek),譴責該公司在製作電影《花木蘭》期間“粉飾仍在持續的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進行的種族滅絕行為”。

霍利參議員在信里特別提到,《花木蘭》在片尾的鳴謝中對新疆吐魯番公安局以及中共在當地的宣傳部門表示“特別感謝”。

他說,“迪士尼對正在進行的維吾爾族種族滅絕事件的粉飾”違反了公司應有的原則。

霍利還在信中對迪士尼公司提出多項質問,包括是否會將《花木蘭》撤出迪士尼+串流平台,以及是否會把這部電影的利潤捐給致力於打擊新疆的人口販賣和其他暴行的非政府組織等。

“孝親”變“忠君” 美議員擔憂中國勢力影響已不僅限審查

《花木蘭》星期五(9月11日)在中國院線上映。不過,還未正式登上中國電影院大熒幕,就被身處海外的分析人士批評“電影侮辱了中國經典”,稱改編過後的真人版《花木蘭》強調宣揚“忠君”思想,歪曲原本的“木蘭代父從軍”傳說中所表達“孝”的主題,這是在配合中國“正能量”論述。

迪士尼、荷里活等美國影視產業受中國共產黨勢力影響的問題早已被美國國會深切關注,而滲透的程度或已不再僅限於內容的審查。參眾兩院也多次就有關問題召開聽證會討論。

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下屬的國際貿易、關稅和全球競爭小組委員會曾在今年六月底就中國信息審查制度所構成的經貿障礙召開聽證會。該小組委員會主席、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寧(Sen. John Cornyn, R-TX)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很明顯的,這種情況正變得愈來愈普遍。”

“大部分的人對於這些事可能不是真的很了解,”科寧參議員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說,“在我看來,這像是另一個案例,他們又可以逃過對維吾爾人和在中國嚴重的人權侵犯問題,電影某種程度上甚至有點像在美化他們。如果人們再挖掘深入一點,我認為許多人就會覺得很恐怖。”

霍利參議員對美國之音提到,他擔心的是中國政府信息審查的觸角已經伸進到美國影視文化領域的核心。霍利說,他察覺美國的影視創作領域似乎已習慣遵守中國政府的審查規定。

他說,“我認為令人擔憂的是美國的製片商已屈服於中國政府審查的要求,願意卑躬屈膝聽從於中國政府和取悅中國政府,就像我們最近在迪士尼看到的那樣。”

“我們近來有看到報導,談到製片商是如何根據他們認為中國觀眾、中國政府會接受的角度來選角。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導致他們違反了基本的美國原則,也就是我們對平等自由的承諾,”霍利對美國之音說。

來自田納西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布萊克本(Sen. Marsha Blackburn, R-TN)星期四在推特上直接批評迪士尼是在幫中國政府做宣傳。

“迪士尼的《花木蘭》是共產主義中國審查制度如何從中國大陸伸向了各地的縮影,”布萊克本說,“這部電影不過就是一部由美國媒體集團製作出來的很花俏的宣傳片。”

美企的處境:中國市場和美國價值二選一

中國經濟的胡蘿蔔和審查制度的大棒子為包括好萊塢在內等美國各個想進軍中國市場的產業帶來了無形的雙重壓力。美國製片商一方面為了想獲得廣大中國觀眾的歡迎,一方面要避免觸及北京不悅的領域。

霍利擔憂地表示,迪士尼《花木蘭》這樣的情況不是第一,也不是唯一的案例。美國企業會為了爭取中國經濟的胡蘿蔔而迎合中國政府施行自我審查的情況已屢見不鮮。

“(這樣的情況)會愈來愈多,因為中國政府清楚地知道美國公司想要進入中國市場,就像我們看到NBA那樣,”霍利說,“中國政府不怕向美國公司施壓,要他們向北京的各種要求屈膝。”

霍利呼籲美國企業能挺住立場,不要為了中國市場而放棄美國所支持的普世人權價值。 “我認為美國公司必須站穩立場說,聽著,我們不會妥協放棄我們的基本原則,我們絕不會妥協、違背美國的法律,我們不會為了想要獲得甚麼,為了取悅北京而妥協我們作為美國人所認同的事情,”霍利說。

“如果他們現在不做出那樣的決定,以後就會愈來愈困難。”

“中國可能是個很重要的市場,但我們必須堅信美國的一些事情,”國會中時常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斯科特(Sen. Rick Scott, R-FL)對美國之音說,“作為美國人,我們深信全世界的普世人權,而不是只有美國的人權,也不是只有在方便的時候才相信人權。”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