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別樣虎子 – 陳納德將軍外孫側記


爵士低音大提琴手Paul Sikivie。 (美國之音燕青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07 0:00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太平洋兩岸聞名遐邇的[飛虎隊]將領陳納德將軍(Claire Lee Chennault)1958年在美國逝世。他與第二任妻子、著名記者和社會活動人士陳香梅育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女兒是頗有名氣的中國古代文學學者Cynthia Louise Chennault Cynthia 後來嫁給了從比利時到美國留學、工作的物理學家Pierre Sikivie。他們育有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名叫保羅,即Paul Sikivie

話說[將門出虎子]。今年37歲的保羅,從未想過從軍,但是從他堅持走自己的路的那一份執著,似乎隱約可見[飛虎將軍]執拗的身影

Paul Sikivie (右) 與父親Pierre Sikivie、母親Cynthia Chennault、弟弟Michael、外祖母陳香梅在陳香梅生前位於華盛頓水門飯店的寓所。 (照片來源: Cynthia L. Chennault)
Paul Sikivie (右) 與父親Pierre Sikivie、母親Cynthia Chennault、弟弟Michael、外祖母陳香梅在陳香梅生前位於華盛頓水門飯店的寓所。 (照片來源: Cynthia L. Chennault)

他出生的時候,外祖父已經去世多年。提到[飛虎將軍],保羅說:感覺他更多地是屬於外面的世界,” 而且說,從小的時候起,外祖父的傳奇人生對家人來說,也頗有嘆為觀止的感觸

14歲的時候,保羅就已經知道自己要投身音樂行業。又過了幾年之後,他決定去追尋爵士樂的夢。當被問道這中間的決定性因素時,保羅說,有一天收音機裡面播出的著名爵士樂銅管手saxophonist Sonny Rollins演奏的St. Thomas讓他感到震撼,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在他熱衷於爵士樂、不重視課業的青少年時代,沒少給同是大學教授的父母親帶來頭痛。在保羅的記憶裡,父母親對他的追求的不認可,長達一二十年。

保羅的母親回憶說,最終保羅成功被世界聞名的、位於紐約的音樂學院Juilliard所錄取,讓一直擔心他的學業的父母親刮目相看。保羅對我們說,你知道嗎,進Juilliard比進哈佛還要難!”

他的父親Pierre說,保羅本身對音樂、特別是爵士樂的執著,是說服父母親由他去的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這一點,保羅自己說,外祖父如果依然在世,想必也會理解的。

除去執著,曾經登上[時代]TIME[生活]LIFE 雜誌封面的[飛虎將軍]或許也會理解勇於走自己的路這一過程所含有的冒險精神,以及自發組合的爵士樂隊成員之間、或許猶如戰友般的兄弟情誼。

還是在他對爵士樂熱戀萌芽的時候,保羅就認識了鼓手drummer Lawrence Leathers和鋼琴演奏家Aaron Diehl。去年六月,這三劍客當中的鼓手、在三十多歲的年紀,即辭世了。於保羅來說,如同失去了手足。

今年二月初,在紐約尚未封城之際,保羅和其他爵士樂界人士,包括著名的爵士樂小號演奏家Wynton Marsalis,在林肯國家表演中心的一個爵士樂俱樂部Dizzy's Club,為Lawrence Leathers舉辦了紀念演奏會。開場的曲子就是美國現代作曲家Gordon Jenkins 譜寫的道別。保羅還是佔據著他的低音大提琴手的位子。

爵士樂可以說是伴隨我長大成人。這中間,我學到必須為自己的選擇和行為負責,貴在堅持,珍惜此時此刻。

對於一個爵士樂手來說,保羅認為,重要的不光是學校里和書本上的知識,能夠和大師同台演奏、從他們那裡感受到的傳承,也極其重要。

Paul Sikivie於2020年2月3日在林肯中心為勞倫斯·萊瑟斯舉行的紀念音樂會上與歌手塞西爾·麥克洛林·薩爾萬特一起演奏貝斯。 (照片來源: Frank Stewart/Jazz at Lincoln Center )
Paul Sikivie於2020年2月3日在林肯中心為勞倫斯·萊瑟斯舉行的紀念音樂會上與歌手塞西爾·麥克洛林·薩爾萬特一起演奏貝斯。 (照片來源: Frank Stewart/Jazz at Lincoln Center )

面向未來,這位爵士樂大提琴手說,我會繼續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各種想法、感受、價值觀融入到音樂里面;這本身可以說是一個沒有盡頭的旅程。

在內心旅程的同時,保羅和一起走南闖北的不同樂隊組合,已經到過世界上許多地方,除了美國本土、歐洲大部分國家、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南非、阿根廷、摩洛哥等國以外,還去到他的外祖父曾經踏足的中國一些省份、香港和台灣演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