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等人士被要求‘敏感事件’前離開廣州

  • 海彥

網絡圖片 獨立作家黎學文和女友律師黃思敏

在六四28週年及香港七一回歸20週年等敏感事件前夕,廣州當局加強對維權等“敏感人士”的維穩。近年在廣州居住的獨立作家黎學文和原籍湖北的維權律師女友,星期一在國保逼迫下暫時離開廣州。此前,他們曾被要求離開廣州至少半年,或者搬離廣州。

一年多來一直在廣州生活和寫作的自由作家黎學文和經常代理敏感案件的維權律師黃思敏,5月29日上午在當局壓力下,被迫暫時離開廣州,到武漢躲避一段時間。

因參加2014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次私人六四研討會而遭漓江出版社解僱的資深編輯黎學文,星期天在社交媒體上表示,他們的出租屋防盜門又被堵鎖眼,進不了門,盡用下三濫的手段趕他們走,而他們實際上已買好第二天離開廣州的車票。

人在返回武漢火車上的黎學文星期一中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估計是警方授權下小區的人幹的這種齷齪的事情。

他說:“之前,廣州市、海珠區管我的,還有派出所的3家5個人就到我家去了。我們當時說過是25號左右,不過沒有說死。昨天到了28號了嗎,可能就看我們,因為我們門口有攝像頭嘛,看我們還沒有走,就逼迫吧。我質問他們,說我們已經買好了票,明天早上離開廣州,為什麼這樣,他意思說不是他下的指令。 ”

一年多前來廣州到一家出版社任職,但工作被國保干預攪黃的黎學文,今年5月17日寫下一片“喝茶記─廣州,說聲愛你不容易”的雜文,詳細記錄了多位警察第二次集體到他家,要求他和女友黃思敏在六四、七一,以及年底舉辦財富論壇等敏感日必須離開廣州,最好是搬到其他地方去住的詳情。而他們暫時只同意敏感日離開廣州。黎學文對來廣州才一年多,前後遭遇被失業、被禁寫文章、被逼遷、被趕出廣州感到很憤怒。

黎學文表示,他基本上配合和順從當局的意思,不再寫一些批評政府的敏感文章,但仍然遭受打壓被逼搬,意圖就是趕絕他們。

他說:“這個現在是非常普遍的事情,這個事。公民實際上如果你被作為維穩對象的話,就沒有在這個土地上居住的權利了,堵鎖眼就算是輕的了。一旦成為他們的維穩對像後,實際上是喪失了所有的權利。”

黎學文表示,他大約6月20日左右返回廣州,因為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然後七一時候再暫時離開廣州。黎學文曾發文表示,由於女友黃思敏經常接一些敏感案件,早已被當局惦記和關注上了,因此,兩人都成為警察所說的政府的“對立面”。

黎學文:“我們倆肯定都是的了。他(國保)已經去年的時候喝茶時就說,我不能讓黃律師執業轉到這兒來。她本來是武漢律師嘛,一直想轉到廣州來執業,但是他們一直在阻撓。司法廳、司法局放話出來說,堅決不讓黃律師轉到這兒來。很荒唐的,他們用各種手段,不讓你到一個城市就業、居住、生子。”

記者:“他們的目的就是讓你們徹底離開廣州,是吧?”

黎學文:“對,就是這樣。第一,不讓你有穩定的職業,穩定的收入來源嘛。第二,就是不讓你又安靜的居住環境。房東也在逼我們走呀。房東本來是跟我們關係還不錯的,也是因為他們打招呼,一直拖著房東沒有表態,現在房東也表態了,說讓我們近期也要搬家。”

現年40歲的黎學文作為出版策劃人曾策劃知名社會學者於建嶸的《底層立場》、《安源實錄》,以及旅居美國的專欄作家南橋的《呀美利堅》等書籍。黎學文自離開體制後,撰寫大量的散文和雜文,針砭時弊,並關注和聲援民主和維權人士。黎學文在北京居住期間也曾遭警方逼搬。

今年30多歲的黃思敏是中國國內少數女性維權律師之一,畢業於西北政法大學,武漢大學研究生畢業,從事律師行業6、7年,幾年前一直在武漢執業。黃思敏代理一些在當局看來是非常敏感的案件,目前是2016年6月被雲南大理當局抓捕的“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的女友李婷玉的辯護律師。

盧昱宇和李婷玉近些年一直以獨立身份,收集整理記錄發生在中國各地的各個階層的抗議事件信息,並放到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上。盧昱宇和李婷玉2016年7月被以“尋釁滋事罪”遭當局逮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