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頭盔革命”方興未艾 香港公民抗命進行時


一些人開始以“頭盔革命”來稱呼香港近來爆發的一系列公民抗命運動hardhat revolution 。

香港時間星期五(7月26日)晚9點23分, 東京飛往香港的一架國泰航空的班級上,機艙裡響起了機長的聲音:

“目前在香港國際機場的接機大廳,正在進行一場和平、有秩序的示威。示威者的訴求只是撤回有爭議的《逃犯條例》,”他用英語說,“您無需害怕那些身著黑衣,在接機大廳靜坐的人群。如果願意,您可以和他們聊一聊,更多地了解香港。”

播報的最後,他轉成廣東話說:“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 ”

星期五下午到晚間,從世界各地抵達香港的旅客在這個全球最繁忙機場之一受到不同尋常的“禮遇” 。

“歡迎來到香港 - 警察和暴徒管理的城市,”一名示威者手舉的標語寫道。

抗議活動由香港航空界發起,成百上千的示威者手舉標語,呼喊“自由香港”等口號,嚮往來的旅客發放傳單。一些人戴著口罩和逐漸成為這場運動標誌的黃色頭盔。推特上一些人開始以“頭盔革命”的標籤來定義這場運動。

午夜時分,示威者和平散去,現場沒有警察干預,而香港近來爆發的幾場大規模民眾抗議卻以慘烈的方式收場。催淚瓦斯、橡皮子彈、胡椒噴霧、警棍、暴徒揮舞的棍棒,讓這座城市越發像是一個戰場。

這波抗議始於6月初,由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這項法案允許政府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大陸。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7月初宣布這項計劃“壽終正寢”後,抗議活動並未平息。

“儘管起初針對的是《逃犯條例》,但現在看來抗議活動正演變為一場更廣泛的、親民主運動,”旅居香港的澳大利亞律師、作家戴安通(Antony Dapiran)對美國之音說。

他是梳理香港公民抗命歷史的《抗議之都》一書的作者。他也參與了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的這場最新的示威活動。

星期五的示威者呼籲:撤回《逃犯條例》,撤回暴動定義,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即實行雙普選。

“立法會是香港政治的核心問題之一,因為我們沒有民主制度。這是我們今天面臨這些問題的原因之一,”90後香港本土派支持者劉穎匡對美國《時代周刊》說。

“這不再是只是一項法案的問題。我們怎能接受僅僅用撤回法案來換取如此多的犧牲?我們怎能接受這麼多生命只換來一項法案的撤回?”他說,“這是不可接受的!”

有人將目前這波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運動稱作雨傘運動2.0版。2014年9月到12月間,數以萬計的民眾參與了一場要求自由選舉的運動,佔領城市達11週之久。

戴安通對美國之音說:“香港政府看來處於癱瘓狀態。示威者的這波遊行、集會和公民抗命運動目前沒有終結的跡象。”

這個週末,抗議者計劃在元朗舉行集會。“7.27一人一頭盔,頂走黑政權”成為這場集會的口號。幾天前,那裡的一個火車站發生了一起暴徒襲擊民眾事件。那些身穿白衣的暴徒據信與有組織犯罪團伙三合會有關,而警方的不作為更加劇了民眾對襲擊事件的恐慌和憤怒。

“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看來像是一場革命,但更像是一場即將爆發的災難。沒人預言事情會有一個好結局,”旅居香港的獨立撰稿人斯圖爾特·海弗(Stuart Heaver) 寫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