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東京奧運遭遇新煩惱 熱浪迫使主辦方疲於應對 運動員疲憊不堪


2020東京奧運會游泳賽場。(美聯社照片)
東京奧運遭遇熱浪 主辦方疲於應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55 0:00

2020東京奧運會克服大流疫帶來的種種阻力終於在星期五(7月3日)在東京開幕,可賽事剛進行一天,主辦方和運動員很快又發現,困擾他們的不只是德爾塔病毒變種和日本國內民眾對冒險舉行這次運動會的不滿。炎熱和潮濕的天氣成為他們必需面臨的一個新的巨大挑戰。

綜合美聯社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報導,許多運動員雖然在備戰期間針對東京的氣候條件進行了針對性的訓練,但比賽開始後才發現,這裡的氣候比他們預料的更為糟糕。

俄羅斯射箭運動員斯維特蘭娜·貢博耶娃(Svetlana Gomboeva)週五在資格賽中因承受不住高溫天氣而暈倒。

法國網球公開賽的決賽選手阿納斯塔西婭·帕夫柳琴科娃(Anastasia Pavlyuchenkova)在比賽中因體力不支而叫停,抓住一根空氣管吸氣。她對賽場邊上的冰箱裡沒有冰塊感到沮喪。

德國網球運動員莫娜·巴特爾(Mona Barthel)在比賽中因太陽光太強,看不清自己拋起的球,而連連失分,最後輸給了她的對手伊加·斯瓦泰克(Iga Swiatek)。

週六奧運會網球比賽開始的時候,氣溫飆升至93 華氏度(34 攝氏度),實際感覺溫度超100華氏度(38攝氏度)。

美聯社引用帕夫柳琴科娃的話說,“感覺太不好了”,“我實在很不舒服。”

塞爾維亞網球運動員諾瓦克·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似乎表現不錯,炎熱並沒有阻止他的場上發揮。在與玻利維亞選手雨果·德萊恩(Hugo Dellien)的比賽中,德約科維奇輕鬆獲勝。

德約科維奇在談到比賽感受時說,“脫水的感覺多次出現”,“空氣都不流通”。

俄羅斯網球選手丹尼爾·梅德韋傑夫(Daniil Medvedev)在比賽後說,東京的熱浪是“最糟糕的”。但他表示:“這是奧林匹克,你要拿獎牌。不能說到這裡一直抱怨炎熱的天氣。”

他建議組委會把所有比賽都改到傍晚舉行。

運動會主辦方顯然也在盡力改變這種情況,配合運動員把賽事進行下去。他們對原定的賽事進行了調整,並增加了一些降溫措施。橄欖球比賽和山地自行車比賽已經從原定的下午提到上午,或者延後至傍晚,以避開下午烤爐般的陽光。

馬拉松和競走等賽事乾脆搬到東京以外氣溫比較低的北海道首府札幌進行。那裡曾經舉行過1972年奧林匹克冬季運動會。

此外,主辦方還為在東京參賽的運動員們搭起了降溫帳篷,配備了噴灑水霧的電扇,給在運動會上工作的志願者大軍提供冰淇淋。

參加沙灘排球賽的運動員抱怨說,東京潮風公園(Shiokaze Park)的沙灘溫度太高,燙傷了他們的腳。主辦方就派人用水管灑水降低沙子的熱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