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支聯會指2200人參與六四30周年遊行 人數倍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1 0:00

香港支聯會連續30年在六四前的星期日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今年的主題是”人民不會忘記”,要求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並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主辦單位估計今年有超過2,200人參與遊行,比去年增加一倍,警方則估計高峰期約有2,100人,兩者估計的遊行人數非常接近。

支聯會表示,今年遊行人數倍增的原因,與香港人權狀況急劇惡化,以及最近的《逃犯條例》修訂有關,尤其今年六四30周年,估計有更多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星期日發起”526愛國民主大遊行”,由灣仔修頓球場出發,遊行到位於西環的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集會。今年的遊行主題是”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遊行人士沿途高呼口號。

遊行人士高呼口號: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

六四遊行30年風雨不改爭取民主

支聯會發表遊行宣言表示,香港歷史上最多人參與的遊行,就是在30年前的5月28日。那天海內外全球華人響應當時北京學生的號召,同一日在世界各地不同城市發起”全球華人大遊行”。香港當日的遊行人數不單是全世界最多,更是”空前絕後”的150萬人大遊行。

宣言表示,八九民運雖然被”六四屠殺”鎮壓下來,但香港人一直沒有忘記;過去30年無論是艷陽高照抑或橫風暴雨,支聯會都會在六四前發起遊行,延續當年北京學生和市民爭取民主的理想和決心。

今年的遊行,除了悼念六四以及支持平反八九民運,適逢香港政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通過之後可能會引渡身處香港的人士到中國受審,引起香港各界強烈反對,以致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支聯會亦在遊行表達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訴求。

遊行人士高呼口號:反送中、撤惡法、公義必勝、民主必勝。

支聯會指逃犯修例人權惡化遊行人數倍增

遊行歷時大約兩小時,到達終點中聯辦門外舉行簡短的集會,社民連成員一如以往,抬著一副自製的棺材寫上”屠夫政府遺臭萬年”等標語,抗議中國政府當年鎮壓八九民運。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在集會結束前宣佈,有超過2,200人參與今年的”526愛國民主大遊行”,比去年的1,100人增加一倍,警方則估計高峰期約有2,100人,兩者估計的遊行人數罕有地是非常接近。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蔡耀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今年遊行人數倍增的原因,是由於今年是六四30周年,很多香港人都沒有忘記六四的抗爭,直到公義得到彰顯,而同時香港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以及最近的《逃犯條例》修訂,亦激發市民上街。

蔡耀昌說:香港的人權狀況亦是急劇的惡化,現在有一個逃犯修訂條例,很多香港人關注現在的人權問題已經”殺到埋身”,我相信這些都是令到今年參加遊行的人數,有大幅上升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記憶與遺忘鬥爭

至於反修例的民意會否催谷更多香港市民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蔡耀昌表示,估計今年六四30周年,會有更多香港市民參與燭光集會,亦有可能激發更多人參與6月9日民間權陣線今年第三度發起的反引渡條例修訂大遊行,希望可以重現2003年超過50萬人上街,阻止限制港人言論自由的《基本法》23條立法。

蔡耀昌並表示,今年六四30周年的燭光集會,支聯會亦希望做一個總結,令六四事件不被當權者扭曲,甚至被遺忘。

蔡耀昌說:人民不會忘記是我們今年的一個主題口號,今年的六四30周年我們亦會在這方面貫穿,我們希望可以從各方面展示香港人無論在1989年,以致在過去30年我們的努力,怎樣令到這段歷史不被忘記,繼續在歷史上是一個”遺忘與記憶”的鬥爭。

遊行人士對抗新一代被大陸化

穿上移居加拿大的港人組織”港加聯”特別設計的六四30周年T恤,參與遊行的香港市民康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希望表達的訴求是一個國家無論經濟發展到甚麼地步,但是經過30年一直不肯承認錯誤,甚至企圖淡化及抹殺歷史真相,他希望香港人可以繼續傳承六四的歷史,令到年青人知道真相,不希望香港的新一代被”大陸化”。

香港市民康先生穿上港加聯特別設計的T恤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市民康先生穿上港加聯特別設計的T恤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康先生說:要令到他們(年青人)知道真相,告訴他們今日的荒謬,例如現在(特首)林鄭講的”大話”,例如現在所謂的教科書的修改,其實是慢慢大陸化。我在大陸開工廠開了十幾年,你跟一些30歲左右的(中國)國內的青年,他們是未聽過六四的,他們沒有任何資訊去知道六四的真相,所以他們不覺得有六四這件事,所以他們就覺得中國好,現在做中國人驕傲。

反對逃犯修例憂中國貪污惡化

康先生表示,參與遊行是反對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尤其是他曾經在中國設廠多年的經驗,更能了解今日商界對修例的疑慮。

康先生表示,當年在中國設廠有”枱底交易”的經驗,也體驗過大陸的腐敗,他認為當年八九民運學生反官倒的訴求,今日不但沒有實現,反而變本加厲,因此很多香港商界人士擔心,修例之後可能會被中國當局有藉口”秋後算帳”。

康先生說:因為我們現在講八九民運,當年我們是反官倒,官倒就是有批文,你倒賣一些東西出來,從而賺取中間的利潤,但是現在大陸的貪污已經是層層疊疊,系統化、制度化,這樣才恐怖,所以商界這麼大反應。

教師遊行傳承六四歷史

現年50多歲,去年從澳洲移居香港的遊行人士周先生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他1989年在北京讀大學,有參與八九民運的絕食等行動,當年6月4日清晨8點,他在木樨地一帶目睹解放軍鎮壓之後的景像,形容是”一遍狼藉”,在政法大學見到一些遺體。周先生表示,他參與遊行是要”感謝香港人”。

曾經參與八九民運絕食的周先生去年移居香港,今年首次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曾經參與八九民運絕食的周先生去年移居香港,今年首次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周先生說:就是感謝香港同胞在30年前對大陸民運的支持,也感謝30年來你們的堅持,我希望香港的人民會有更多的自由,更好的空間能夠發展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

周先生表示,他去年才移居香港,今年是第一年參與六四遊行,他坦言個人與政權對抗會感到害怕,但他又相信香港的民主自由可以影響到中國的新一代。

周先生說:因為這個社會一定會不停往前走,我們這一代人過去了,新的一代人會有新的追求,會有新的方式。

現年50歲左右的香港中學通識科教師林先生,帶同18歲今年中六畢業兒子參與六四遊行,希望將六四的歷史傳承給下一代,以免歷史真相被淡忘。

香港中學通識科教師林先生(左)與18歲的兒子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學通識科教師林先生(左)與18歲的兒子參與六四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林先生說:所以你會慢慢過去的話,如果你不將它傳承給下一代去接棒,我相信這件事(六四)只會愈來愈少人提,而香港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我們還在中國境內都可以提到(六四),但是我們近年的打壓收窄得很厲害,所以我覺得更加要讓下一代清楚知道這件事,一路慢慢保持下去,如果不是就會沒有了。

香港教科書刪減六四事件篇幅

林先生表示,香港中學通識教科書的趨勢可能是怕”得罪”某些人,或者自我審查,有關六四事件的篇幅,有些刪減到只有一兩段文字,有部份中學通識科教師甚至不提六四事件,不過,林先生強調,他任教的學校仍然會在通識科教授六四事件,但是辦學團體有一定的壓力。

林先生說:我們的辦學團體是出過指(示),即是叫”提醒”,叫我們講這件事(六四)的時候一定要多角度,每件事都要講一些,我們都盡量做的,因為避免覺得好像有將我們自己的立場放進去,我們是不會的。我們純粹是將左中右的資料,全部鋪陳出來,大家再去討論這件事(六四)。

林先生的兒子林同學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學教師通常不會提及六四事件,因為不在課程裡面,他是從爸爸提及了解六四事件及參與遊行。

林同學說: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一些令人不開心的事情,很多學生因為一些原因被殺,中國政府不肯承認這個事實,我們就要出來平反這件事(六四)。

林先生表示,今年將會帶同兒子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期望北京承認當年的錯誤,爭取平反六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