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行動升級 圍堵警總及政府大樓癱瘓運作


香港時間6月21日清晨5:30左右,升級行動前,立法會示威區有數十人通宵留守。(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8:19 0:00

由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星期四民間設定的”死線”之前,沒有回應反送中黑色大遊行的4大訴求,包括明確撤回”送中條例”等,香港大專學界及網民星期五早上開始,發動反送中行動升級,中午前大批示威者開始分頭進行沒有”大台”的”流動佔領”,金鐘政府總部對開的夏愨道、灣仔警察總部對開的軍器廠街、告士打道,以致灣仔稅務大樓等政府大樓,都被示威者佔領及圍堵出入口,導致癱瘓運作。多名示威者表示,林鄭月娥不回應”撤回”修例,他們的流動佔領等抗爭亦不撤退。我們接通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行動升級圍堵警察總部及多處政府大樓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目前的位置在哪裡﹖反送中示威者癱瘓政府運作的”流動佔領”行動,目前結束了嗎﹖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我目前的位置在立法會示威區,這裡在6-12警民流血大衝突之後,每晚都有學生、宗教團體及市民集會,星期五早上亦是反送中升級行動的集合地點之一,而目前的情況是有集會人士唱聖詩,而對出的添美道行人路,有示威者整理物資、又戴上自備的防毒面具,是否再有新一輪升級行動,抑或應付警方稍後的清場行動有待觀察。

警察總部對開的馬路,以及政府總部對出的夏愨道馬路仍然被示威者佔領,他們會否通宵留守以及下一步行動未有定案,現場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調停。

今日亦是上星期六(6月15日)從金鐘太古廣場墮下身亡的反送中示威者梁凌傑的”頭七”,晚上事發現場太古廣場門前聚集不少市民到場致祭,排隊向死者上香及獻花,亦有人撒紙錢,有法師正舉行超渡儀式。

主持人:香港大專學界及網民為何要發起反送中升級行動,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6月18日),200萬人6-16反送中黑色大遊行後,召開記者會就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社會紛爭,親身向市民致歉,但是她堅持不”撒回”修訂《逃犯條例》,只是多次重申”暫緩”修例之後,在明年7月今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後,只要港府不重啟修例,相關草案就會自動失效。

不過,大專學界及多個網絡討論區都不滿意林鄭月娥的回應,星期三(6月19日)公開要求林鄭月娥及香港政府,在星期四(6月20日)下午5點前,回應”反送中”遊行示威的4大訴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6-12”暴動”定性、撤銷有關所有控罪以及追究警隊濫權。

由於林鄭月娥在死線前沒有回應訴求,大專學界星期四下午6時左右宣佈,行動升級,將於星期五(6月21日)早上發起全面不合作運動,計劃包圍政府總部和平表達訴求,號召市民早上7時在金鐘海富天橋集合,又有網民呼籲到立法會、禮賓府等地方進行”全民野餐”。

主持人:星期五(6月21日)的反送中”流動佔領”由幾點開始,過程是怎樣﹖

大批香港反送中升級行動示威者佔領灣仔警察總部出入口的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批香港反送中升級行動示威者佔領灣仔警察總部出入口的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者:大批黑衣示威者星期五早上7時開始,響應大專學界的包圍政府總部號召,坐滿俗稱”煲底”的立法會示威區後,早上11時前,有示威者突然將水馬拉出政府總部對出的馬路,佔據夏愨道東西行大部分行車線,部分戴上口罩的示威者更向灣仔警察總部方向行去,揚言包圍警總。

立法會示威區亦有人高呼”幫手”,大批黑衣示威者立即加入行動,搬水馬、鐵馬、雪糕筒等雜物,堵塞夏愨道行車線,大批示威者步出馬路,但當時不見有警員在場維持秩序。

堵路後,夏愨道東西行線站滿大批示威者,部分人在場高喊”撤回”的口號,並在馬路中心呼籲在場人士加入他們的示威行列。

有示威者撐雨傘與警方對峙。(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示威者撐雨傘與警方對峙。(美國之音湯惠芸)

到早上11時10分,有示威發起包圍位於灣仔的警察總部,部分行向警總的人士手持雜物。早上11時25分左右,愈來愈多示威者沿夏愨道步向警總。有警員在大樓入口處外架設鐵馬,在場駐守的警員人數不多,只有數名軍裝警察在鐵馬後戒備。示威者圍堵警察總部並高呼口號,要求與警務處長盧偉聰對話。

示威者高呼口號:追究開槍責任、我們不是暴徒、盧偉聰對話。

又有示威者堵塞灣仔稅務大樓及金鐘政府合署,高等法院一度關閉大門。

主持人:參與圍堵警察總部出入口的示威者,為何投身反送中運動﹖

記者:星期五參與圍堵警察總部27歲化名A小姐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參與這次行動的訴求,是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明確地”撤回”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釋放6-12警民流血大衝突後的被捕學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查警隊6-12當天使用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當中發生甚麼事情,並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A小姐表示,林鄭月娥只是多次重申”暫援”修例,即是下屆特首,或者林鄭月娥餘下3年任期,任何時候都有可能重推修例,令這條”送中條例”對香港人的威脅無法解除。

A小姐強調,投身反送中運動是因為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可能用莫須有的罪名將任何香港人引渡去中國受審,變相將中港兩地的法制融合,令港人對香港的法治都失去信心。 A小姐又不滿林鄭月娥以去年的港女台灣被殺案作為修例的藉口。

A小姐說:“我們其實根本上就不信任中國政府,我覺得這個是最大的一個重點,本身她(林鄭月娥)騎劫了台灣那宗殺人案,我覺得已經很不應該,因為據我的認知,一開始如果你不是有這條條例,其實可以專案一次性引渡那個逃犯(陳同佳)去台灣(受審),但是你現在這樣其實是變相幫了那個逃犯逃走,因為台灣都說你有這條條例我就不會收(陳同佳)。”

A小姐又表示,6-12當日見到警方施放催淚彈令一些和平抗爭的示威者都無辜受傷,亦是激發她參與星期五的升級行動,她又強調會堅持到林鄭月娥回應訴求,撤回修例,否則”不撤不散”。

主持人:今次的反送中運動,尤其是星期五的升級”流動佔領”與過去的社運模式有甚麼分別﹖

記者:今次的反送中運動,原本由傳統的民主派及發起7-1大遊行的民陣牽頭,在3月底及4月底發起兩次反送中大遊行,當時都有本土派團體參與。至6-9民陣估計的103萬人大遊行之後,有網民在遊行後發起勇武衝擊立法會的行動。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常委周庭聲援示威者佔領警察總部出入口的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常委周庭聲援示威者佔領警察總部出入口的馬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後來6-12民陣發動包圍立法會及三罷總集會,又有網民同時發起不同的抗爭,變成”和理非”的遊行集會,加入網民以社交網絡及手機通訊程式串連的突擊行動,有時勇武衝擊,有時突發佔領馬路,但是不再重演2014年雨傘運動的長期佔領,和理非與勇武抗爭雙方互補、分頭進行。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陳偉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的反送中運動在6月9日之後演變成群眾自發、沒有大台,可以說是吸引了以往雨傘運動等大型社會運動的經驗,也有賴於手機應用程式及資訊科技更發達,形成這種香港新一代的抗爭方式。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陳偉霖。(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陳偉霖。(美國之音湯惠芸)

至於反送中運動以後會否轉變為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之類的長期與政府對抗的街頭運動,陳偉霖表示,有待觀望。

陳偉霖說:“因為始終今次香港人自發的抗爭模式,其實都係我們6月9日之前估不到的,所以期待會不會有更多更有效或者新穎、更貼近這個時代的抗爭模式,可能傳統有個”大台”,然後”死佔爛佔”,不要講”死佔爛佔”,即是總之堅持佔領某些地方的這種模式,可能其實是不奏效的。”

主持人:星期五的升級行動,很多示威者都是學生,他們為何投身反送中運動﹖他們對這種沒有”大台”的新模式社運有何看法﹖

記者:星期四晚在立法會示威區過夜,通宵留守參與星期五升級行動18歲及19歲的大學生何同學及黎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們參與反送中運動都是覺得”送中條例”違反香港原有的法治原則,亦會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對每一個香港人都是很貼身,她們希望林鄭月娥永久撤回這次修例,而不是只是”暫緩”,不希望”送中條例”將來有機會捲土重來,破壞一國兩制。

何同學又表示,這次反送中運動有和理非及勇武派分頭進行,她認為香港人這次的抗爭運動可以說是世界少有。

何同學說:“可能在全世界都無一次的集會,無一個帶頭人,我喜歡各自為政、各自爬山,但是同一個信念。”

主持人:居住在香港的外籍人士都有參與反送中運動,以及星期五的升級行動,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從智利移居香港差不多6年26歲的Lucas,外號”智利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很愛香港,如果有”送中條例”,他認為等如”殺了香港”。

智利仔說:“如果有這個送中法例,基本上你等如”殺了香港”,因為政府就算話還有《基本法》,但是你也不知幾時你會被中國拘捕你,你是有這個言論自由,但你是不是真的用到呢﹖是不是真的不會怕被中共引渡到中國(受審),可能就不知道你去了哪裡。”

外號”智利仔”的Lucas表示,送中條例如果被通過,等如殺了香港。(美國之音湯惠芸)
外號”智利仔”的Lucas表示,送中條例如果被通過,等如殺了香港。(美國之音湯惠芸)

從事IT行業的智利仔又表示,他星期五專誠請假、放棄一日工資都要參加升級行動,他認為反送中的意義大過一日的工資。他又表示,參加過6-9以及6-12的百萬人以及200萬人反送中大遊行,他說相比起南美,他一生中未見過有這麼和平的遊行集會,令他很感動,也因此要參與升級行動,要求當局收回6-12包圍立法會集會的暴動定性、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及公開向示威者道歉。

智利仔說:“你見到有段片很有名的,香港人很多人很多人的時候,還開路讓救護車行過,如果這個在智利或者其他南美的國家,有很多機會他們會燒了那個救護車,他們會很憤怒打爛東西。我見有的遊行時有電視播林鄭月娥的講話,很多人憤怒,但是無人擲石頭,無人掟東西打爛那部電視機,如果係智利、或者南美洲,或者美國,遊行的人一定會打爛這些東西,所以我更加憤怒林鄭月娥或者政府其他人說是有組織的暴動,我覺得是不可以的。”

主持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有沒有回應星期五的反送中升級行動﹖警方的部署如何﹖

記者:特首林鄭月娥至晚上8點都未有回應這次反送中升級行動,政府發言人發聲明表示,示威活動對多項公共服務構成影響及對交通造成阻塞,當中有數十個999報警求助電話未能即時處理;過百條巴士及小巴線暫停或改道;政府總部關閉,灣仔政府大樓、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大樓內的勞工處、稅務局、環保署、水務署等政府部門的公共服務都受不同程度的影響。

示威者高舉諷刺6-12 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示威者高舉諷刺6-12 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的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政府發言人呼籲,示威人士表達意見時要和平、理性,並要顧及其他市民的需要。政府發言人重申,政府已完全停止《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本屆立法會會期明年7月結束,條例草案屆時將自動失效,特區政府會接受這事實。

警方的部署相當低調,未有派出防暴警察佈防,示威者晚上10時半左右,搬大批鐵馬到警總外可能是加強各出入口的佈防。

多名民主派議員要求,林鄭月娥及其他港府官員與示威者對話,回應訴求。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形容現時是一個死局,林鄭月娥必須收拾爛攤子,又批評政府以消極態度面對示威者衝擊,關閉各座政府大樓了事,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