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基本法論壇 談人大釋法身份認同


香港大學舉辦基本法20周年回顧與前瞻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0 0:00

今年是《基本法》在香港實施20周年,8所資助大學合辦一系列有關《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講座。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最近出席香港大學的《基本法》講座時,首次評論去年底因立法會宣誓風波,引起的中國人大第5次釋法,他形容這次釋法「政治味非常濃」。出席同一講座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基本法》沒有明確表述,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的問題,他認為這是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的難處。

香港《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教師及學生工作小組和香港大學,最近合辦「基本法20周年:回顧與前瞻」講座,邀請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文敏擔任主持,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及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擔任主講嘉賓,分析他們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在香港實施20周年的看法。

黃仁龍分析20年來5次人大釋法

黃仁龍發言表示,主權移交20年來,涉及《基本法》與香港法院最大的爭議,莫過於中國人大常委會5次的釋法,包括1999年居港權案件,引發人大就《基本法》22及24條的釋法;2004年頒佈涉及香港政制改革及選舉辦法修改,需要通過的程序,即是俗稱的「五步曲」。

黃仁龍表示,第三次釋法是2005年就特首任期的計算方法;第四次釋法是2011年香港終審法院就剛果案,涉及中國豁免權在香港行使的問題,向中國人大常委會提請釋法;而第五次釋法是2016年人大就立法會議員宣誓的釋法。

黃仁龍表示,在加入政府之前,他有不少時間擔任香港大律師公會的執委,人大第一次釋法時,引起的法律界黑衣遊行他都有參加,當時很多人不接受中國人大以釋法,去推翻香港終審法院的判決,亦不接受中國人大釋法的凌駕性權威。不過,黃仁龍認為,頭4次的釋法比較不涉及政治層面。

黃仁龍說:(香港)終審法院透過幾個重要的案件,釐清了(中國)人大釋法的憲法地位、權威及性質的,而且回看那些個案,法院是透過對(中國)內地法律的了解,確認了(中國)內地法律,對於解釋法律的概念及範疇,的確與我們(香港)的普通法是有差異,所以不能夠硬說它們(中國人大)是將法律成為政治工具。

認為第5次人大釋法可以避免

黃仁龍表示,非不得已人大不應該作出釋法,他希望這個原則北京及香港政府都應該秉持。

黃仁龍亦首次公開評論,去年11月因立法會宣誓風波,引發的第5次人大釋法。他表示,第5次釋法的由來及性質與頭4次很不相同,他個人認為第5次釋法是非常可惜,因為是可以避免的。

香港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仁龍說:首先引發釋法的是個別人士政治表述,我覺得是很不值得,第二、三層法院都表明,根據本地宣誓法例的條件,法院都會判處有關人士是明顯不接受,或蓄意遺漏作出誓言,而自動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即使無釋法結果都是一樣的。

曾鈺成指宣誓風波衝擊一國底線

在主持人對談的環節,擔任主持的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文敏表示,第5次人大釋法是一個「悲劇」,他認為幾位本土派議員的宣誓只是政治表態,對香港的經濟等層面的影響,遠遠不及第4次釋法的剛果案,為何中國人大要在香港法院未判案之前,匆匆釋法,而且要在星期日通過,保證香港法院不能在星期一有判決﹖

陳文敏說:這個是不是其實是表達了另一件事,就是我更加的憂慮,(北京)中央連我們(香港)的司法制度,或者我們的法院都缺乏了信心呢﹖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回應表示,如果香港真的去衝擊一國的底線,包括立法會宣誓案可以看到,真的挑動到北京最敏感的神經。

曾鈺成說:我覺得從(北京)中央的官員看到,就會覺得立法會是根據《基本法》組成的立法機關,進行宣誓的莊嚴程序,竟然可以由一些當選的議員,用來做侮辱國家(中國)的一些行為出來,他們就會覺得如果繼續放手,接下來的發展會怎樣呢﹖我覺得這個反映到,在這個問題上(北京)中央是很敏感的。

曾鈺成表示,有人批評他縱容上一屆的立法會議員,在就職宣誓時作出很多政治表態的做法,他表示應該要自責。

籲港人不要在主權上挑動北京

黃仁龍回應時重申,他對第5次人大釋法感到可惜,以及是「政治味非常濃」的一件事情,他亦都認同是觸動到北京最深的神經。

黃仁龍在發言時並表示,香港人不要輕率在中國國家主權問題上挑動神經。他表示,最近經常聽到北京及香港政府,就港獨的議題「無討論空間」,就連經常發言支持香港爭取民主的前港督彭定康都表示,「港獨是歪路」。

黃仁龍表示,任何對於港獨或自決的提倡,都是完全不可行及無意義,他認為如果有人以港獨的旗號,對香港現狀及政制發展原地踏步,以及對香港各種既得利益提出抗議,黃仁龍呼籲他們三思,以這種極端取態,其實對香港爭取民主發展,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及破壞有多大。

黃仁龍說:所以我衷心希望大家,特別我們的年青人,要想得更深入、想得更負責任,我們不要輕易用言論自由作為一個護身符,浪費時間在一個完全無可能,而是刻意觸怒北京的舉措,否則只會令北京對香港爭取民主的誠意、能力及準備,更加有保留及有戒心。

基本法無明確表述身份認同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最近表示,香港出現港獨思潮與教育有關,他認為港府有責任推行國民教育。

曾鈺成在論壇發言表示,要同香港學生談《基本法》、中國國民意識及國民身份,但是《基本法》裡面連作為香港居民及中國公民的身份,都沒有明確表述。

香港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美國之音湯惠芸)

曾鈺成表示,《基本法》第三章是「居民的權利和義務」,但是無公民的權利和義務這個概念,他認為作為一部憲制性的文件,是很特別的。曾鈺成並表示,《基本法》第三章當中,全部都是講居民的權利,只有最後一條講義務,就是「遵守法律」。

曾鈺成說:如果我們《基本法》裡面連作為香港居民、作為國民、或者作為中國公民的身份都沒有明確,在一國兩制之下,到底香港的公民、香港的中國公民,同(中國)內地的中國公民有些甚麼分別,權利、義務有甚麼分別,都搞不清楚,我們怎樣做國民教育呢﹖這件事情我就覺得在《基本法》裡面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香港一國兩制推國民教育有難處

曾鈺成表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在十九大的報告提及《基本法》的時候,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齊講,亦有很多中國官員都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對香港適用。不過,曾鈺成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些對香港是明顯不適用,例如有些管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有些管少數民族及計劃生育等。

曾鈺成回應傳媒提問表示,在香港推行國民教育是特別困難,因為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好像香港有一國兩制,他舉例很多持香港特區護照的香港人,都不知道這本護照的持有人,同時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人身份。

不過,曾鈺成承認,不是每一個中國人都可以申請香港特區護照,必須要同時是中國人又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他認為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的難處就在這裡。

曾鈺成說:是困難的,其他地方沒有這個問題的,你要嗎是那個地方的公民、要嗎是那個國家的公民、要嗎就不是,但是在香港你不用講公民義務,你就可以拿到一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區護照,所以就是複雜,所以教育就是要解決這些問題。

陳文敏指香港制度對中國有貢獻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文敏在論壇總結發言表示,一國兩制不妨用批判的角度去看,實施的時候會出現很多問題,而在批判的過程當中,希望能夠理性、冷靜,有時易地而處,可能會看得更多、更遠。

陳文敏又以調配Gin & Tonic比喻一國兩制,如何調配到兩者的份量恰到好處,可能是香港未來一代面對的挑戰。

陳文敏說:理性冷靜的講法,亦同時我們需要批判,我們要夠膽去講我們自己所講的說話,不怕忠言逆耳,但同時要去慎言,不要觸動或者撼動我們自己最強的價值,或者我們的制度,香港對中國最大的貢獻,我覺得就是我們有不同的制度、不同的價值,這個不只是為香港好,而這個也是我們能夠為中國最大的貢獻。

港大學生會會長不認同要揣摩上意

對於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在論壇上表示,任何港獨、自決的提倡都是無意義,亦會挑釁北京的底線,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政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於挑釁北京底線的言論不會重視,他認為黃仁龍的言論好像將中共,或者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當作「皇上」。

黃政鍀說:你要揣摩上意,你要揣摩一下它(北京)有些甚麼是接受到、有些甚麼是接受不到,我就不要做了,因為你不可以得罪皇上的。即是他(黃仁龍)的心態好像回到古代那樣,但是我不覺得這是作為現代人應該有的心態。因為現代人講的是我們有自由,譬如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等等,如果你覺得做的是對的,你想講自己的看法,你就講、你就做,即是你不需要理究竟政府或者當權的人有甚麼底線,這些是不重要的。

身份認同不能強硬灌輸

對於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持有香港特區護照即是同時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人身份,黃政鍀認同,在一國兩制下,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所以有中國公民的身份,這是不容否定的客觀事實,但是黃政鍀認為,國民身份認同是一個主觀的觀念,正如一些移民到加拿大的香港人,可能他持有加拿大護照,但是身份認同上,可能仍然有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香港大學法律學生會會長黃政鍀。(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大學法律學生會會長黃政鍀。(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政鍀說:現在中共或者香港政府,想灌輸一種意識,就是將這兩樣東西扣連在一起,你持有中國的身份證明文件,所以你一定要覺得自己是中國人,而我覺得這件事是非常之危險的,即是我剛剛有說過,國民身份是主觀的,即是你是應該由心地覺得自己是屬於那個地方的人,而不是應該要強硬地灌輸給你。

黃政鍀表示,新一代的香港年青人與中國的距離愈來愈遠,正是因為大家對中國有更多了解,例如見到中國政府如何搜捕維權人士等等,令年青人覺得中國的政制不適用於香港,因為中國的制度會令香港人失去所有的自由,他認為這些不會是香港人想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