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年輕學人解密歷史檔案 盼港人參與二次前途討論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第二次工作坊。(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本土研究社以及多位年輕學人,今年2月發起「香港前途研究計劃」,走訪英國及美國,搜集上世紀7、80年代,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解密檔案,最近舉辦第二次工作坊,讓公眾參與整理及討論有關檔案。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研究計劃希望整理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真相及脈絡,推動民間歷史研究的普及化,喚起公眾對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關注,推動港人命運自主,由民間歷史研究開始。

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距離《中英聯合聲明》列明,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維持「50年不變」,剩下30年。

香港政黨及年輕學人發起前途研究

主張香港前途民主自決的新興政黨、香港眾志,與本土研究社及多位年輕學人,包括現於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碩士課程的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等,今年2月發起「香港前途研究計劃2017」,透過眾籌大約6萬5千美元,到英、美等國家及地區的檔案館及圖書館,搜集上世紀7、80年代,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解密檔案。

研究計劃最近發新聞稿表示,4月舉辦了第一次工作坊,讓公眾參與,初步共同整理好英國解密檔案中有關香港前途談判的具體細節。

研究計劃表示,為了更全面了解當中各種事實及迷團,最近與香港大學學生會發起第二次《建檔偉業II之又傾又砌》工作坊,招募數十名公眾參與,進一步閱讀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文獻,一方面協助從各種官員回憶錄、當時民間討論和其他歷史著作中,砌出歷史拼圖,另一方面可以從現有事實的基礎上,發展出對過去前途談判的新視野及對現今香港前途問題的啟示。

黃之鋒:命運自主由歷史研究開始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最近出席第二次工作坊,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目前搜集到約300份歷史解密檔案,希望未來幾個月內,盡快重組一個香港前途談判的時間軸,透過視覺化、影像化,整理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真相及脈絡,推動民間歷史研究的普及化,喚起公眾對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關注。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之鋒說:因為無論是當時(7、80年代)香港人、曾經有非官守議員提出過公投方案,到當年曾經講過至少要有一個參與前途談判的機會,甚至當年其實連港督能不能夠成為英方代表團的一份子都成問題的時候,我們就很希望香港人真的能夠可以推動命運自主,就由民間的(歷史)研究開始。

黃之鋒表示,參與工作坊的人士來自各行各業,研究計劃希望將「檔案解密」的工作普及化。

黃之鋒說:當講到檔案解密的時候,不要覺得是一些很神秘而普通人不能接觸的東西,其實檔案取得有些困難,但看的話人人都會看,如果你懂得英文的話,所以我們希望去普及化這個參與式的研究。

黃之鋒:香港前途應受國際關注

黃之鋒表示,無論是否支持民主自決,香港人都應該了解歷史真相,正視2047二次前途問題,因為上世紀80年代香港人未能參與前途談判,不能夠命運自主,香港人必須從歷史中學習,避免犯同類的錯誤。

黃之鋒並表示,希望在7月1日之後,盡快發表初步的研究方向,而其中一個重點是,打破北京一直強調,香港前途問題只是中英兩國之間的問題,拒絕國際關注,但其實翻查歷史檔案,中英兩國上世紀7、80年代,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的時候,其實相當在意美國、日本以致加拿大等國家的考慮。

黃之鋒說:與此同時,當中國要了解及處理這個(香港前途)談判問題的時候,其實新加坡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因素。所以當北京說香港問題從來都是外國勢力不要干預,但原來我們翻看歷史,原來當年中國及英國在(香港)前途談判的過程裡面,都就著香港問題,同世界各國很多不同的互動,到底香港在東亞地沿政治,以及在國際社會上,當時有甚麼互動及影響,這個是值得我們去關注。

梳理解密檔案解構一國兩制初衷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到過倫敦的英國國家檔案館,搜集一些關於香港前途談判的歷史解密檔案,希望梳理出香港主權移交前,對於一國兩制構想的初衷,對照主權移交20周年的今日,有沒有「走樣」,而這些歷史資料,亦是思考香港未來的重要基礎。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劍青說:因為其實我覺得現在香港在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其實大家是失去了方向,即是沒了一個方向,究竟我們之後要爭取一些甚麼,我們要在一個甚麼基礎之下繼續去向前行。

陳劍青表示,未來一兩個月內會公開一些由搜集到的密檔中,整理出的時間軸,主要是由1979至1984年,所有關於香港前途談判的重點,他強調研究計劃的主要目標,不只是研究歷史檔案,而是培養香港人的歷史意識,讓更多香港人有機會參與2047二次前途問題的討論。

初步發現英方對港責任不止於1997

陳劍青表示,研究計劃目前有初步的發現,主要是英方在1984年8、9月之間,與中方達成的協議,英方覺得在草簽《中英聯合聲明》的時候,英方對於香港的責任,不是在1997年就結束,而是之後每一屆英國政府都有責任保障《中英聯合聲明》的落實。陳劍青並表示,從解密檔案發現,當時《中英聯合聲明》有提及,中英雙方就香港前途達成協議後,要預留時間讓香港人進行一次公投。

陳劍青說:去表決、作為同意那份《中英聯合聲明》的民意基礎,是有這些的。但是那時在民間其實沒有一個氛圍是蘊釀到一種壓力,爭取到這樣東西(公投),而這樣東西(公投)對於我們現在去想未來是非常之重要。即是我們如果知道整個談判的過程、談判策略,裡面有甚麼條件才能達致那些選項的出現,其實是很好的歷史素材去想我們現在的情況。

參與者回顧香港前途歷史感憤怒

參與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工作坊的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前專題編輯何曦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對香港近幾十年的歷史很有興趣,認為對香港今日的現況都有很大影響。何曦偉並表示,香港人不應該缺席二次前途問題的討論。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工作坊參加者何曦偉。(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工作坊參加者何曦偉。(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曦偉說:自己爭取,不要指望甚麼外國勢力,自己的事情應該自己負責,以前的人會有寄望,以為英國人會保護香港的利益,其實過了幾十年你都見到沒有這回事,你當時也沒有動員市民去參與,今日回看香港人的觀念其實沒甚麼改進。

何曦偉表示,第一次參與工作坊,閱讀及討論一些解密歷史檔案之後,覺得憤怒。

何曦偉說:回看過去幾十年,香港人像一個波一樣被踢來踢去,你是應該有些憤怒的,對於這件事情,或者至少都心有不甘。

何曦偉表示,現今的香港人仍然欠缺主體意識,他認為無論甚麼時候,香港都應該有民主自決,毋須局限於所謂2047的「大限」,他又認為香港有條件獨立。

何曦偉說:制度上是絕對有(條件獨立),但是人心上未有這個準備,但是你說制度、配套、貨幣、政府、公務員等,那些都是非常之好的條件。

參與者回顧中英角力英方處下風

今次是第二次參與工作坊的Kate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解密檔案有興趣,之前覺得公眾無機會看到,參與工作坊有機會接觸,想了解當時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談判的仔細內容。

Kate表示,第一次參與工作坊的時候,主要是研究1984年4月的檔案,當時中英兩國已經談得如火如荼,在檔案中知道很多細節,例如解放軍駐港、香港人的國籍問題,以及港英政府主要的官員會否過渡等,而第二次工作坊主要閱讀《鍾士元回憶錄》,或者《魯平回憶錄》等,再整合相關檔案,多角度去看整個香港前途問題。

Kate說:主要都是看當時中國與英國的角力,其實我們一組人都會覺得英國是處於下方,一直都是,中國一直堅持收回香港,它提出的理據都是例如:香港人首先是中國人那些理據,它一路的思維都是很突出、很明顯。

2047年香港可推動自決運動

Kate表示,翻看歷史檔案之後,發現中國以一國兩制收回香港主權,但是經過20年,看到香港的制度不斷崩潰,中國承諾的全民普選沒有兌現,反映中國不願意放手讓港人治港,她坦言經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民主制度爭取不到任何直接改變,整體香港民意都顯得低沉,而香港前途研究計劃這類民間的協作運動,可以讓更多香港人去理解歷史,關注香港前途,她希望2047年香港可以推動自決運動。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工作坊參加者Kate。(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工作坊參加者Kate。(美國之音湯惠芸)

Kate說:可能始終香港人都要做一個自決的運動,無論最後是否受到國際認可,其實很可能不會受到(認可),但是香港人都要發聲,至少為了自己的尊嚴也好、甚麼都好,總之要說我們是不接受中共那套專制的管治。

不過,Kate預期,雨傘運動後,短期內香港都不會有大型的爭取民主運動,但是多了民間團體做深耕細作的研究工作,可能未來幾年香港的民主運動都會朝這個方向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