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補選 被DQ參選人向選管會抗議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3-11立法會補選提名期結束後,共有4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DQ),主要是由於他們的言論或政治聯繫,被選舉主任認為與港獨有關。多名被DQ的參選人星期四晚到候選人簡介會示威,抗議當局以言入罪,又形容今時今日香港的選舉已經腐臭不堪。而獨立民主派區諾軒星期三獲當局確認候選人資格,星期四召開記者會,宣佈參選港島區立法會補選,他形容是「法治與人治」的對決。

即將在3月11日舉行的香港立法會補選,是2016年底中國人大釋法,引致6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因就職宣誓風波被法庭取消議員資格後的第一場選舉。延續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當局再次要求參選人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再由選舉主任決定參選人的資格。

立法會補選4名參選人被DQ

為期兩星期的立法會補選候選人提名期星期一(1月29日)下午5時結束,至星期四晚(2月1日)選舉管理委員會舉辦的候選人簡介會前,共有4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

包括香港眾志常委周庭,以及兩名本土派人士、社區網絡聯盟發言人劉穎匡及沙田區議員陳國強,選舉主任認為他們的言論及政治聯繫與港獨有關,取消他們的參選資格。

報名參選港島區補選的退休牙醫馬金泉,因為提名人資料字體潦草、身分證號碼有誤,被選舉主任裁定不夠100個提名人而取消參選資格。

陳國強不滿選舉主任以言入罪

3名因言論及政治聯繫被取消資格的參選人,聯同多個非建制派政黨,星期四晚到選管會舉辦的立法會補選候選人簡介會抗議。

報名參選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本土派沙田區議員陳國強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選舉主任翻查他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當時本土派的梁天琦、陳浩天被取消參選資格,他曾發表有關香港獨立的言論,要求他回答何謂港獨派及港獨的定義。陳國強表示,他回覆選舉主任表明,他所指的「香港獨立」是「香港獨立於共產統治」。

陳國強表示,選舉主任認為他後來改變立場,不再提及港獨等,全部都是為了參加立法會補選而做,是欺騙選舉主任,他認為選舉主任是以言入罪,剝奪他的參選權。

陳國強說:我現在想問究竟香港人是不是如果在一生之中,不管他是小學、中學、大學、出來工作,講過港獨兩個字,或者香港獨立,就是直至他死為止,都不可以參選香港立法會﹖這個是很重要的,是真真正正的以言入罪。

陳國強表示,他參選2016年立法會已經因為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DQ(取消資格),而他今次參加立法會補選因發表言論再次被DQ,令他成為第一個被當局兩次DQ的人。陳國強表示,他2016年底參選區議會界別的特首選委會時,沒有被取消資格,質疑當局雙重標準,他又表示會提出選舉呈請。

劉穎匡指香港對港獨準則比北京嚴

另一名報名參選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本土派人士、社區網絡聯盟發言人劉穎匡,星期三晚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主要由於他曾在社交網站貼文支持港獨,又認為他的參選是要接替被取消資格的本土派梁天琦及梁頌恆。

劉穎匡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今次補選有3名參選人因為政治原因被取消資格,顯示當局要全面擊殺90後的年輕人,以及任何親本土派的人。他又表示,為了測試選舉主任因為他是港獨派而取消他的參選資格,星期四持回鄉證入境深圳,完全沒有問題,他質疑為何香港選舉主任的準則比北京更嚴厲。

劉穎匡說:我是可以成功入境深圳的,若然我是一個港獨人士,為何中國又讓我入境呢﹖為何這麼多泛民主派的人士,連回鄉證都那不到,但是又可以參選、被確認為擁護《基本法》,我可以成功、中國都覺得我可以入境,但是選舉主任一面之詞,就覺得我是港獨派,請問選舉主任是否覺得中國錯放了我入境呢﹖還是選舉主任與中國,對於是否愛國愛港,或者是否擁護《基本法》有不同的意見及立場呢﹖

用臭魚罐頭抗議香港選舉腐敗

劉穎匡與多名社區網絡聯盟成員在候選人簡介會的會場外抗議,後來他成功進入會場,向選管會主席馮驊質詢,如果他是港獨分子,為何可以入境中國,但是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馮驊回應表示,選舉主任獨立作決定,選管會不會干預,他自己無權批評有關決定。劉穎匡聽到馮驊回應後一度情緒激動,以粗口大罵馮驊,被保安人員抬離回場。

另有社區網絡聯盟成員在簡介會場外,打開由瑞典帶回香港,號稱全世界最臭的魚罐頭,向選管會抗議,劉穎匡形容,今時今日香港的選舉好似這些臭魚罐頭,已經腐臭不堪,他又認為抗爭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希望香港人可以堅持下去。

劉穎匡說:我相信這個世界第一臭的罐頭或者食物,都不足以形容今時今日香港選舉的腐臭不堪、腐壞不堪,所以我很想將這個罐頭帶入去請馮驊或者選舉主任一齊分甘同味,等他們感受一下我現在遭受一個這麼腐臭的選舉制度,情況下的感受。

民主派抗議選舉主任剝奪選舉權

今次補選第一位被取消資格的參選人周庭,與多名香港眾志成員,以及被確認資格的民主派候選人姚松炎、范國威及區諾軒,到候選人簡介會示威。

周庭、黃之鋒、羅冠聰在會場內衝前抗議,質問選管會主席馮驊為何袖手旁觀,任由香港人選舉權被剝奪,多名保安上前攔截並將他們抬走,黃之鋒被抬走時高呼「政治篩選可恥」、「思想審查可恥」等口號,但馮驊無回應。馮驊表示,選管會不會質疑、批評選舉主任的決定,只有提出選舉呈請才可推翻有關決定。

對於兩名本土派的新界東參選人被取消資格,獲確認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資格的民主派范國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無任何香港市民應該被DQ(取消資格),因為香港人是受到《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的保障。

范國威指當局長期監視民主派言行

范國威又認為,今次補選的DQ參選人,反映當局對每一位非建制派政治人物,長期進行針對他們一言一行的監視。

范國威說:我們估計政府其實是有長期監視香港民主派的一言一行,適當時候就會拿出來去利用,這個很明顯它(選舉主任)講得很白,就是說陳國強也好、劉穎匡也好,過去就香港獨立這方面的言論是比較其他的民主派人士多,所以它們搜集到這方面的資料,在今次就「落刀」。

香港全球民主指數與第三世界同級

范國威表示,由2016年立法會選舉首次新增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並以政治主張DQ參選人,反映香港的選舉已經愈來愈中國化,因此最近《經濟學人》智庫發表的2017年民主指數,香港的排名再次下跌,與非洲的納米比亞及南美洲的巴拉圭等第三世界國家同級。

范國威說:不單只大陸化,在選舉這方面政府現在要透過DQ候選人,其實是做一個篩選,更加是步向伊朗化,選完之後才讓香港市民去選,這個是不合理,我們認為比新加坡政府還要差,新加坡政府已經不是做得好。但是現在這種將剝奪在位議員及候選人的權力不斷地擴大,還有這些擴大是違法、違憲的,同時還不是透過高官去做,而是一個相對地官階是較低的選舉主任去做,這個其實敗壞體制是很惡劣的。

《經濟學人》智庫最近發表2017年全球民主指數排名,香港以6.31分在167個國家及地區中排行71位,比去年下跌3位,而且連跌5年,評分是2012年以來新低,排名比非洲的加納、亞洲的印尼、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都要低。在5項評分範疇中,香港在「選舉過程」只得3.92低分,「公民權利」亦由2016年的9.41分大跌至8.53分。

涂謹申指香港民主排名跌影響營商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新增很多限制,選舉主任可以因為政見及政治聯繫等原因,取消參選人資格,令到選民「無得揀」,他認為這種當權者極端的做法,令香港的民主指數排名每況愈下。

涂謹申表示,這種篩選候選人的做法,會令國際社會覺得港甚麼都無,既無民主、法治也倒退,他認為會影響香港的國際營商環境。

涂謹申說:制度永遠是互相評核的,譬如別人做生意要評核你的制度是否信得過,人家要評核你香港有沒有法治,所以將來你可否做一個仲裁中心、一帶一路可否做仲裁中心,這個就是要不斷別人評估,不是你一直說自己很有法治、水準很高你就可以,除非你說香港不是一個國際城市,不需要吸引外資,不需要一帶一路裡面做仲裁中心,全部可以自給自足,完全跟別人隔絕的,這當然可以,北韓那樣就可以了。

區諾軒指補選是法治與人治對決

參選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周庭被取消資格後,前民主黨成員、獨立民主派人士區諾軒星期三獲確認候選人資格,星期四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參選港島區立法會補選,包括周庭等民主派人士到場支持。

30歲的區諾軒首先在社交網發表題為「香港,不應是阿爺話事」的參選宣言,提及香港眾志黃之鋒、羅冠聰及周庭等年輕人,為爭取民主被判監、DQ議席及參選權,令他們要承擔巨大時代責任、受極權打壓,作為上一代人,為了不負他們犧牲,決定臨危受命參選,重奪屬於民主派的議席。

區諾軒在記者會表示,3-11立法會補選是「法治與人治」的對決。

區諾軒說:今次是法治同人治的對決,我們一定要讓法治戰勝人治。希望我們有最多的市民一齊出來透過投票表態,我們有自己引以為傲的法治制度,我們不應該隨意因為中央(北京)的政治取態而破壞這種制度,每個香港人應該受到國際條約、各種的制度保障。

國際關注當局取消周庭參選資格

周庭發言表示,今次當局取消她的參選資格,是排拒青年進入議會,事件引起國際關注。

繼歐盟日前發表聲明,批評取消周庭參選資格損害香港聲譽,英國外交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亦就事件發表聲明。英國外交部星期四發聲明表示,港人的參選權受《基本法》第26條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保障。英外交部發言人強調,高度自治、自由和權利是香港生活方式的核心,理應得到充份尊重。

香港特區政府星期四發表聲明反駁,強調周庭是因不符合《立法會條例》的規定以致提名無效,與限制言論自由或剝奪參選權無關。

立法會補選港島區候選人還有建制派的陳家珮、獨立的任亮憲及伍迪希。新界東的候選人還有黃成智、陳玉娥、方國珊、鄧家彪及趙佩玉;九龍西則有姚松炎、鄭泳舜及蔡東洲,建測界有謝偉銓及司馬文。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