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非建制派憂中國國歌法 影響言論思想自由


香港非建制派聯署反對中國國歌法 (照片由譚凱邦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8 0:00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初,通過將中國《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上星期五(3月16日)向立法會提交本地立法的建議條文。

香港立法會首次討論中國國歌法

當中最受關注的是第11條,提及香港中、小學須教育學生唱中國國歌、了解中國國歌的歷史和精神;以及第15條,任何人公開及故意篡改中國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中國國歌,或以其他方式侮辱中國國歌,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罰款超過6,400美元以及監禁3年。

香港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討論中國國歌法香港本地立法
香港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討論中國國歌法香港本地立法

香港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星期五(3月23日) 首次討論中國《國歌法》本地立法。出席會議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多次重申,立法目的和原意,是體現中國國歌的精神,希望香港市民尊重中國國歌,當局亦會兼顧香港實行普通法和社會實際情況,在本地立法的條文和用字作出適當調整。

多名民主派議員表示,條文有很多灰色地帶容易令市民誤墮法網,甚至箝制思想自由、造成白色恐怖,而立法強制香港中、小學必須教育中國國歌,亦影響學校的教育自主。

公民黨反對限制言論思想自由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代表公民黨發言表示,如果中國《國歌法》本地立法是限制言論自由,亦影響港人的思想自由的話,公民黨是會反對中國《國歌法》。在具體條文上,楊岳橋認為,第15條有很大的空間,對於「其他方式」侮辱中國國歌,當局有沒有大方向去演繹及解釋,否則市民可能誤墮法網,觸犯刑事罪行。

楊岳橋又關注,以往有香港流行歌的部份歌詞改編中國國歌,本地立法後是否還可以公開播放這類流行曲﹖

楊岳橋說:因為這個灰色空間、或者灰色地帶實在太廣濶,對於一些普羅市民或者大眾是會有憂慮,他們是會跌入這個空間,從而變成刑事罪行。我想問問,是不是我們不能夠再公開播放李克勤的《球迷奇遇記》了?

官員指難以提出侮辱貶損行為清單

聶德權回應表示,看不到楊岳橋舉例的流行歌,有觸犯草案中涉及貶損或篡改中國國歌的條文。聶德權表示,有信心中國《國歌法》的本地立法符合《基本法》,可以保障有關的人權及自由,但是會有一些「合理的限制」。聶德權坦言,不能夠列出清單,那些行為是「其他方式」侮辱及貶損中國國歌。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聶德權說:另外第15條的條例當中,侮辱(中國)國歌的行為,當然我們不能一一很詳細地列出清單,那些是、那些不是,最主要第一、需要是公開以及故意,所以你有意圖、你是公開,以及看看有那些行為,行為本身是篡改歌詞曲譜,貶損形式奏唱(中國)國歌,或者其他形式去侮辱(中國)國歌,在處理當中會是執法機關看到一些情況,有足夠的證據,符合剛剛我所講的幾個條件的時候,會作出檢控。

聶德權的解釋未能夠釋除民主派議員的疑慮,毛孟靜關注,如果奏唱中國國歌時,有人「反白眼」或者「用廣東話唱中國國歌」會否觸犯法例?她又要求將罰則非刑事化。

朱凱迪亦舉例,如果在一場球賽中,一萬名球迷在奏唱中國國歌時站立,但是其中一名球迷不站立的話,會否觸犯刑事罪行?聶德權對這些疑問沒有具體回應。

陳淑莊質疑立法違反基本法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中國《國歌法》的弁言與國旗、國徽法有所不同,中國《國歌法》的弁言中提到「踐行社會主義價值觀」,她認為與《基本法》第5條香港實行資本主義或有違背,亦是偏離香港實行的普通法。她又質疑,中國《國歌法》要求中、小學必須教育中國國歌,違反《基本法》中保護學術自主的條文。

陳淑莊說:我想問下為何有這麼不同的處理方法呢?是不是現在(中國)國歌還要凌駕在(中國)國旗、國徽之上呢﹖還是因為時移勢易,現在是要更加嚴格地去提醒香港市民,要尊重、即是所謂尊重,即是表面尊重都要呢?

議員建議教田漢被逼害歷史

多名民主派議員關注中國《國歌法》立法後,將會影響港人的言論及創作自由。邵家臻高舉一條印有改編中國國歌其中一句歌詞的毛巾「起來不願做維穩社工的人們」,詢問聶德權立法後,公開高舉這些二次創作的物品,會不會構成刑事罪行﹖聶德權表示,這些物品只是表達意見,並不是奏唱中國國歌。

邵家臻並表示,立法強制人去「愛國」只會變成恨,他又認為香港中、小學必須教育中國國歌的話,一定要教育學生認識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作詞人田漢在文化大革命被迫害,死於禁閉的遭遇。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高舉標語毛巾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高舉標語毛巾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邵家臻說:會不會教(中國)國歌作者田漢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爬在地上飲尿,而且被迫死,這是1935年的作者,會不會講這部份呢?

多名民主派議員認同,教育中國國歌必須要提及作詞人田漢的遭遇,亦反對以中國國歌灌輸愛國主義。

不過,建制派議員則認為中國《國歌法》立法是「應有之義」,又批評民主派認為立法後市民易墮法網,是危言聳聽,杞人憂天。

非建制派聯署反對中國國歌法

多個非建制派團體及個人代表,星期五下午舉行記者會,公佈約有30個非建制派團體及個人參與聯署,反對中國《國歌法》影響港人言論及創作自由。

聯署聲明批評中國《國歌法》如同將《基本法》23條「斬件」立法,箝制香港人的言論空間,影響言論和創作自由,將香港「大陸化」,不尊重一國兩制的精神。聲明又表示,中國國歌第一句歌詞提到「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自由意志才是「不做奴隸」的理念,以法例強迫香港市民唱中國國歌,才是對中國國歌最大的不尊重。以立法強迫港人「愛國」只會令人更想反抗。

參與聯署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港英年代香港人可以將英國國歌改歌詞,現在的中國《國歌法》是當局透過司法作為心理上的武器,而且法例有很多灰色地帶,她認為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限制港人的言論自由和思想自主。

毛孟靜說:當時香港人將英國國歌改歌詞,一開口就是「個個揸住個兜」,當時是沒有問題的,現在的(中國)《國歌法》大家心裡有數了,它是透過司法作為一種心理上的武器,等香港人「乖乖地」,尤其是看球賽時就「醒定」。

范國威反對嚴刑峻法強制愛政權

參與聯署的新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表示,香港不應該倉促就中國《國歌法》立法,因為中國《國歌法》要鼓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並鼓吹社會主義精神,他認為愛國主義是人為的政治運動,令統治者便於統治人民。

范國威說:這個是透過(中國)《國歌法》嚴刑峻法,有刑事後果、有懲罰性,是政府行使公權力強制全社會的人要去愛政權,是一種鼓吹,有罰則、有強制性,而這個並不是國際慣例,這是專權政府統治的一種方法。

范國威表示,透過嚴刑峻法要香港市民尊重中國國歌,只會適得其反。發起聯署的新同盟區議員譚凱邦表示,聯署近幾日才發起,他們希望約見政府官員,表達市民對中國《國歌法》立法的憂慮。

參與聯署的30多個非建制派團體及個人,包括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張秀賢、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禎,以及本土派輿論領袖盧斯達亦罕有參與聯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