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千人遊行促政府削單程證中國移民


香港多個政黨及民間團體遊行抗議公立醫療系統爆煲要求削減中國單程證移民配額。(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9 0:00

香港公立醫院逼爆的問題多年來未有解決,最近冬季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逼爆的情況更趨嚴重,相繼有前線護士及醫生遊行集會表達不滿,要求當局正視問題。多個政黨及醫護人員組織,星期日再次發起遊行,他們認為香港醫療爆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每日150個中國單程證新移民,令香港人口不斷增長,遊行人士要求當局削減中國移民單程證配額,取回單程證申請者的審批權,制訂配合港人權益的人口政策。

主辦單位估計有1千人參與要求削減中國單程證移民配額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辦單位估計有1千人參與要求削減中國單程證移民配額遊行。(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人口政策關注組、新民主同盟、人民力量、護政及放射良心等多個政黨、醫護人員組織及民間團體,星期日(2月17日)在旺角發起”香港超負荷、醫療爆煲、削減單程證遊行”,要求香港政府了解人口政策出現問題,以及醫療環境已經逼爆,要求政府減少每日150個中國單程證新移民的配額。

團體遊行抗議公立醫療系統爆煲

大會估計約有1千人參與遊行,警方則估計約有380人參與。遊行人士沿旺角前行人專區的西洋菜南街,遊行到廣華醫院門外,為醫護人員打氣,再遊行到旺角政府合署前的空地集會。有遊行人士手持貼上”爆”字的瓦煲遊行,寓意公立醫院”爆煲”,沿途高呼口號。

遊行人士到廣華醫院為醫護人員打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到廣華醫院為醫護人員打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高呼口號:醫療爆煲、減單程證,紓緩醫護壓力,參與審批權。

主辦單位表示,香港醫療爆煲令前線醫護人員非常辛苦,也令醫療服務質素受損,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每日150個中國單程證新移民,令香港人口不斷增長,1997年主權移交至今,已有100萬左右的中國移民經由單程證進入香港定居。

遊行人士打扮成護士。(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打扮成護士。(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辦單位表示,單程證全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往港澳通行證”,是中國公安部相關部門發給香港或澳門親屬的中國居民,前往香港或澳門定居的證件,但香港政府卻不能擁有自身對單程證申請者的審批權。

主辦單位又表示,目前香港的醫生對市民比例為1.9對1千,護士對市民比例為7.1對1千,可以預期每年增加超過5萬名中國新移民,就需要每年相應增加醫生和護士,估算為接近100名醫生和接近400名護士,但香港政府的醫療規劃卻未能追上源源不絕的醫療需求,後果就是醫護人員繼續承受超負荷的工作壓力。

遊行人士不滿中國對香港人口清洗

參與遊行的香港市民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每日150個中國單程證新移民來香港,是令到香港醫療系統爆煲的原因之一,他有切身感受,是在公立醫院輪候普通科的時間長了,有時秩序也會混亂了,他參與遊行為醫護人員加油,在目前公立醫院床位及人手不足的惡劣情況下,希望他們緊守崗位,因為市民需要他們的服務,他又希望港府削減單程證配額,紓緩香港人口”爆煲”的情況。

兩名參與遊行的護士手持爆字標語及鋼煲,寓意公立醫療系統”爆煲”。(美國之音湯惠芸)
兩名參與遊行的護士手持爆字標語及鋼煲,寓意公立醫療系統”爆煲”。(美國之音湯惠芸)

對於香港政府一再強調,中國單程證移民配額,主要是家庭團聚的人道立場,李先生認為,只是中國政府對香港實行人口清洗的藉口,從而消滅香港人的反對聲音。

李先生說:這些是中共的藉口,中共的政策來的,它將多些大陸人來香港”洗牌”,將我們同化,它們這些陰謀來的,香港政府有甚麼會出聲呢﹖不會幫我們出聲的。

公院後勤人員指急症室長期逼爆

參與遊行的公立醫院後勤人員葉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香港政府可以爭取中國單程證新移民申請者的審批權,因為單程證新移民來香港定居之後,還可以申請他們的父母、中國出生的子女等親屬來香港,如果香港政府完全不能夠掌握單程證申請者的背景,很難制定長遠的房屋、醫療及教育等政策。

葉小姐又表示,香港公立醫院長期出現病人”逼爆”的情況,她工作7年的經驗,根本無分流感高峰期,急症室幾乎每日、每個角落都逼滿病人,情況非常惡劣。

葉小姐說:我觀察所得,雖然我不是醫護人員,但我間中都會去A&E(急症室)或者病房見到,它們的床真的塞都滿,周圍都塞滿床,搞到可能走火通道全部塞都爆,但是塞到爆之餘,它們有時會”走鬼”,即是它們(管理層)有些人下來查的時候就會”走鬼”,扮到好像沒事一樣。它們護士的主管有時會抱怨,有時又會叫我們幫手找地方怎樣”塞走”一些病人。

公院醫護寧轉職私院免受氣”

葉小姐表示,政府增撥超過6,400萬美元的資金,無助解決公立醫院逼爆的問題,她認為主要原因是醫院管理局的架構太複雜,而增撥的資金聘請的臨時醫護人員待遇很差,連正式的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很多都寧願轉職到私立醫院工作。

葉小姐說:私院又有花紅、又有雙糧、我為何要在這裡(公立醫院),又要受你們的病人氣,因為他們公院其實有很多新移民來,其實在裡面當”大爺”那樣,真的對護士、醫生”使到盡”,就好像給了一百多(醫藥費)就可以發惡,如果我生活在這個環境之中,我外面有高些工資,我為甚麼不走,我為何要在這裡(公立醫院)受氣。

急症室醫生指新移民語言不通增負擔

出席遊行集會的公立醫院急症室醫生鄺葆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以她的工作經驗,近年多了單程證中國新移民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她認為主要的問題之一,是語言不通,有時會加重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負擔。

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醫生鄺葆賢(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醫生鄺葆賢(美國之音湯惠芸)

鄺葆賢說:因為多了很多不是甚至普通話,有時我們普通話,譬如我們這些年紀的醫生,識講我們都會盡量有時需要的話,我們都會講,但是有些不是講普通話的,有些甚至講鄉下話,就會變成我們在急症室的病人服務裡面是有影響,因為我們再要找護士或者再找人翻譯,甚至再找很多人去幫手,你不知道他(病人)講甚麼,其實你醫不了他。

鄺葆賢表示,很多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近年都面對更多中國新移民的求診需求,因為中國新移民都會變老,對公共醫療系統的需求都會增加,她認為香港政府應該跟進,投放足夠的資源。

香港不能負擔14億人醫療需求

鄺葆賢強調,香港政府應該取回中國單程證新移民的審批權,以及制定長遠的人口規劃,例如用計分制分類哪些中國新移民可以優先來香港,或者港府最少要在單程證中國新移民來香港定居之前,掌握他們的年齡、性別等基本資料,否則這些中國新移民來港之後,應該自行負擔醫療費用,而不是令香港的公立醫療系統長期承受一大批未知背景來歷的新移民。鄺葆賢又表示,香港不能夠負擔中國14億人口的醫療需求。

鄺葆賢說:如果你無限加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入14億的人呢﹖兒子又申請媽媽來,媽媽申請超齡子女來,超齡子女就申請他老婆來,他老婆又申請她媽媽來,然後就會一路”藤帶瓜、瓜帶藤”下去,就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范國威指遊行反映市民憤怒

遊行發起人之一、新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大會估計有1千人參與遊行,當中亦有不少醫護人員參與,反映市民很憤怒,亦與他在地區工作接觸的市民反映的情緒吻合,有市民向他反映,公立醫院輪候專科,可能要等18個月至兩年。范國威強調,這次遊行之後,會繼續跟進。

新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左一)與遊行人士為醫護人員打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新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左一)與遊行人士為醫護人員打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范國威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議題,我們一定要持續跟進,直至政府有一個適切的回應,制度崩潰、制度問題由制度入手,就不要用一些政治論述,或者提出一些搬龍門或者偷換概念之後,就以為香港存在的醫療系統爆煲的問題,就會明日就消失,是不會的,這個問題存在的話,我認為我作為代議士,又或者很多民間團體關注到香港的醫療系統爆煲這個問題,都會繼續跟進。再搞遊行、在議會層面跟進、約見官員、約見特首,我們都不會放棄這些機會。

港府應制訂配合港人利益人口政策

范國威又表示,中國單程證新移民太多,造成公立醫療系統爆煲的問題,也是中港矛盾的問題,他強調人口政策容易被官員或者一些有心人,轉移視線成為社群對立的問題,他認為絕不可取。

范國威說:我想講國際的經驗,就是制定一個配合本地權益及本地社會未來發展,符合民情的人口政策,才是真真正正、對症下藥去消解社群之間的矛盾,甚至不必要的仇恨,又或者歧視,這個適切的方法。

一直協助中國的社區組織協會星期日發聲明回應遊行,再次引用香港政府統計處數據,表示公立醫院壓力增長來源是65歲以上人口增長,持單程證來港中國新移民當中,相關年齡組別人口所佔比例甚少,重申單程證來港人士與香港醫療壓力爆煲無關。

社區組織協會批評,遊行團體基於過份簡化推論及客觀理據下,指摘單程證入境者只增加社會負擔,忽視新移民的貢獻是”有欠公允”。

遊行人士高舉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高舉標語。(美國之音湯惠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