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學者分析若立法會選舉被押後 將帶來極壞影響


香港民意研究所總裁鍾庭耀(左起)、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香港民意研究所副總裁鍾劍華,7月23日召開記者會,民主派初選投票站整體防疫措施良好,不認為市民排隊投票會造成疫情擴散。(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0 0:00

香港7月初出現武漢肺炎疫情第三波爆發,星期四錄得單日破紀錄的111宗本地確診個案,累計確診個案約2,240宗。多個建制派政黨及團體近日要求當局因應疫情嚴峻押後立法會選舉。有學者分析,如果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因一些不被公認的原因被押後,甚至取消,將會帶來極壞的影響。另有學者表示,今年2月中至7月中,國際疫情嚴峻,但期間仍然有超過40個國家及地區如期舉行過選舉,他質疑建制派要求押後選舉,可能是因為有幾十萬在大灣區生活的港人,疫情下未能返回香港投票,有種票的嫌疑。

4年一度的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將於9月6日舉行,為期兩星期的參選人提名期,上星期六(7月18日)開始至下星期五(7月31日)結束。多名抗爭派年青候選人已經報名參選,包括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穎匡、前新聞記者何桂藍等,當局會否大規模DQ(取消)民主派及抗爭派參選人資格成為各界關注焦點之一。

建制派指疫情嚴峻要求押後立法會選舉

在香港持續半年的武漢肺炎疫情,7月初出現第三波大爆發,情況比過去兩波疫情更嚴峻,星期四(7月23日)錄得單日破紀錄的111宗本地確診個案,是連續兩日錄得單日超過100宗本地確診,累計確診個案約2,240宗。

多個建制派政黨及團體近日要求當局因應疫情嚴峻押後立法會選舉。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星期二(7月21日)出席電台節目表示,他建議押後立法會選舉是希望提醒政府,一旦疫情不受控,選舉日市民在票站聚集,可能增加疫情爆發風險。他又表示,東京奧運也延期至明年,香港政府不能”大安旨意”,應該研究選舉能否繼續,以及如何解決立法會”真空期”等問題。

譚耀宗強調,建議押後立法會選舉,首要顧及的是疫情和市民健康,而不是制派的選情。不過,被問及是否有住在中國大陸的建制派支持者反映,疫情下不能返回香港投票,譚耀宗承認,有不少香港人已搬到廣東省大灣區居住,在香港並無固定居所,如果在疫情下要隔離14日,他們可能不能夠返香港投票。有建制派估計,長期居住在大灣區的香港人可能多達幾十萬人。

另有建制派表示,香港爆發武漢肺炎第三波疫情,是7月11及12日舉行的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引起大批市民聚集投票”播毒”。

學者指民主派初選防疫措施整體良

負責監察民主派初選的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星期四出席記者會,發表觀察報告表示,主辦單位在7月6日已經宣傳,呼籲參與初選投票的市民注重公共衛生安全,排隊等候投票的市民必須戴口罩,每個票站亦有防疫措施,包括市民進入票站時必須量體溫,用消毒洗手液搓手等,觀察報告認為,接近250個初選投票站的防疫措施達到78%,即是整體良好。

陳家洛表示,建制派指控民主派初選”播毒”並不成立,反而有建制派慶回歸歌舞團表演,引起超過20宗傳播,以及紀律部隊家庭聚餐出現群組傳播。

陳家洛說:”而事實上我相信排隊投票是不會有人在那裡唱歌、卡拉OK、跳舞、噴口水、”攬頭攬頸”(抱在一起)、自拍,我想沒有的,大家翻查一下,各位傳媒朋友你們拍攝到很多照片的,那兩天在不同的票站,看清楚那個排隊的秩序,你看看那些市民有沒有戴口罩,你看看票站裡面有沒有人流的管制,我去的票站,我自己投票那個地方,有量體溫、票站裡面的人數限制也有,有酒精搓手液、有要求我們戴口罩,而用那些器材、電子器材去投票,那些是有定時去清潔,是很嚴謹的一個過程來的。”

鍾劍華否認初選令疫情擴散

負責設計初選電子投票系統的香港民意研究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他近日一直留意衛生署公佈的確診個案,每日幾十甚至過百宗確診,並沒有發現因為初選排隊投票而感染的群組,他質疑建制派不批評警察家屬聚餐以及慶回歸歌舞團,不戴口罩唱歌跳舞引發的群組感染,指控初選”播毒”是不尊重事實。

鍾劍華說:”為甚麼你那位(食物及衛生局前局長)高永文醫生自己是專業醫生,夠膽會講一句說(初選)導致疫情擴散呢﹖為甚麼十幾個那些警察家屬那些家庭(聚會)群組,有十幾人感染你又不說,唱歌、跳舞走去慶回歸那些(感染群組)你又不說,即是我覺得起碼要尊重客觀事實,你就算有政治立場你都要尊重客觀事實,如果真的有一些因為排隊投票而造成的感染群組,你就告訴我,現在是沒有,所以講這些簡單講一句廢話來的,廢話來的我講多次,即是只會令大家更反感,亦都證明了我剛剛講那點,一個政府連尊重事實你都做不到。”

陳家洛指建制倡押後選舉有種票之嫌

對於親北京人士主張香港政府應該押後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陳家洛表示,是一個很不成熟、也是香港管治會引發一個大危機的觸發點。因為香港政府都知道疫情是遍佈全球、也是一種”新常態”,如果有人認為要等到疫情受控或者完結之後,才舉行立法會選舉,變相就是有人想無了期地終止、甚至是取消立法會選舉。

陳家洛認為,建議押後立法會選舉的人,當中一定有政治考慮,因為他們都是不同的政黨代表及親北京人士。陳家洛表示,有建制派人士表明,押後選舉是因為有幾十萬長期居住在大灣區的香港人,疫情下未能返回香港投票,他認為選舉管理委員會應該回應這些不是經常居於香港、沒有固定地址的大灣區港人,是否符合香港的選民資格,否則可能是有人大規模種票。

陳家洛說:”如果是大量的(大灣區港人),我們就有問題要問、政府不可以迴避這個問題,因為基本上差不多等如有人告訴你、明目張膽種了很多票在(香港)境外,他們很想回來,解釋是這樣。如果有心回來投票我尊重每一個人自由選擇,我都很想告訴他們,在這個疫情成為”新常態”的情況底下,你就來香港接受兩星期的(隔離)檢疫,如果你在香港真的有地方住的,我不會質疑的,你可以找到地方住,你有自己的地方住,要不然即是要等到整件事(疫情)完結,他們很順利好像以前沒有疫症那樣,可以來到香港即日來回投票的,我就覺得等如取消了選舉,因為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這個疫情幾時會完,幾時會令到他們那幾十萬、所謂幾十萬在大灣區住的人放心回來(香港)投票。”

押後立法會選舉將會造成憲制危機

陳家洛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選舉管理委員會今年5月已經向立法會提交書面文件,參考過去大半年國際上不同地方在疫情下舉行選舉的經驗,制定9月6日立法會選舉的疫情應變方案,包括延長投票時間等,但是港府至今並未回應選管會的相關報告。

陳家洛表示,據統計今年2月中至7月中,國際疫情嚴峻,但期間仍然有超過40個國家及地區如期舉行過選舉,他認為疫情嚴峻並不是香港要押後立法會選舉的理由,而且香港沒有相關法例可以延遲選舉超過14日,如果押後立法會選舉超過今年10月1日未能有新一屆立法會組成,會造成憲政危機。

陳家洛說:”整個國際社會都見到,結論很簡單而已,就不是甚麼疫情、甚麼其他(原因),是直接破壞一個選舉制度,直接破壞立法機關它應該本來可以透過這個選舉而得到的認受性,去監察行政機關,最令我憂慮的就是現在在國安法下面,其實大家都不知還認不認識所謂一國兩制、《基本法》這些情況,如果去到10月1日換屆的選舉不能進行,我想問那些人去組成立法機關呢﹖怎樣做好這件事呢﹖出現的真空期是不是硬要不知怎樣委任一個”臨時立法會”濫芋充數呢﹖所以這些問題政府不能迴避的。”

鍾庭耀指押後選舉帶來極壞影響

香港民意研究所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如果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因一些不被公認的原因被押後,甚至取消,將會帶來極壞的影響,在國際上成為一個很壞的例子。他又認為押後選舉不能夠解決問題,對某一方的選情也未必有利。

鍾庭耀說:”如果這個(立法會)選舉是種種原因是押後,尤其是如果是一些不被公認的原因而押後呢,其實它帶來極壞的影響是很壞的,因為全世界都會在看這個選舉,如果押後、甚至取消,是基於甚麼原因呢﹖到時大家都要解釋,現在國際形勢都很複雜,如果香港都不能夠如期進行一個和平理性的選舉,這個可能是一個很壞的例子。”

湯家驊指押後選舉有政治風

本身是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押後立法會選舉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考慮,特首雖然可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4條將投票日押後14日,法理上也可無窮使用,但要有事實根據支持,以目前疫情嚴峻看來成效亦存疑。而如果引用緊急法或《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又會惹起爭議或司法挑戰,以及影響營商環境及投資者的心理。

湯家驊認為,押後立法會選舉政治風險大於得益,是不值得,加上香港剛剛實施國安法,如果在這個時候將立法會選舉日期更改,可能會引來一些猜測,就是進一步剝削香港人的投票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