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被拒入境香港的台灣學者網上連線出席論壇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學聯以網上連線進行台港兩地《殖民香港》學術研討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最近邀請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台灣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以及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豪人,到香港出席星期五(12月22日)在中文大學舉行的《殖民香港:由英殖時期到特區年代》學術研討會,擔任講者。

學聯指拒台學者入境呈中港殖民關係

不過,2014年曾經為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的專題報道,「香港民族命運自決」撰寫評論的吳叡人,12月初申請網上簽證到香港時,被拒絕申請。另一名台灣學者吳介民亦被拒發香港簽證,而順利獲發香港簽證的台灣學者吳豪人,則決定取消到香港,以示抗議港府無理拒絕另外兩名台灣學者來港。

學聯上星期六(12月16日)因應兩名台灣學者被拒入境香港,發表題為「中殖香港成孤島、港人自救守自由」的聲明表示,舉辦是次研討會的主要目的,是讓港人共同討論香港的殖民狀態,是否仍未在英國殖民時期後消除下來的問題,但是這次港府拒絕兩名台灣學者入境的決定,呼應了這次研討會的主題,向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呈現出一種中國和香港之間的殖民關係。

學聯表示,今次兩名台灣學者被拒入境香港的問題,再加上今年十月底發生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被拒入境事件,令人擔心所謂「一國兩制」已成國際笑話。

學聯並表示,今日禁止台灣學者到香港進行學術交流的先例一開,他日香港政府也可以無理地禁止所有批評過中國和香港政府的外地學人來香港討論學術,破壞香港的學術自由。

學聯要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及入境事務處處長曾國衛,交代香港有否入境黑名單,以及今次拒發簽證的原因。不過,港府及特首辦都沒有回應。

評論員批損害香港國際形象

出席研討會的香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港府拒絕兩名台灣學者吳叡人及吳介民入境香港,對台港兩地的交流影響不大,以今次研討會為例,主辦單位可以安排視像直播交流,他認為港府的做法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得不償失。

香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練乙錚說:我覺得香港政府的做法是比較愚蠢。你既不可以阻擋這種交流、這種意見或者想法的交流,但是你又在國際上損害了香港的開放形象,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繼台灣作家張鐵志12月初被拒入境香港後,再發生同類事件,練乙錚表示,香港政府受北京的影響,在入境政策上會愈來愈收緊,對香港未來的前景也有影響。

練乙錚說:譬如對外國人來投資,對文化交流等等,都會產生反作用。

學者批香港學術自由受嚴重侵蝕

因應3名台灣學者未有到香港出席研討會,學聯安排以網上連線方式進行,讓台、港兩地的學者及現場觀眾即時交流,探討香港主權移交後,面對北京「殖民」管治的現況及出路。

台灣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以「中國因素以及後殖民政治的可能」發表講話表示,過去多年他經常到香港參加學術研討會,對香港及中國問題發表論文,但是這次他和吳叡人都被拒發入境簽證,加上最近港府拒絕很多外籍人士入境,顯示香港的學術自由正遭受嚴重的侵蝕,是嚴重的警訊。

吳介民並表示,早於2008年他已經研究中國因素干預台灣民主的理論,以及中國因素介入台灣與香港的政治運動論述,他認為這次被拒絕入境香港,或者是由於這些原因。

吳介民說:但是我想強調,這一切對這個問題(被拒入境)的猜測,都是不確定的,因為中共決策不透明,它可以讓你猜不透,讓你心生疑慮,自我審查。

台灣中央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台灣中央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太陽花及雨傘運動結果不一樣

吳介民表示,2014年台灣與香港分別發生兩場劃時代的抵抗運動:太陽花及雨傘運動,但是兩場運動的結果不一樣。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令兩岸服貿協議擱置,而香港的雨傘運動則沒法爭取真普選。

吳介民表示,當時台灣的執政國民黨是民選政府,必須對抗爭者的訴求作出回應,但是香港政府只是中國政權底下的特區政府,它無辦法也沒有能力對抗爭者的政治訴求作出回應。

吳介民說:因此香港這場(雨傘)運動除非中國政府作出讓步,否則在本質上注定會自我挫敗。

吳介民指香港處「被殖民」情境

吳介民表示,香港的民主運動真正要對抗的是中國政府,但是抗爭者在既定的政治格局之下,被迫針對香港政府提出政治訴求,但港府作為特區政府,它既沒有政治意志,也沒有政治能力作出民主化的決定,因為北京操控著最終的否決權,吳介民認為,香港在政治上處於「被殖民」的情境。

吳介民說:這樣顯示出,香港在政治上處於「被殖民」的情境,我將「被殖民」放到引號當中,意思是只有香港人民自己可以定義自己,在當下這個時空,針對自己的生存狀態,是否正在經歷被殖民,也就是對自己政治身份的集體認知,並且對這個情境作出政治回應。

吳介民表示,香港是不是一個寄望獨立於中國之外的政治共同體,這個問題只能夠由香港人自己回答。

吳介民又表示,雨傘運動期間,北京躱在香港政府背後,不必在第一線處理抗爭訴求,並以不透明政治過程,指揮港府如何對抗爭者的訴求作出反應,並且否決抗爭者爭取真普選的訴求。

雨傘運動撕破一國兩制假面

吳介民認為,雨傘運動撕破了一國兩制的假面,香港政府只是北京的傀儡,但是港府有著充當北京援衝器的功能,在第一線協助北京阻擋及化解抗爭者的壓力。

吳介民說:這是雨傘抗爭運動最大的一個政治揭發,直言之,北京正在執行對香港有權無責的統治,北京通過特區政府,表面上是港人治港,通過特區政府的掩護,進行對香港的剝削與宰制。

吳介民表示,最近有中聯辦官員說香港不存在染紅的問題,他認為是北京的殖民者對香港現在處境的描繪,亦是殖民者慣性告訴被殖民者「你是誰」,企圖取消香港人的主體性。

吳介民又表示,香港的民主抗爭者、年輕人接二連三被司法追訴,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政治壓制,但是他認為香港人的抗爭可以向世界提出北京難以辯駁的宣告。

吳介民說:北京正在香港打造一座政治犯的監獄,所以這個時刻香港的公民社會氛圍,可能會比較低沉,但是我想告訴香港的朋友,你們努力不懈的抗爭,已經證明了香港的政治存在,香港的政治存在已經讓北京難以辯駁。

台灣中央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左)及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豪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台灣中央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左)及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豪人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吳叡人指北京對港管治存矛盾

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以「從比較殖民角度看中國對香港的統治」發表講話表示,北京對香港的間接管治存在矛盾,包括北京希望吸收香港的意圖,以及想利用香港作中介走出去的目標有抵觸,不可能同時利用香港法治優勢吸引投資,同時又破壞港法治,因此容易產生衝突。

吳叡人表示,北京對香港人在身份認同上的殖民是失敗的,而經濟上的殖民也不是全面成功,因為香港社會分配不均惡化,中共只能掌握精英階層,即是資本家和專業階層。

對於未來香港能否以經濟角色作為與北京的談判籌碼,吳叡人感到悲觀,他認為中國高度集權,與大英帝國對蘇格蘭不同,而且香港亦沒有軍事等權力與北京對抗,此外,中國的「一帶一路」藍圖是否順利亦屬未知之數,更以預計香港能扮演甚麼角色,成為與北京談判的依靠。

籲港人將一國拉回兩制方向

有網上觀眾提問表示,「一國兩制」是不是比北京「直接管治」而言,已經是香港現時的最佳選擇﹖

吳叡人回應表示,香港主權移交後與北京產生那麼激烈的對立,主要是由於一國兩制設計的曖昧,香港人與北京對一國兩制可說是「同床異夢」,香港重視兩制北京重視一國,他認為香港人應努力把現時傾向「一國」的情況,拉回「兩制」。

吳叡人說:你把一國拉回到兩制的方向,它可以作為一種陣地戰。所謂陣地戰的意思是說,北京太過威權不能作出正面攻擊的時候,你必須據小勝為大勝,在這種情況下,在一國兩制裡面去調整,讓它推回到兩制,讓香港保有更大的自主權,我認為是一個非常合理的戰略選擇。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