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紐交所除牌決策大轉彎,市場人士:華爾街是中國最大盟友


紐約證券交易所街景(路透社2020年3月9日)
紐交所除牌決策大轉彎,市場人士:華爾街是中國最大盟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4 0:00


短短五天內,美國紐約證交所針對三家中國電信公司的除牌計劃做出了前後矛盾的決策。紐交所於週一晚(1月4日)正式宣布,基於“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的指引”,不再推動對中國電信、中國移動與中國聯通的下市除牌程序。

對此一決策大轉彎,紐交所未進一步說明確切原因,但部分觀察人士猜測,應該與華爾街的助攻或中國的施壓脫不了乾系。他們說,特朗普政府臨下台前,對中國發動的最新一波金融戰很難有贏面,如今還陷入了國家安全和個人私利間的自我交戰中。

不過,也有人認為,美國圍堵具有軍工背景的中企有利於美國整體的國家利益,因此,此一決策或許面臨修正、未來必須改採迂迴路線,但長期而言,即便是拜登總統上台,也應該不會偏離金融圍堵中國的大方向。

香港智易東方證卷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藺常念(照片提供: 藺常念)
香港智易東方證卷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藺常念(照片提供: 藺常念)

香港智易東方證卷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藺常念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對中國發動高端晶片的科技戰,的確已經打到中國的要害。但美國要阻斷美國資金繼續投資中企或不讓中企繼續在美股上市募資,這類的金融戰美國贏面不大,因為,華爾街人士會先跳腳。

針對紐交所除牌決策之反覆,藺常念說:“這就證明,華爾街、金融界是中國最大的朋友!…美國的華爾街賺了多少中國的錢呀!如果沒有中國的生意,美國那它四分之一的收入都沒有了。所以,金融界是第一個反對特朗普的政策的,因為,特朗普現在所有的幕僚、所有的官員都是反華的,所以,這個政策是非常地偏倚、不平衡的。”

華爾街助攻

藺常念認為,紐交所去年12月31日對三大中國電信商的除牌決定是特朗普總統臨下台前對中國的最新一波反擊,但此一決策本身不夠理性,首當其衝受到華爾街人士的反彈。他期待,新總統拜登上台後,應該不會像特朗普總統一樣、再把中國當做唯一敵人。屆時,美中若重新回到互為戰略夥伴的關係,這類對中企的金融圍堵政策應該不會持久。而且,他說,中企若真的被逼得從美國下市、回到中國上市“也是好事,為什麼中國的錢要讓美國人賺?”

位於台北的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照片提供: 黃齊元)
位於台北的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照片提供: 黃齊元)

位於台北的資深創投人士、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也同意,特朗普總統基於地緣政治、圍堵華為等中國科技公司非常成功,但若對中國發動金融戰,恐沒有贏面。而且,退出美股、回到中國上市,對中企而言,損失恐不如美國預想得大。

他說,做假帳的瑞幸咖啡是對美國投資人有傷害的中企,但三大中國電信公司並非如此,其目前的營運基本面良好、也有穩定的現金流,若從美國下市、甚至回到港股上市後,仍不准美國資金投入,最終傷害到的是美國投資人。

黃齊元說,且就現況而言,近300家中企因在美股受到美國投資人的排擠和諸多監管法令的限制,已經越來越沒有留下來的誘因。相反地,中國股市對中企的吸引力則越來越大,尤其已有成功募到更多資金或拉抬本益比的前例。例如,去年,京東和京東健康在港股分別成功募得39億美元和34億美元的資金,或中芯國際在上海A股募得532億人民幣(82.4億美元)的資金,都是創紀錄的上市案。

黃齊元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資金是很多的。所以,當然從某個角度來講,香港的這個資本市場是會中國化,意思就是說,它有更多的中國資金在裡面。但以一個股票的點來講,就是說,同樣是錢,你不要管他是美國人的錢、還是中國人的錢,反正是一個好的公司就會有錢。如果這是一個好的股票,如果你不允許美國的資金投資,那這是美國投資人的損失,但並不代表沒有歐洲的資金、新加坡的資金、中國大陸的資金可以補上這個缺口。”

中企加速撤出美股

另外,由於美國的“外國公司問責法”已於去年12月生效,未來無法遵守美國審計標準的中企也恐怕無法繼續在美國上市。在此前提下,黃齊元認為,未來2-3年內,中企加速撤出美股、回中國上市也恐將難以避免。但此一趨勢,他再次強調,對美國將是把“雙面刃”,恐損人也不利己。他說,許多依賴中國市場的美企都不願失去中國6億中產階級人口的生意或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5G市場。

對此,位於上海的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金融與會計學教授芮萌則批評,美國十多年來對中企的審計標準“睜隻眼、閉隻眼”,圖得就是對華爾街的好處。但他說,現在美國蓄意拿這說事,若間接促成中企回中國上市,其實不利於美國,但對中國股市卻是利多,對中企也是好事,尤其外資在中國股市的參與率已經從2%成長到9%,不怕籌不到資金。

他還說,面對美國這樣充滿敵意的製裁,中國也有太多可以施以反擊之處。

芮萌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有)太多leverage (影響力),你在中國設廠的美國企業,譬如說,你跟美國軍方有關係的,那我也可以製裁你呀!誰沒有一個軍方的客戶呢?就是說,軍方用你的服務!你說大公司,世界五百強的企業,如果細究起來,那家公司沒有(和軍方有)聯繫的,不可能。”

中國威脅報復

在紐交所宣布取消除牌計劃前,中國外交部、商務部和證監會都在上週末相繼發言嚴詞抨擊美國的舉措。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二(1月5日)下午在例行記者會上說,美國一些政治勢力持續無端打壓在美上市外國公司,反映出其規則制度的隨意性、任意性、不確定性。

中國證監會發言人星期日稱“美方出於政治目的實施行政令,無端打壓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此舉嚴重破壞了正常的市場規則和秩序”,雖然證監會也說,三家中國電信商在美國存託憑證(ADR)的總體規模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近31億美元),占公司總股本2.2%以下,即便被美國除牌,對公司發展和市場運行的直接影響相當有限。

而中國商務部則更語出威脅,稱“將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國企業合法權益”。

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繡雯 (照片提供:王繡雯)
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繡雯 (照片提供:王繡雯)

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繡雯認為,紐交所的決策轉彎或許和中國的施壓和報復威脅有關。不過,她說,美國對中國的金融封鎖政策現在只是遇到短暫的挫敗,即將上台的拜登政府在修改過特朗普政府的激進路線後,應該會改採迂迴的路線,還是讓中企慢慢地從美股下市。

她說,美國基於資安和國家安全等考量,要求有軍方背景或國家資本的中企從美股下市的大方向應該不會改變,但新的拜登政府可能會換成比較緩和的方式,來減少對投資人和企業的衝擊。

她向美國之音表示:“美國是掌握了資金,它不會讓美國的資金去養大中國來成為它的對手,所以,它這方面一定會控管。”

王繡雯說,政府與企業界所追求的目標和利益不同,所以產生行動上的差異是常見的現象。她不諱言,華爾街人士最終的算計仍在金錢和利益等個人私利上,因此,不見得會全然擁抱美國政府所追求的國家安全大方向。

但她說,美國社會對中國整體的戰略思維已成形、也有共識,雖然不少政、商界人士仍持有“與中國交往,慢慢改變中國”的鴿派思維,但她認為,抗中的大方向不會輕易更弦易轍。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