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盜砂船掏空澎湖周邊海域 台方今後將把盜採船拍賣船員判刑


2019年6月4日台灣海巡署於台灣灘取締中國抽砂船勤務(台灣海巡署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9 0:00

中國盜砂船“趁疫牟利”,台灣海巡署週二(7月28日)指出,今年1至7月間,已有近3,000艘次的中國籍採砂船和運砂船肆無忌憚地越過海峽中線,在台灣所屬的澎湖群島周邊海域盜採海砂,今後將把對這些船隻的措施由驅離改為查扣拍賣,同時防止盜採中夾雜情報蒐集活動。

其中,據台灣桃園市議員楊家俍所接獲的情資顯示,犯行者之一疑似是位於中國福建的九洲之星集團,他指控該公司為了供應香港機場興建中之第三跑道的砂石需求,無視兩岸海域分界,持續派出船隻直闖澎湖周邊的台灣灘海域,盜採海砂、牟取暴利,更嚴重破壞周邊的海洋生態,楊議員粗估,單一業者的違法行徑已造成台灣年經濟損失至少新台幣百億以上。

台灣灘海域位置圖(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提供)

為遏止不法,台灣海巡署透過新聞稿表示,未來將派遣大型巡防艦、結合國軍空偵,在台灣灘海域加強全天候的巡邏,並規劃查扣專案,展現更強勢的登檢、連人帶船查扣之執法作為,以全力打擊中國籍採砂(運)船的違法盜砂犯行,該署也將透過兩岸聯繫機制,籲請中國協同執法,以確保台灣經濟海域航行安全及海洋資源永續發展。

趁疫牟利中國盜砂船傾巢而出

據台灣海巡署統計,2017年台灣全年在金門和馬祖地區只取締過2艘、驅離過2艘中國籍盜砂船,但自從中國宣布沿海限制採砂後,砂石價格便應聲大漲、在中國境內的河沙供給不足下,2018年起,中國籍盜砂船便傾巢南下,使得澎湖七美嶼西南方30海哩的台灣灘一躍成為盜採海砂的熱區。

官方數據顯示,台灣海巡署取締過的船隻從2018年的2艘略升到2019年的7艘,但驅離過的艘次卻從2018年的71艘次節節攀升到2019年的600艘次。

2019年1月7日馬祖海巡隊取締中國抽砂船(台灣海巡署提供)

今年初以來,雖然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但中國籍盜砂船卻反而趁疫打劫,直驅澎湖的台灣灘,光是前7個月,台灣海巡署就驅離過2,988艘次,趕不勝趕。

由於中國盜砂船的噸位不小、但台灣周邊碼頭可供停泊的船席嚴重不足,大幅影響到海巡署查扣任務的容納量,對此,澎湖海巡隊副隊長陳富榮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驅離只能治標,治本的部分,我們會持續強化(查扣)帶案的作為,來遏阻大陸盜砂船的入侵。”

遏止盜採台灣將加強連人帶船查扣

他指出,海巡署針對自2016年來已查扣的15艘船隻,將加快處置速度,使其能隨時重啟專案查緝行動,展現執法威信與決心。未來處置方式仍將以“拍賣”為優先,且採優先限制條件拍賣,以防扣留之船隻重回中國船東手中;若拍賣未果,將當作海洋廢棄物處理,包括移作“軍方做靶船擊沉”、“委託拆解”、“海洋棄置沉入大海”或“做人工漁礁”等方式處置。

據《自由時報》報導,去年查扣的7艘船目前已拍賣售出,總拍賣金額近新台幣9千萬,陳富榮表示,去年查扣兩船—“長興36號”運砂船和“豐溢9969號”抽砂船—之所有船員,已由澎湖地方法院判處5至6個月有期徒刑,但可易科罰金,而今年甫查扣的另一艘“海航5679號”抽砂船,南台灣高雄的橋頭地檢署現已偵查終結,認定該船故意損害天然資源及破壞自然生態,且依《中華民國專屬經濟海域及大陸礁層法》第18條,將1船8人提起公訴。

另外,他說,據澎湖漁民表示,去年該區的土魠魚漁獲雖然豐收,但漁民相當擔憂,中國盜砂船在台灣灘海域大肆盜砂恐影響今后土魠魚和小卷等生物在該海域的產卵習性,破壞海洋生態、也影響到可能的漁獲量。

盜砂興建香港機場三跑?

桃園市議員楊家俍直指中國福建省的九洲之星集團是犯行業者之一。

他指出,香港機場正在填海造陸興建第三跑道,其中,填海工程由總承建商國企中國交通建設、中交疏浚及香港振華聯營公司承包,預期需外購達1億立方公尺的填方,而九洲之星集團是主要的供應商,以填海造陸興建第三跑道,該公司疑似固定聘僱6-8艘的抽砂(運)船,每月總計達70-80趟在台灣灘盜砂,並經台灣業者配合,往返香港維多利亞港和台灣的台中港。

他說,據估算,“扣除成本後,他們只要來抽(砂)一次,就有新台幣3,000萬到5,000萬的獲利…半年來,不法獲利至少(新台幣)60億,對台灣造成的年經濟損失約在百億。”

楊議員說,中國來台盜砂的活動越來越猖獗,但他所掌握的情資也僅代表冰山一角,因為香港機場的預算高達約台幣5,500億,而除了九洲之星集團,所有中國籍盜砂業者平均每月來台盜砂的趟數高達430趟。

針對此一指控,九洲之星集團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首先派總機人員轉達公司高層的回應,她說:“我們之前已經賣掉砂船了,領導說,我們已經沒有在做採砂的項目了。”該公司不願透露姓名的辦公室主任也屢屢以“沒有的事,無法回應”、“不清楚”來回應美國之音的查詢。

美國之音也分別向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辦公室及香港機場尋求回應,特首辦公室僅回覆,此案交由香港機場統一回應,而香港機場直至截稿前,尚未有所回覆。

楊家俍說,為遏止此一犯行,台灣必須改變策略,不再以驅離為主要的執法手段,而台灣內政部研議中的修法,預計將把刑期由五年以下加重至七年以下、罰則另由新台幣5,000萬以下提高到新台幣8,000萬以下,應能更具嚇阻力,不過,除非砂石價格下跌,否則因為暴利、以及長江流域淹大水、無法採河砂之故,他認為,中國業者應該還是會“做殺頭生意”、冒險盜採。

在此前提下,楊議員建議台灣政府應提供更多包含人力在內的支援和資源給海巡署,以加大查扣的執法力道,另外,他也呼籲檢調或警方,積極查察是否有國內業者幫中國盜採業者開方便之門,進出台中港。

盜砂若涉澎湖情搜台須提高警覺

此外,軍事專家表示,中國籍的盜砂船若只是在澎湖周邊海域掠取台灣的資源,那就純粹只是領土入侵和經濟侵略的違法行為,但若盜砂船附近還部署海上民兵,台灣就要提高警覺,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的助理研究員黃恩浩指出,那將不僅是對台灣海上執法權的嚴重侵犯,也代表附帶有軍事情搜的功能。

黃恩浩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澎湖對台灣而言,比與中國福建省距離近的金門和馬祖具有更高的戰略地位、也在捍衛台海安全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是地緣政治的兵家必爭之地,他說,中國解放軍近期擴編海軍陸戰隊,即一再強化對台灣各離島、包含澎湖在內的奪島登陸戰略。

不過,他認為,台灣在澎湖的陸海空兵火力之部署,可有效防禦整個台灣海峽,這將讓解放軍若發動台海戰爭時的成本高過利益,而且美國也把澎湖和台灣視為防禦一體,若解放軍對澎湖開火,美軍也絕對會協防,再加上,澎湖是第一島鏈的門戶,可有效抑制中國海軍突破第一島鏈的防禦。

第一島鏈指的是東亞的海岸線往東向太平洋島嶼北起日本群島,中接台灣,南至菲律賓等鏈形島嶼帶之間的廣泛海域,該海域對於美軍防守中國解放軍是最有效益的區域。

尤其,美國參議院近期已修法支持台灣參與今年美軍的環太平洋軍演,台灣國防部已表示,將爭取今年以觀察員身份參與。

黃恩浩說,環太平洋軍演(Exercise RIMPAC)在第一島鏈一直有個缺口,如果台灣今年就能以觀察員身份參與軍演,將有助於美國彌補第一島鏈的缺口、並增強第一島鏈的戰力。其中,澎湖位於第一島鏈的前線,未來部署澎湖的台灣海軍146艦隊(新型的成功級巡防艦)若能從馬公的母港出發、參與環太平洋軍演,他說,就具有宣示美軍對第一島鏈的關注、以及澎湖是第一島鏈防禦區的重大意義。

或者退而求其次,黃恩浩說,台灣若能以非軍事的方式,讓磐石醫療艦或補給艦參加像環太平洋軍演這種大型的國際海軍演習,對台灣都是很大的突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