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抨擊“港版國安法” 稱其為“一國兩制”的終結


香港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在內務委員會的一個會議期間舉牌抗議中國人大製定香港國安法,他們被保安阻攔。(2020年5月22日)

香港的泛民主派尖銳批評中國當局繞過香港立法會程序,在“國家層面”立法後在香港實施,稱這違反保證香港自由的“一國兩制”框架,香港的“一國兩制”將終結。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在北京人大會堂全國人大年度會議上講話。(2020年5月22日)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在北京人大會堂全國人大年度會議上講話。(2020年5月22日)

在5月22日星期五召開的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王晨副委員長向大會提交了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說明。

這個被稱為“港版國安法”的草案旨在禁止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及外部勢力干預的行為。在該法案經人大會議審議和通過之後,將被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實施。

“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

這個“港版國安法”草案是本屆人大會議最引起爭議的議題之一,香港泛民人士對此大加抨擊。

美聯社稱,這顯示出北京似乎已失去耐心,決意要加大對香港的控制,限制反對派的活動,尤其是去年6月以來香港發生了曠日持久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等抗議示威活動。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星期五在香港泛民黨派和人士召開的記者會上說,此舉表明,北京在“直接控制”香港。他說:“習近平已撕爛一國兩制的假面具,是赤裸裸地告訴外界,香港是一國一制”。

李卓人說,中國政府要取締香港敢於反對中共的所有組織,港版國安法比2003年23條立法草案更嚴重,全港都受到嚴重威脅。

在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5年多之後,香港政府在北京的要求下要給基本法的第23條立法,但是遭到香港民眾的強烈反彈,直接導致50多萬港人參加了2003年“七一”大遊行,反對23條立法。

中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為製定國安法所做的說明中表示,香港發生的抗議和暴力活動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嚴重損害法治,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必須採取有力措施依法予以防範、制止和懲治”。因此,他說,必須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改變國家安全領域長期'不設防'狀況”。

王晨說,香港回歸20多年來,“由於反中亂港勢力和外部敵對勢力的極力阻撓、干擾,23條立法一直沒有完成”,而且自2003年23條立法受挫以來,23條立法有被長期“擱置”的風險,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存在不健全、不適應、不符合的“短板”問題。

分析人士稱,鑑於23條立法在香港無法推進,北京決定繞過香港立法會,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就國家安全立法,並將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公佈實施。

泛民籌劃百萬人抗議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認為,中國當局提議人大為香港製定國安法是一個“糟糕的選擇”。

曾銳生對美聯社說:“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全國人大為香港立法,等同於'一國兩制'模式的事實終結。很難想像這不會引發大規模的和平、有序的示威,或更加直言不諱,激進的抗議,或許二者皆有之。”

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傑星期五對媒體表示,“中共攬炒香港,這個是最大的一顆核彈。”岑子傑呼籲港人走上街頭進行抗議。他說,希望在民陣公佈抗議活動時能有超過200萬人參加。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對媒體說,中國當局的做法是衝著民主派的國際遊說努力而來的,顯然是北京報復香港民主派爭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以及《逃犯條例》在香港民眾和國際壓力下被逼撤回。他說:“北京在試圖用武力和恐懼讓香港人的批評聲音噤聲。”

香港泛民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認為,全國人大為香港立法違反基本法的精神。她說:“這完全違背了《中英聯合宣言》中的承諾,也違反了中國政府對我們、對全世界的承諾。”

港府全力支持人大製定“港版國安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北京人大會堂出席全國政協年度會議開幕式後回到香港舉行記者會。(2020年5月22日)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北京人大會堂出席全國政協年度會議開幕式後回到香港舉行記者會。(2020年5月22日)

不過,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五發表聲明稱,鑑於香港面臨的國家安全局勢日趨嚴峻,難以在可見時間內自行完成維護國家的有關立法,港府支持全國人大製定“港版國安法”。

林鄭月娥說,國家安全立法屬於中央事權,人大的決定沒有修改基本法,也沒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23條的規定,港府將全力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盡快完成有關立法。她說,有關立法不會影響香港居民現有的各種權利和自由,也不會影響香港司法機關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政府將確保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長期繁榮穩定。

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說,全國人大因應最新的形式,以及實際的情況,行使憲法賦予的職能製定相關的法律制度,是符合國家以至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

前香港特首梁振英為全國人大為香港立法進行辯護。他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警告泛民人士“不要低估中央處理香港問題的決心”。

他說:“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是完全必要的。”

香港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廖長江說,香港有法律義務出台國安法,但是23年過去了,沒有可預見的計劃為基本法23條立法,因此現在是“時候要處理這個議題了。”他認為,中央政府對香港23年沒有國安法已經相當忍耐了。

重啟抗議好時機

香港民主黨成員在中聯辦門口手舉標語抗議“港版國安法”。(2020年5月22日)
香港民主黨成員在中聯辦門口手舉標語抗議“港版國安法”。(2020年5月22日)

路透社採訪的一名香港大學生說:“這是一個重新啟動抗議活動的大好時機。”這位大學生曾經參加了去年的大規模的香港抗議活動。今年由於新冠病毒疫情,香港政府禁止多人集會,因此抗議活動沉浸了一段時間。

港版國安法消息的傳出,重創了香港的金融市場。星期五,恆生指數狂跌1350點,跌幅5.6%,為2015年7月以來最大跌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