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反送中港警射萬餘催淚彈被質疑遺禍市民


根據最新資料,自今年六月以來香港警方共施放超過1萬6千枚催淚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0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在今年6月9日爆發,衍生出的警民衝突已持續半年,警方在處理街頭對峙和衝突時使用大量的各類彈藥。根據警方公佈的數據,截至12月5日為止,警方使用各類彈藥近3萬枚,其中有近1萬6千枚催淚彈,平均每日施放超過90枚,而僅在11月12日全港大三罷當天,警方就在全港各區施放2230枚,用作驅散人群。

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淚彈,原本購自美國及英國,分別為槍射式及手擲式。在這個人口丶樓宇密度極高的城市大規模使用催淚彈驅散人群的做法,受到社會各階層乃至國際社會的關注。警方施放催淚彈並非只有示威者受影響,當區居民丶乃至雀鳥丶流浪動物也都受害。在香港警察已轉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後,民間對催淚煙危害公眾健康的討論更為熱烈。

抗爭者:中國製催淚彈傷害劇烈

在近期一個名為“吸吸可危”的關注催淚煙影響集會上,民間記者會發言人表示,他們的團隊在11月29日至12月2日收集到17,819 份關於催淚彈後遺症的答卷,發現最多人吸入催淚煙後的不良反應依次是咳嗽丶呼吸困難和皮膚痕癢,有5.5%受訪者稱,吸入催淚煙後出現尿液顏色異常的情況,也有一成半的受訪者曾表示出現腹痛及腹瀉等症狀。

從6月運動爆發初期就經常走在抗爭第一線的阿寶,也出現上述後遺症。但她認為,後遺症的出現有不同階段,與催淚彈的產地以及是否過期有直接關係。

“催淚煙我現在已經懂得分三類,第一類就是剛剛開始的時候,沒有那麽過期的催淚煙,味道是沒有那麽刺激的,純粹是催淚的,流眼淚流鼻涕,皮膚是刺痛,但很短暫的。回到家洗個澡就沒事……直至到7丶8月,第一次(聞到)過期的催淚煙,2015年或者2016年制的,那次是很大的傷害,回到家即刻腹瀉,腹瀉一個禮拜,才慢慢沒事。”

多次在警民衝突第一線的阿寶表示,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淚彈有不同類型,當中中國製的傷害最為嚴重。(美國之音視頻截圖)

而在所有警方使用的催淚武器中,中國製的催淚彈是她認為帶來後遺症最嚴重的一類。“我想是到月尾,食了中國製的催淚彈,不得了,完全和之前6月份食丶7月份食丶完全感覺是很辛苦的。它不單止是催淚,還會令你的人很頭痛還有眼淚流丶皮膚是痛的,刺激到這樣。”

阿寶打趣稱,就算被說是“崇洋”,也寧願在外國製的催淚彈下遭罪。她稱有市民取走中國製的催淚彈檢驗,結果發現國產武器燃燒時,釋放出有毒物質超標。“我過了幾個月,或者兩三個月,開始就起粒粒,皮膚癢丶頭癢丶頭是起了粒粒。有些朋友說髮尾都痛的,現在怎麽樣呢?就等它慢慢過去。”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在較早的“吸吸可危”集會中稱,香港警方常在不適合使用催淚彈的區域,包括民居丶老人院附近使用催淚煙。她認為警方的行為危及公眾健康,同時也對警方使用相關武器的指引提出質疑。

催淚化學品或轉為有毒致癌物

稍早,香港網媒《立場新聞》的前線記者陳裕匡在個人臉書專頁上稱,經醫生診斷已罹患氯痤瘡。這是體內積聚高濃度二噁英(1,4-dioxin)的表徵。11月14日,有記者在警方記者會上詢問催淚彈及二噁英之間的關係,但獲回應稱催淚彈中的化學成分主要為CS(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有記者罹患氯痤瘡,未必與催淚彈有關。不過事隔一日,警務處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在記者會上承認釋放催淚彈會產生對人體有害的二噁英,但稱示威者燃燒塑膠也會釋出同類物質,甚至釋出量更多。

對此,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丶香港中文大學前化學系講師鄺士山(K. Kwong)表示,只有含氯的塑膠(PVC)放進焚化爐,經高溫燃燒才釋出二噁英,示威者在街上根本難以找到有關物質焚燒。

他對美國之音說,二噁英這種物質的半衰期可以長達十馀年,且有機會透過皮膚或者飲食吸收。人體內存有這類化學物,可能會導致罹患癌症的機率增加,同時影響生殖,包括會令後代發育畸形。而這類研究在越戰期間美軍使用橙劑後的影響中,已獲證實。

他也提到,即便催淚彈沒有釋出二噁英,單單本身產生的CS氣體,也會對高人口密度地區造成一定影響。“其實如果你計正常的CS,就算是當美國製那些,其實它應該是很短的,它的半衰期是十多日之內,最多是十多日。隨著周圍的濕度丶風向那些影響。但香港有些比較特別,譬如好似油麻地丶旺角區,樓很近……如果在我們繁忙的市區,它的那些微粒我相信就黏在建築物的外邊,隨著風慢慢飄下來,每一次走過都有少許掉下來,個個人都受到影響。”

鄺士山認為,真正美國製造且未過期的催淚彈,應屬安全,因催淚彈爆炸時的溫度是受控,不會超過450攝氏度。低於這個溫度,當中化學物品分解的機會就小。但倘若催淚彈過期,控制溫度的機制失控,就可能會令當中化學物質分解,產生二噁英。

“另外如果是中國製造的,由於沒有數據知道它多高溫,只可以用觀察見到,有些朋友用觀察的方法, 用紅外線的測試到溫度是超過400度的,這樣的情況,400度以上,就有機會將CS分解。CS的分子分解,它分解一種叫做Chlorobenzene(氯苯),氯苯已經證實了,另外也有一些論文證實氯苯經過一個Catalyst(催化)的作用之下可以變成一個二噁英。這個是一個需要擔心的,就是我們不知道催淚彈裡面的溫度是多少,也都不知道有沒有一個條件可以催化的條件。”

促港府以科學數據釋疑

在這場運動爆發初期,警方已大規模使用催淚彈,但港府的衛生部門只在幾個月後才公佈一份簡短的清潔催淚煙殘留物簡介。當外界追問港府會否公佈中國製催淚彈成分,讓公眾可以適切應對時,香港食物及環境衛生局局長陳肇始稱為免影響警方部署,不會公開催淚彈成分,又稱暫時未見記載二惡英中毒的文獻。

對此鄺士山認為,目前對二噁英的研究十分稀少,這種“骯髒化學”的研究者也不多,但政府掌握龐大資源,可以作相關試驗,來真正證明催淚彈經過熱分解後,是否會大量釋出二噁英。“你這樣會科學一點令人信,你不能夠說'我們相信它沒有',這不是一個解釋。”

至於催淚彈中原本存在的化學物質如何清理,港府也未有給出詳細指引,甚至負責清理的政府部門也不相同。鄺士山表示,一般而言清理催淚彈中的主要物質——CS並不復雜,但香港是目前地球上唯一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催淚氣體的地區,大規模洩露的CS清潔起來並不容易,需要用到氫氧化鈉(NaOH;一種強鹼)或者甲醇,但這類對人體本身就有毒性,一般人難以處理,也不能大量使用。因此就目前而言,只能使用減少清理者被再次污染的方式,單純地掃走或者沖走相關物質。“就不能夠用正式大量的化學物品處理,因為那種更危險。只可以用水,或者希望它落幾場雨,天然地沖走它入海,因為入海就相對安全的了。”但被問到對海洋生態的影響,他稱“一定有”,但對人則沒有直接影響,人體吸收也相對不直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