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總統將如何應對俄羅斯


2020年11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參加一次視訊會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11 0:00

美國總統小布殊​和奧巴馬當初第一次當選時都以為可以跟俄羅斯領導人普京建立良好個人關係從而大大改善美俄關係。但他們對普京的看法迅速發生變化。

在被問到第一次跟普京面對面會晤的印象時,小布殊​總統說,“我看了他的眼睛,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直率和可以信賴的人。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靈。”奧巴馬在八年後則公開尋求跟俄羅斯重啟關係,但到頭來最後因為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半島而徹底失望。

拜登作為奧巴馬的副總統支持與俄羅斯重啟關係的戰略。一些前外交官和分析家們說,拜登不太可能步其前任的後塵。拜登在競選期間也做出了這樣的表示。他在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上個月的與聽眾問答節目中說,“我認為俄羅斯是敵手。我確實這麼認為。”

相對而言,他把中國稱作“競爭者,一個貨真價實的競爭者。”

在競選期間,他試圖在俄羅斯的問題上把自己跟特朗普總統區分開來。他指控他的共和黨對手對普京軟弱。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則提出反駁。特朗普總統今年8月說,“俄羅斯最不喜歡看到做主白宮的就是特朗普,因為沒有誰像我一樣對俄羅斯強硬。”

上個月早些時候,拜登批評特朗普對俄羅斯當局給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下毒保持沉默。拜登直言不諱會地表示下毒的是俄羅斯政府人員。

但總統候選人在競選的時候可以說一套話,上任之後做事則是另一回事。有時候他們也沒有辦法,因為現實或實際情況發展讓他們難以說到做到。拜登總統會像他說的那樣對俄羅斯採取強硬的政策嘛?

在小布殊​政府期間擔任助理國務卿的克雷默說,“我不認為拜登會對普京畢恭畢敬。莫斯科一直在對他進行虛假信息戰,因此我不認為他會主動跟俄羅斯表示'我們交好吧'。” 克雷默現在是華盛頓外交政策智庫麥凱恩研究所一個研究員。

拜登和普京以前見過面,雙方都沒有那麼彼此親密。2011年在接受《紐約客》雜誌採訪的時候拜登說,有一次他會晤普京的時候對他說,“我正在註視你的眼睛,我不認為你有靈魂。” 他接著說,“普京看著我笑了,說,'我們彼此理解。'”

除了缺乏個人良好關係之外,分析家們說,由於奧巴馬和特朗普行政當局對俄羅斯施加經濟制裁,要想重啟美俄關係是不容易的。那些制裁措施使拜登沒有多少迴旋餘地,而在西方國家認為俄羅斯在對它們展開網絡攻擊之際,那些措施也不太可能取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