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前高官指 該如何避免美中走向全面對抗


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在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3 0:00

在美中關係日益惡化之際,曾經提出“戰略再保證”概念的前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表示,眼下,美中兩國仍然需要在戰略上對對方做出再保證,尤其是中國對美國做出這種保證。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認為,美中關係有自我矯正的一面,而解決美方在貿易問題上的嚴重關切是避免美中關係走向全面對抗的重要一步。

在美中貿易戰進一步惡化、美國副總統彭斯日前發表措辭嚴厲的對華政策演講之際,人們擔心美中兩國會走向全面對抗甚至進入新的冷戰。在奧巴馬總統任內擔任過副國務卿的斯坦伯格認為,在目前的形勢下,美中兩國需要互相做出“戰略再保證”。

他星期三在華盛頓參加一個研討會的間隙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以非零和的方式保護我們的利益符合我們的利益。如果我們的策略是,把損害對方的利益做為保護我們利益的唯一途徑,那麼這會導致對抗。我們可能在這場對抗中勝出,但是最終沒有誰從中得益。因此,這裡有一個清楚表明立場的機會,即我們將捍衛我們自己的利益,但我們不會以損害他人合法利益的方式來這樣做。”

這位在2014年發表了《戰略再保證和決心:21世紀美中關係》一書的共同作者說,這一直是“戰略再保證”概念背後的核心內容。

斯坦伯格:中國尤其需要做出戰略再保證

斯坦伯格認為,作為一個崛起的大國,中國有必要對美國做出戰略再保證。

他說:“這裡的挑戰是,這不僅是美國向中國或俄羅斯提供戰略上的再保證,而是它們對美國提出戰略再保證。更大的挑戰是讓中國做出這樣的戰略再保證,因為中國是一個崛起的大國,它的威脅性更大,所以,戰略再保證的目的是中國需要找到一個途徑,以顯示它的經濟和軍事實力的增長不是要威脅美國或是美國的盟友。”

斯坦伯格2009年在擔任副國務卿期間在華盛頓一個智庫發表的演講中提出了“戰略再保證”的概念。

他當時說,“戰略再保證建立在一個核心也許是默許的交易。就像我們與我們的盟友必須清楚的表明,我們準備好了歡迎中國成為一個繁榮與成功的大國,而中國必須向全世界保證,它的發展以及日益擴大的國際作用不會以損害別人的安全與福祉為代價。”

曾經擔任過克林頓總統副國家安全顧問的斯坦伯格說,強化這個交易必須是美中關係中的一個優先議題,而且戰略再保證必須找到突出與加強共同利益領域的途徑,同時直接解決造成不信任的來源,不管是政治、軍事還是經濟方面的。

分析:不是中國不做出保證,問題是怎麼才能讓美國相信

也有分析認為,中國不是沒有做出戰略再保證,問題是美國不相信中國做出的保證。

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認為,中國在各種場合都反覆表態中國不挑戰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無意取代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他說,“問題不是中國不願意“俯首稱臣”,問題是美國為什麼根本不信。也許跟中國是不是做老實的老二沒有關係,有關係的是你是個甚麼樣的國家。”

《你所不知道的冰冷經濟真相》的作者袁浩在“中美博弈不為人知的脈絡與戰場”一文中說,即使中國認可美國的全球領導權,美方一定會提出具體的要求,中方必須滿足這些要求,才能讓美方相信中方的崛起不會挑戰美方的領導地位。他認為,美國很可能對中國提出三大要求:第一放棄《中國製造2025》;第二與台灣保持現狀並且承諾不單方面改變現狀;第三停止在南中國海的擴張,並且放棄對九段線的主權要求。在他看來,如果中方滿足美方的這三個要求,就意味著中國的製造業停留在中低端,放棄能源自給和統一台灣,而這也就意味著中國放棄了未來。

芮效儉:美中關係有自我矯正的一面

關於彭斯副總統日前關於中國的講演,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認為,這個演講實質上是把中國視為一個需要受到遏制和制服的敵對國家。不過,他似乎不認為美中雙方會進入新冷戰。

他星期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用核爆炸的景象來看待美中關係,意思是說,以好像我們跟中國處於一場超級爆炸的邊緣來行事。我認為,美中雙方都有理由對關係的現狀感到擔憂,但我經常表達這樣一個看法:美中關係中有一定的自我矯正的一面,即如果你在錯誤的方向走得太遠,你會發現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損害。”

這位出生在中國的前美國助理國務卿說,美中關係的現狀的確令人對這個關係今後的發展感到擔憂。他認為,雙方都會做出努力,通過對話解決分歧,更有效地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對話而不是相互公開指責。

芮效儉:把貿易爭端與其他問題掛鉤極為無益

至於美中在貿易問題上的爭端是否會擴散到其他領域,芮效儉大使認為,它會間接的影響到其他領域,因為當你在某個問題上對對方感到憤怒的時候,你會很難看到對方在其他問題上的立場的明智。在他看來,美中雙方不至於把不相關的問題掛鉤來作為槓桿或是交換條件。

他說:“根據我在國際關係領域裡的經驗,這種做法是極為無益的。一般來說,你得就事論事,而不是試圖把它與其他的事情聯繫在一起。也有例外的情況,但是在這個具體問題上,我不認為把南中國海或是台灣與其他問題掛鉤能夠有效的解決雙方之間存在的任何問題。”

芮效儉大使說,解決美方對中國在貿易問題上的嚴重關切是避免美中關係走向全面對抗的重要一步。在他看來,特朗普政府一直試圖給中國施壓,來認真解決那些美方認為中方只給予了表面關注的問題。儘管他認為使用關稅來對中國施壓是弄巧成拙,但是他說,本來一直支持中國的美國整個工商界現在都對中國的貿易做法感到不滿應該引起中國的重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