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權觀察:北京冬奧為中共政治服務 “讓習近平藉機擦亮形象”


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一個宣傳北京冬奧會的電子屏幕上發表講話。 (美聯社2021年9月5日)
人權觀察:北京冬奧為中共政治服務“讓習近平藉機擦亮形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9 0:00

星期二(1月18日),總部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 召開視訊記者會,討論本次北京冬季奧運會所凸顯的體育中的人權議題。與會者表示,北京冬奧是為中共的政治服務,國際奧委會無疑把運動員置於危險之中。

人權觀察
人權觀察

在這場名為“北京奧林匹克,運動員權利與體育中的人權”的會議上,人權觀察組織全球行動主任明基·沃登(Minky Worden)指出,2月4日即將舉行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會,其背景是中國針對維族穆斯林犯下的人權罪行,對香港和西藏的壓迫,以及對運動員構成的威脅。

沃登說:“本次運動會反應的,是習近平設法在國際舞台上擦亮中國形象、同時設法引開人們對政府鎮壓公民社會的注意力。”

沃登認為,對於中共治下的中國來說,本次冬奧會是一次政治地緣活動,目的在於掩蓋其壓迫政策並使之合法化,具有政治意義。

位於美國的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
位於美國的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說,中國政府持續犯下的人權罪行,包括針對維吾爾人的和其他人的,都是國際法之下的暴行,“國際奧委會不應該把舉辦奧運會的機會給予這樣的政權,讓奧運會被他們利用,來支持其統治……大家應該了解,中國的言論自由完全處於絕境中。不僅媒體無法採編自己認為重要的新聞,普通百姓也無法在互聯網上表達意見。”

理查森還指出,中共利用其法制系統來維持自己的政治統治,就是說,這個法制系統淪為給政黨服務的工具,這是毫無疑問的,“習近平過去幾年的目標,是對獨立社會進行迫害、判罪、消失或者流亡。……進入該國參加本次奧運的媒體、運動員和教練都需要了解,他們事實上是可能會受到監控影響的。”

從河北省張家口上空俯瞰到的2022北京冬奧村。(路透社2021 年11 月20 日資料照)
從河北省張家口上空俯瞰到的2022北京冬奧村。(路透社2021 年11 月20 日資料照)

美國滑雪運動員諾亞·霍夫曼(Noah Hoffman)連續參加過2014俄羅斯索契冬奧會和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會。對於有人提出的,參加本次北京冬季奧運會的運動員是否有責任為人權發聲,他說:“我認為,運動員完全沒有選擇,無法挑選奧運會的舉辦地點,無法決定是否參加奧運會;而奧運會是最能界定運動員事業的賽事,其權威性不是世界杯比賽或者全國比賽等的冠軍可以比得上的。”

霍夫曼同時也表示,他為即將前往中國的隊友感到害怕,因為中國沒有數字隱私,沒有自由言論空間:“我也知道,出於安全考慮,我的隊友們被隔絕於人權問題之外。不僅僅國際奧委會不讓他們公開講話,我們國家的運動隊也把運動員保護在人權議題之外。而我們永遠不應該這麼做,因為運動員往往是要求變革的先鋒,是榜樣……但是,為了他們的安全,我希望他們保持緘默,否則不僅會遭到中共起訴,會被像彭帥一樣失踪,還會被國際奧委會懲罰。我認為運動員有責任保證自己的安全。”

澳大利亞前職業足球運動員、人權活動人士克雷格·福斯特(Craig Foster)針對國際奧委會提出批評,認為這個組織把奧運會的本質和意義置於疑問中,“中共針對維吾爾人的宗教歧視,對人權的侵害都是令人髮指的……很多運動員感到自己有責任,他們一貫以來覺得有義務關注社會問題,尤其在這樣一個平台上更是如此……如果運動員為維吾爾人發聲,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準備怎麼做?”

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照片由本人提供)
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照片由本人提供)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部高級研究員王亞秋指出,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召開時,她在中國,“我那時是中國公民,感到巨大的驕傲。人們也都很開心,也在利用那個機會與外界溝通,學習西方。但我認為,這在過去這些年改變了很多。現在更多的是民族主義情緒,對西方的敵視。這可能是我們的運動員去中國後需要注意的另一個原因。那裡的人們不像過去那樣願意接受與外人的交流。而說到中國運動員,他們受到了嚴格控制,我沒看到有哪個媒體成功採訪到了參賽的中國運動員,可能原因就是他們被告知不要說話。這種現象越來越嚴重。我記得以前看到過中國奧運選手在社交媒體上談論關注的議題,但是現在越來越少了。”

王亞秋說,引發全球關注的彭帥最近再次出現,是與中國著名籃球明星姚明一起參加活動。她給人的感覺是“我很好,沒事”,但是,“誰也不知道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