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疫苗接種遇尷尬:領導先打我才打


中國科興公司在北京展示其研發生產的新冠病毒疫苗。 (2020年9月24日)
中國疫苗接種遇尷尬:領導先打我才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2 0:00


中國新冠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和質量備受質疑,很多中國醫務人員對官方層層動員接種態度消極,有專家提出,要打還是領導幹部先打。疫苗接種問題於是凸顯了官員與民眾關係的政治色彩。

醫護人員拒絕接種的背後

網上近日流傳一段視頻,引發輿論關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12月22日在一次會議上,就當局針對接種國產新冠病毒疫苗進行層層動員和測試摸底,很多醫務人員拒絕接種的情況發表了個人看法。

他說:“你有10%接種也好、20%接種也好,其實我們都不著急的”。他還說,“那今天誰要應該先打?我個人覺得,現在要打是領導幹部要先打”。

張文宏,男,1969年出生,長期從事傳染病與肝病專業的臨床研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獲“國之名醫·優秀風範”等獎,其講話以詼諧幽默,直率尖銳見長。

大紀元等媒體報導,江蘇鎮江市疫苗接種摸底緊急通知顯示,當地中共機關官員沒有一個人報名。上海11月份的類似緊急摸底顯示,醫護人員都不願意接種,其中楊浦區中醫醫院超過9成的醫護人員拒絕打疫苗。

假疫苗的陰影

中國冠狀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和質量缺乏公信力是事出有因的。

安徽居民周先生對美國之音說:“要是讓我接種疫苗的話,我肯定不去第一個接種,因為這個疫苗還不可靠,要得到國際認可。國際認可這個中國疫苗可以使用,我們老百姓才能放心地使用,起碼要得到世界衛生組織部門的同意。新冠疫苗是不是毒疫苗,我想,我們都還不清楚,”

周先生說,“因為我們國內很多疫苗都曾出過問題,比如那個嬰兒疫苗,國內已經發生了多起嬰兒疫苗(事故),導致那些小嬰兒不幸地夭折,這些事情國內國外都知道,都很清楚。我們老百姓把這些疫苗稱為毒疫苗。”

資料顯示,2010年3月17日,山西省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或死或殘 ,引起政府部門和社會廣泛關注,史稱“山西疫苗事件”。

除毒疫苗事件外,2018年7月15日,中國國家藥監局發布通告,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這是該廠2017年被發現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符合規定後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質量問題。

中國的民間上訪群體中,就有很多毒疫苗受害者家長的身影,他們的家庭遭遇和索賠要求長年得不到解決,而且經常成為當局的維穩對象。

疫苗研製狀況引關注

新浪科技報導,世衛組織統計的200多種研發疫苗中,截至12月22日只有2個獲得部分國家的完全批准和大範圍緊急使用授權,即輝瑞和德國生物新技術公司(BioNTech)的疫苗,以及中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疫苗。

北京日報說,中國新冠病毒疫苗明年產能可達10億劑,目前已在10個國家和地區開展三期臨床試驗,近6萬人入組試驗。

中國新聞12月21日說,目前接種的策略是“兩步走”,第一步針對重點人群接種,第二步,隨著疫苗獲批上市,產量逐步提高後,將會使用更多疫苗。

與此同時,大紀元等媒體報導,中國央企外派到非洲安哥拉的員工至少有17人染疫,47名在烏干達的中國員工染疫,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在塞爾維亞的400多中國員工中300人確診感染,這些員工大多數出國前接種了中國“國藥集團”的疫苗。

美聯社12月25日報導說,沒有明顯理由懷疑中國的疫苗不靈,但是,中國卻有疫苗醜聞的歷史,中國的製藥廠沒有公佈疫苗人體實驗的最終結果,但是卻在國內以緊急的名義使用了100多萬次。

日本時報說,中國快速研發新冠病毒疫苗令人質疑安全可靠性。人們的疑問是,他們如何嚴格審查和報告那些西方競爭對手已經有所報導的潛在安全問題。中國研發人員使用的標準和安全措施缺少透明,沒有監管機構批准前就已經發往各地緊急使用。

“讓領導先打”引反響

關於中國冠狀病毒疫苗研製中的爭議環節,原中國青年報冰點雜誌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疫苗信息太不透明,究竟做過多少人的實驗,一期二期三期結果怎麼樣?副作用怎能樣?現在都不透明,不知道,那誰敢打啊?因此上海的張文宏說得很對,什麼時候打呢?只有等領導們都打完了,你就可以打了。”

安徽居民周先生還表示,領導先打也並不一定就有用,而是要看是哪一級領導在做這個示範:“讓領導先打這個辦法很好,但是要看它是什麼領導,是縣領導?還是省領導?還是中央領導?這個我們也不清楚,是不是?”

對此,李大同說:“你們這些(中國)高官部長們,國務院的總理、副總理們,國家的主席、副主席們,你們都坐在電視機前頭,拿出中國疫苗來,你們打這些疫苗給我們看看,你們敢(打),老百姓就敢(打)。”

“公民力量”刊物《議報》12月24日的署名文章“中國人的心聲:讓領導先打疫苗”說,為什麼中國人會提出“誰先打疫苗”的問題?因為中國官員掌握權力,統治人民,人民服從官員。中國仍然是個官本位和特權等級森嚴的國家。面對風險,自然是中國老百姓要首先面對,疫苗自然老百姓先打。

張傑說,相比之下,美國不存在“誰該先打疫苗”的問題,部分美國民眾對疫苗接種存在恐懼是事實。不過,61歲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妻子和醫生陪同下,已接受注射輝瑞的第一劑疫苗。當選總統拜登和妻子也已同樣接種疫苗。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等重要政治人物也在媒體見證下接種了疫苗。

看好中國疫苗和防治

北京居民袁先生對中國疫苗很有信心,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疫苗在很多國家,像中東、非洲,都已經打了,中國疫苗副作用小,中國也是醫護人員先打,畢竟全國案例也沒有多少,都是零零星星的,分散性的。”

美聯社說,富裕國家快速採購新冠疫苗之際,世界某些地區則必須依賴中國開發的疫苗,中國“填補了空缺”,很多專家讚揚中國的疫苗生產能力。澳大利亞悉尼醫學院免疫和傳染病學主任傑米耶·特里卡斯(Jamie Triccas)說,“中國疫苗研究看來做得很好,我不會對科學雜誌上中國的臨床試驗結果過份憂慮”。

美聯社還說,十年來中國一直和蓋茨基金會等機構合作,改善疫苗的生產質量。世衛組織已經預批了五種非冠狀病毒疫苗,供聯合國下屬機構購買,以便用於其它國家。

北京居民袁先生還說,除疫苗的作用外,中國的主要手段是嚴格控制。他說,因為疫情主要是在境外,境內局部零星疫情一發現就隔離,篩查,凡是接觸者,立即做核酸檢測,跟著就是隔離,“不像美國撒歡了,放開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