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華為佔世界份額越大 開放市場國家的創新能力傷害越大


在一塊電腦母版上的英國國旗和有著華為與5G網絡標識的手機。(2020年1月2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0 0:00

中國實行模糊軍民界限的競爭策略和創新重商主義的政策,正越來越多地侵占美國的高科技知識產權,並越來越多地佔有世界高科技市場的份額。這一趨勢已經引起美國朝野各界的警覺。美國政府宣布新的反制措施,而民間智庫也呼籲要保護以市場經濟為基礎的民主國家的創新能力,就必須抵制由國家支持的中國高科技公司的產品。

特朗普政府日前宣布,將中國的華為和海康威視等20家中國公司列為由中國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為美國進一步製裁中國公司做出了鋪墊。

20家被軍方擁有或控制中國公司名單

美國國防部清單上的20家中國公司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中國南方工業集團公司、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中國北方工業集團公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杭州海康威視數字技術有限公司、浪潮集團、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公司、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熊貓電子集團、曙光信息產業有限公司、中國移動通信集團、中國通用核電公司、中國核電集團公司、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來源:彭博社)

週四,美國國務院一位匿名的官員告訴美國之音,這一行動針對著中國實行的一項國家戰略,“中國現在對美國實行軍民融合政策,以前民用、軍用有個分水線,軍民融合政策現在成為獲取美國技術的最重要途徑,中國在世界各地也這樣做,就是大量地讓民用企業為軍方提供技術和工程製造等服務,這是美國政府現在非常注重的事情。”

軍民融合戰略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定為國家發展戰略,並親任“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習近平將這一戰略的重點放在“海洋、太空、網絡空間、生物、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領域”。

模糊軍民界限的中國投資進入美國國防部供應鏈

“軍民融合”絕不是簡單地將民用技術轉讓給軍方,或利用國防生產獲得更大經濟利益。著名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創辦的雙月刊《美國利益》6月22日的文章《如何擊敗中國的軍民融合》說,“相反, '軍民融合'消除了戰爭與和平、合作與競爭、商業與衝突之間的界限。軍事同經濟資源、機制、領域融合在一起以追求單一競爭目標:擴大中國的全球實力。”

五角大樓發言人喬納森·霍夫曼(Jonathan Hoffman)在一份聲明中說,“在中國試圖模糊民用和軍事部門之間的界限時,'了解你們的供應商'至關重要,” 霍夫曼說。“我們認為這份清單將成為美國政府、公司、投資者、學術機構和志趣相投的合作夥伴在與這些實體建立夥伴關係時進行盡職調查的有用工具,尤其是隨著清單的增加。”

《美國利益》的文章說,中國“以軍民融合為重點的風險投資基金已經進入被納入美國國防部供應鍊和創新努力的公司。這一戰略的參與公司投資於關鍵的原材料(無論是稀土還是鈷)來掌控全球供應和供應鏈。北京還派這一戰略的參與公司到國外去建立港口物流信息系統。這些系統給予中國公司以全球商業優勢。這些參與公司還承諾向解放軍海軍提供海上情報。 ”

文章說,軍民融合戰略遠不止於一項簡單的產業政策。“這是一種競爭策略。北京利用其持久的實力——龐大而有吸引力的國內經濟、大量廉價勞動力、寬鬆的監管環境,以及對市場的控制——鞏固了戰勝美國脆弱性的優勢。在此過程中,北京還彌補了其長期存在的弱點,包括有限的基本創新能力和缺乏經驗與訓練的軍事機器。”

“軍民融合是一項成本和風險都較低的長期競爭戰略,既掩蓋了其攻擊性的目的,又掩蓋了它剝削的本質。” 這篇文章說。

文章還說: “國防支出使蘇聯體系破產,而軍民融合戰略將中國的成本轉移給了競爭對手。同時,北京以一種將中國的成功歸功於科學創新的敘述來掩蓋其戰略。這種說法巧妙地暗示,為了避免被超越,美國政府必須不成比例地投資於昂貴的基礎科學與技術,而這是寄生的北京所期望的。因此,中國創造了一個條件,在此條件下,美國的努力幫助了美國最大競爭對手的壯大。”

文章的結論是,美國應該採取目前仍不足夠的各種措施,實行北京最擔心的舉措,即,對中國的高科技實行封鎖。

反制措施傷及美國公司

經過30年的全球化進程,美中之間經濟交往已經非常深入。美國對華為等國家支持的公司的限制也影響了跟華為做生意的美國公司。

根據路透社的數據,華為每年從美國供應商進口約110億美元的零部件和材料。偉創力(Flex)、博通(Broadcom)和高通(Qualcomm)是從華為獲利最多的美國公司。偉創力2018年營收為24.3億元人民幣。向華為出售芯片、零部件等產品的博通和高通,2018年分別從華為獲得20.9億和15.8億元人民幣訂單。

“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政府採取了強烈的反制措施,這也會對一些美國公司帶來損失。”未透露姓名的國務院官員說。“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中國的一些大企業,他們都在不同程度上在考慮從中國撤出來。因為投資環境非常不一樣,這種環境對他們公司的運營底線也有很大的影響。”

美國政府一再呼籲美國的盟國不要購買華為的產品。上週三,新加坡兩家最大的電信公司宣布,在5G網絡建設中,將選用華為的競爭對手芬蘭的諾基亞和瑞典的愛立信的技術。

但由中國國家力量支持的華為已經在國際電信設備市場佔有不可忽視的份額。一些國家要跟美國一起抵制華為也會顧慮重重。

週四,英國劍橋郡區議會批准了華為在當地投資10億英鎊(約12.4億美元)建立芯片研發製造實驗大樓。

2018年,華為以3,750萬英鎊購得當地500英畝土地。華為希望在實驗室僱傭300到400名員工,開發和製造光電芯片和其他設備,以加快互聯網數據傳輸速速。

美國國務院重申了針對華為的聲明,稱華為構成了國家安全威脅,它與中共有聯繫,“我們敦促所有國家,特別是英國等盟國和夥伴,認真評估允許華為等不可信任的公司接觸敏感信息的長期影響”

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削弱其他國家創新能力

美國一家非營利智庫的研究報告說,中國對全球高科技市場份額佔有越多,其他國家的創新能力就越弱。這是中國採取創新重商主義政策的結果。

美國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ITIF)的最新報告說,“通過嚴格限制競爭對手進入中國市場,中國對華為和中興公司提供的國家支持,使它們能夠從更具創新性的非中國電信設備公司手中搶占全球市場份額,並支持華為和中興在海外迅速擴張。”

報告估計,“如果歐洲的愛立信(Ericsson)和諾基亞(Nokia)擁有華為和中興的所有電信設備銷售份額,全球電信設備研發將增長20%,對5G標準的貢獻將增長18%,必不可少的5G專利將增長75%。 簡而言之,中國的創新重商主義政策和中國的電信設備公司實際上在拖累全球創新。”

報告說,“中國的做法侵蝕了其他國家公司的營收增長,減慢了它們增加研發支出的速度,從而減緩了它們原本可以有的創新步伐。特別是華為,在研發方面投入大量資金,獲得了大量國際專利。但是,他們的專利數量少於其全球市場份額的預期,並且考慮到專利質量和其他創新措施,例如公認的5G標準,即使在不公平地失去全球市場份額之後,愛立信和諾基亞仍遠遠領先於華為和中興。”

拒買華為產品是保護創新的最佳途徑

該報告認為,現在是市場經濟國家的政策制定者對北京做出回應的時候了,而且無非三種可能的選擇:第一,封鎖;第二,視而不見;第三,抵制。

報告認為,特朗普政府禁止向華為出口關鍵技術,不太可能奏效,“因為華為似乎已經獲得了其他地方的5G系統所需的關鍵技術或自行生產。所有禁令都損害了美國技術出口商。 ”

而歐洲一些國家現在所選擇的正是視而不見,“這只會使中國膽大妄為地將這些政策也實施到其他先進技術行業,例如航空航天、生命科學和人工智能。歐洲只是在不可避免地當中國公司主導歐洲先進技術市場之前買了點時間而已。”

報告認為,正確的答案應該是拒絕向華為購買設備。“換句話說,市場經濟為基礎的民主國家需要共同努力,通過不再從華為和中興購買設備,支持全球創新,並積極在國內部署先進的盟國生產的寬帶設備,並鼓勵世界其他國家也購買非中國電信設備。這將向中國發出明確的信息,即今後將不再容忍阻礙全球技術創新的製度性創新重商主義。”

評論

XS
SM
MD
LG